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7日 星期三

溫情的流傾:《爺爺的微笑》

爺爺的微笑

  我的爺爺如此多情似乎是這本書的最佳形容詞,在閱讀這本被滿滿感情給充貫的書,需要做的似乎就只是放手,讓波流浮著你,飄向寧靜的湖,將自己當作一片葉子,享受情感的蕩漾,浸泡在一片暖暖的溫情中。


  故事一開頭,爺爺薩瓦拓似乎不是個好相處的人。罹患胃癌
不得不搬到兒子媳婦家接受醫生治療的他,厭惡米蘭的城市味道,對媳婦看不順眼,對兒子的表現感到不滿。然而,這一切都在祖孫倆碰面時開始變得不太一樣了。


  面對小嬰兒,薩瓦拓驚訝於孫子竟然被取名為布納提諾這個他自己取給自己的名字,莫名的緣分令他欣喜,也為一切的情感漫流開了出口。


  先前的缺點不是消失無蹤,而是變成了特點,反映著世代不同的斷層和城鄉的對比。似乎老是活在過往戰爭的布諾
(薩瓦拓),對於孫子的愛護和盼望緊搭著讀者的心口。


      老人的轉變也是全書重點,為了孫子改變的他,展現著另一種溫柔和執著。


  在城市的角落和不同世代的交流,更體現價值觀念的差異。和學生凡勒力的結識,到後來到大學擔任貢獻義大利南部民俗傳奇的耆老;與荷黛夏交錯出的細微花火,教導他探入不曾深究的女人心;和各種不同人物的相處,更呈現老人的多種面向,也讓行將就木的老人,多了些讓利銳的稜角磨圓的空間。


  
此外也淺淺道出多種感情的生成,偏見和歧視(或者該說看不慣)尊重和理解交互錯落之間仍有遺憾的留滯。老人對媳婦安莉亞始終擺脫厭惡,偶爾雖有驚訝安莉亞對布納提諾展現的溫柔,卻無法全面蛻去根深柢固的偏見。老人隨性的憎惡和喜愛看似任性,卻有種直爽的俐落,因為太直接和輕易變更的關係吧!然而有時候莫名且無道理的厭惡固執,卻給人一種缺憾的小小痛楚。


  老人對自己的病痛暱稱露絲卡,當成養於身體的動物,安撫
談話懇求認可之間多了些趣味和無奈,多次希祈自己能多活一會,也輕輕揪著心靈。字句化成的手指,並沒有捏的很痛,卻讓某種悲涼淡淡的瀰漫在書中。


  老是在腦內思緒中用起戰爭用語
突擊欺敵戰術,說明著老人的內心常被那夾雜大量情感色彩的陰影給盤踞。或許也像馬瑟巴紐說的,當年老時,記憶就像黑膠唱片一樣,無法錄製更新的記憶,然而回憶卻變得清晰起來,老是重複播放,無預警的響起,伸出有細長手指的雙手拖著人進入那遺忘已久的往事過昔中。


  大量的第三人稱和第一人稱轉換,有點小小的暈眩和不統一,卻得以從外到內檢視老人的形象,勾勒出一種多變混沌中帶清明的輪廓。此外偶爾道出其他人物的內心思索,或嫌繁雜和混亂,以及詬病成多餘的補充,卻是添增掌握讀者情緒的一股力量。不曉得作者是有意識,還是憑感覺書寫,造成儘管有許多細瑣的線頭因為文字縫紉上的處理不當而露出,顯得有些紊亂不齊
剪裁微微失當和裝飾小小過頭,卻沒有太明顯或者相當惹人嫌的缺點,反倒有種想保留這些小缺失的呵護。  

       
   可能是基調是溫柔多情的故事恰合我的胃口吧!通俗的力量就像碗好吃的湯麵,軟濕中仍有嚼勁,湯口油膩中帶爽口,暗伏著悲傷的故事,卻流出滿溢的溫情充盈讀者的心池。

PS:呵呵~我的爺爺如此多情」是暱仿齊格飛.藍茨Siegfried Lenz的作品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So zartlich war Suleyken(1955),藍茨曾寫過《德語課Deutschstunde (1968)、《失物招領處》(2003)等作。

Timo Räisänen - My Valentine


  • 留言者: 栞
  • Email:
  • 網址: http://twinsyang.blog.shinobi.jp/
  • 日期: 2008-09-20 12:43:29
引用了這篇文章,如有不妥請告知,謝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