2018年10月7日 星期日

辻村深月《鏡之孤城》:不能上學不是你的錯──真的?

點此可入博客來購書。

     是否有人跟我一樣,對辻村深月《鏡之孤城》無感?

  七名少年少女,聚集在神秘的異空間,光就設定,此書令我思及辻村舊作《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可無論是文字風格、人設細膩,又或者詭譎的奇幻設定,與事後的翻轉,倒是舊作完勝前作。兩作主題似有交集,又微妙錯開,《冰封校舍》探討的是霸凌事件與高中青少年微妙的自我焦慮;《鏡之孤城》則是國中生拒學族的相互救贖。由於主角群年齡層的設置差異,後者語氣明顯調控地更「初中生」(又或者是譯者的詮釋使然?)心境描繪也更白話簡易,可能正是描繪沒那麼詳盡,生出疏遠之心?(註1)又或者,對於排擠或霸凌的探討,依舊走安全路線?

《看不見的圖書館1:消失的珍本書》推薦文:不要拯救世界,我只為保存圖書而衝鋒陷陣!by大圖書館館員(兼特務)


*此文為蓋亞文化邀約的推薦文,可點此入博客來購書


  「好吧,我可以相信有個跨次元圖書館在獵捕珍貴的書籍……我有很多問題,但其中一個問題特別讓我掛心,我相信妳可以給我一個確切的解答。你們為什麼要找《格林童話》?為什麼不是找最新的科學研究?」
             ──《看不見的圖書館1:消失的珍本書》,p193

  來自平行世界平凡居民(呃,好吧也許不是平凡居民,是名偵探兼貴族)韋爾的這番提問,亦是小說的核心哉問。大圖書館能連結上千平行世界、抵擋來自「渾沌」的侵擾,館員能憑藉「語言」操控物與人(比如要求鎖頭自動解鎖)、穿梭來回各世界、甚至因大圖書館的時間流動差異,長保壽命,結果這麼浩大的存在,其存在宗旨,竟只為了蒐羅各類珍本以保存書籍,這?哪怕是藏書家愛書人,皆匪夷所思,無以理解。

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

《字母會G:系譜學》讀書會紀錄兼個人書評



時間:9/29(六)下午兩點到五點半。(兩點半正式開始)
地點:水牛書店。
人數:七位,含我(小部)、阿三、祐子、青悠、香、路那、書豪

  思考過該不該直接噗浪簡要記錄心得,作為第二季讀書會的開端,《字母會G:系譜學》確實表現平庸了,連帶讀書會的討論也欠缺火花,唉。

  系譜學一詞,楊凱麟的論述難得完備而清晰:「小說家仍不免說故事,但每個故事其實都同時是一門重置小說意義的系譜學。」小說一詞因不同作品的產出而擴充,作者們繼承了舊有對於「小說」的認知,並藉著自身創作翻陳出新、變革開創。在開場之前,眾人針對這次作家們是否有符應「系譜學」一詞做了番辯論,有人以為固然在題材上有相似之處(家族譜系),然確實汲取了系譜一詞的「差異與變化」做扣合回應,我卻覺得,以「重置小說意義」的立場而言,這些作品真的有對「小說」(的形式與樣貌)帶來新的東西?

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

楊双子《花開少女華麗島》




一、
  朱宥勳這篇推薦文,對楊双子《花開少女華麗島》定位頗為妥切,我唯一不同意之處是:「丈夫亡去之後,不悲痛是不行的,真心悲痛卻也是不行的,譏刺的力道十分強勁。」對我來說,〈合歡〉內「老師」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深愛著鋼琴,即使是在這種時候也難以遏制喜悅之情。(P176) 故去的可愛孩子與溫柔丈夫,與鋼琴成了對立,成了抗衡,自己的心到底往何方偏移?沉浸於彈琴的喜悅,是否等同背叛一再寬容、支持自己的丈夫--啊啊,自己真是如此殘酷之人--因意識到此,而自我譴責。於是,我對於朱所提的「真心悲痛也不行」感到不解。然轉個念,這個「真心悲痛」或許可解釋為人們渴望她(老師)早日從傷痛恢復,對她希望藉由彈琴撫慰、舒緩痛苦的需求置之不理的不允許。

  必須要說,楊双子清麗流暢的文筆,偶爾會感到過分滑溜,無以細細品嘗,反而是在這般解讀、思考下,才能發覺其暗藏的千迴百轉、幽微心思。小說集主要的自然是這些日治時期的台灣女子們,在看似「文明開化」的社會下,被賦予了「這已經是不同時代了」的自由嚮往,可面對現實,儘管擁有各式稟賦才能,卻仍得回歸家庭的禁錮。可另一條重要支線,卻是來自於對「特別的人」的凝視與自我質問。

2018年6月29日 星期五

對《字母會》暫時熄火


或許是因讀書會的暫停,又或許是因楊凱麟引人爭議的專訪,或者是參與講座的長期不對勁心情使然,又或者就像我對讀書會成員所說的:

「就......我自己竟然很難說服別人說字母會是一套很值得看的小說集(爆)
難以說服他人完後,就難以說服自己了XDD

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陳又津《少女忽必烈》

陳又津《少女忽必烈》,開場神似《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戲劇所研究生追尋神秘少女,間接墮入奇幻與現實的幽暗秘境。跟森見登美彥筆下,暗戀學妹已久,卻心動不敢行動的宅男學長,與他心心念念,行動難以捉摸的黑髮學妹,確有幾分相似。

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同人攤訪 Comic Horizon 4 百合向ONLY場攤位訪問(載於《聯合文學》2018六月號,百合專題)



由於雜誌篇幅有限,刊登於《聯合文學六月號》的專題文章,內容稍作濃縮刪減,經編輯允許,在個人網誌放置完整版。側記部分,與雜誌相同,街訪部分,採用的是最原始的紀錄稿件,或許文句上沒那麼通順,但應該更接近受訪者的原意。但仍希望大家去購買雜誌,作為對百合專題的支持

後經部分百合圈內人士提醒,三次元CP因涉及真人,圈內在道德規範上更為強烈,是不具強制性的禮儀,而本文因公開於網路上,易於搜索,也有些風險顧慮。同人本是遊走於灰色地帶,如果推廣美意反成相關愛好者的創作風險,是為憾事,故將涉及於此的段落先行刪去,也已告知受訪攤主並取得理解,在此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