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冽而失去味道:《龍紋身的女孩》

龍紋身的女孩

     千禧年雜誌的發行人布隆維斯特,因撰寫一篇資本家溫納斯壯的報導而被控訴誹謗,遭法院裁判要入獄服刑90天。而在他逼合夥人總編愛莉卡貝葉讓他離開雜誌社,面對前途無亮的未來時,卻被范耶爾集團的前領導人,現今八十歲的亨利范耶爾給找去。於利誘和現實的交加之下,接受名為撰寫家族歷史,實為解開其侄孫女海莉失蹤之謎的任務。


     
米爾頓保全公司調查員沙蘭德,性格乖僻,因為和社會適應不良而被判為法定失能,卻是一位能挖出許多人物背後不堪真實的電腦高手。她接獲要去調查布隆維斯特的背景資料,在報告完後,卻對溫納斯壯案起了迷,進行後續調查。


無臉殺手

     可能是因為瑞典的溫度,造成一種好像水果放在冰箱冰太久而無味的感覺,也不說是毫無味道,但總覺得味道好淡好淡,嚐不太出來。儘管還有口感和清脆,卻無法擺脫那種吃冰塊的喀滋喀滋感。不曉得這是瑞典作家都會無意識中放出的淡而無味,因為記得以前看的賀寧曼凱爾的無臉殺手時,能感覺到夜晚的黑暗,卻只有蕭瑟的灰在嘴中乾巴巴的停留。


     
此書的原本直譯為憎恨女人的男人,比起龍紋身的女孩特別偏向雙主角的沙蘭德,個人比較喜歡,而且也間接傳達出書中題旨和全書的韻味。    

  書中談論的主題雖然沉重,可是卻有種不夠透不夠震撼的不足,像是劈下去的利斧卻在最後收了手勁減輕力氣,讓我覺得雖然精彩,卻有可以加深力道刻痕的空間。   

  在每部曲前明明白白道出的數據:「瑞典有18%的女性曾一度遭男性威脅」、「瑞典有46%的女性曾遭男人暴力對待」、「瑞典有13%的女性遭性伴侶之外的人嚴重性侵害」和「瑞典有92%曾遭受性侵的女性並未在暴力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報警點名此書的題旨,也讓看似號無頭緒的謀殺案有了些醜惡的預知在前頭。   

  孤島的失蹤案猶如大型的密室失蹤案,40多年前的懸案,在年年寄來的壓花中透露出詭異的光澤。老人的心痛和執著讓人又敬又怕。在各種想法和推測都已經調查追蹤後,布隆維斯特的任務更是倍具艱辛,甚至有種絕望中的盲目一抓地狀況。在無指望這種陳年舊案能偵破的狀況下,也只得仰賴一絲絲的端倪的裂現。   

  而就如同所有這類不可能偵破的案子一般,布隆維斯特終究在不可能中發現可能,源著綻放出真相的細微裂縫,手中拉扯著線頭,看著布幕慢慢地開出一個洞,越擴越大,低沉暗迴的幕後黑暗得以伸出黏乎乎的雙手,擁抱著他,如同它擁抱著其他無辜的受害者一樣。   

  另外的一條主線沙蘭德在到約二分之一多一點兩條線交會前,和重心:失蹤案毫無瓜葛。卻被作者賦予另一項重大的任務。也就是呈現藉由新的監護律師欺壓她利用她來表現女性和弱者的無助,和社會的真實殘酷。然而可能是因為沙蘭德太冷靜太易於常人了,與其說是和她一起憤怒,呈現的卻較多是作者的解說和反擊的思索,而缺乏那種無力困難恐懼的浮顯。太快思索保護自己的方法雖然實際,又得以呈現角色的個性,卻好像少了該有的情感穿透和同理。反而有種哎呀~反正她遲早都能解決的冷漠。  

  其實冷漠一直是我閱讀此書感覺到的,身同感受不曾有過。唯一有的心靈波動,只有沙蘭德被迫幇無恥律師口交那一段。到後頭雙人組合的敲定,真相的浮現,這種感覺仍揮之不去。看著沙蘭德恐怖的電腦功力,還有布隆維斯特腦袋偶爾冒出的「這個人要叫沙蘭徳好好查查,感覺上好像看到某種智慧暴力的誕生。此外,雙主線合併後故事才真正開始了癮頭,之前總覺得有種情緒沒被彈撥的無感,之後雖有開始有被輕拂的觸感,卻無法真正地挑撥心弦。雖然是呈現黑暗混亂的脈動,也
可以看出其企圖心之壯闊,卻只有表達,沒有共鳴,恐怕是我閱讀此書最大的遺憾吧!

The Shins - Sleeping Lessons - live at the crystal ballroom



  • 留言者: gin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28 12:54:51
玥璘---

你對此書形容 ...
於我心有戚戚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