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閱讀以外,還有什麼?」:談安房直子,日本人特有的溫柔和童話

開始於10月10日21:11。 
風與樹之歌

       前陣子和沼澤眾見面前一天,因為急於還書(每次見面都催對方看完了沒~因為想聊天)但自己都沒看就太過分了,就把安房直子的這本風與樹之歌讀完,湊了本數。也順便再次感受安房直子的獨特童話氛圍。


 
      
安房直子的作品情節遺忘度很高,但這並非她作品的重點所在。而是那種醞釀於童話的氣氛,童話都是詩意的溫柔的善良的人情的,又帶有一點點滄桑和迷離。


 
      
安房直子的文字並不特別華麗優美,但組合起來就是有種召喚出文字最初意義的魔力。有太多因為被重複使用太多遍的詞句,不曉得為何就是能在她的筆下回復該有的韻味。讀起來彷彿踏著一條綠地上的小徑,腳底又厚實卻又柔軟,就是這般剛好的柔軟讓我著迷(或者該說能使簡單文字讀起來是那般飽和著味道和情感,不也是另一種反璞歸真嗎?)


 
      
故事結構簡單中見細緻,結尾常常留白,但這留白有好似遺留著淡淡的水彩,彷彿存於齒縫的美味,等待舌頭去舔舐,回味起那份蜂蜜蛋糕的滋味。靠著淡掉的殘餘,細細將所有感受化成綿長煙霧,壟罩著心湖。
 


        而當手中無書時,回憶起安房直子,最先想起的不是故事,而是那份溫柔。而這份溫柔,至今我卻只能說是一種專屬日本人才有的溫柔。像是暗夜內為孩子留的一盞昏黃的燈,像是塌塌米才有的質感,均勻又溫和,一種可以安心的溫柔。微微漾盪於心湖讓我安祥地躺溺。


 
      
記得以前在向田邦子的
父親的道歉信中的兔與龜中,邦子阿姨和友人到祕魯的利馬度過新年。在日僑路易斯松藤家裡吃年糕湯,他的弟弟(那時為年約二十二三歲的青年)跟她們說到亞馬遜河必要看兔子,用手筆畫出大小將近一公尺長,還說明會游泳,讓作客的兩人驚訝。不過後來搞了半天,發現是一場誤會。原來他小時候聽祖母告訴他龜兔賽跑的故事,但他卻誤把日語中的龜當成兔子了。


 
      
看著我們捧腹大笑,他也跟著笑了,嘴裡還喃喃自語著:都怪我沒去過日本。眼神中帶著微妙的陰影。


 
      
他們應該也聽過桃太郎」、「壞狸貓」、「浦島太郎等童話故事吧?但是面對河面寬達好幾公尺舉頭不見對岸顏色濁黃的亞馬遜河,實在無法聯想到一個桃子飄過來的場景吧。


 
     
桃太郎」、「斷舌麻雀等故事中的老爺爺老婆婆,因為是穿著和服背著柴火或竹簍,所以才像是傳統童話故事。如果穿上西裝褲,嘴裡用西班牙話問:「斷舌麻雀,請問你家在那裡?肯定味道就不對。


 
     
讓枯樹開滿了花。  


 
      
撒出煙灰,然後像飄雪一樣漫天飛舞。想像中的這種景象也會因國別而異吧。他們腦海中浮現的畫面應該是像除夕日灑落的紙片一樣,大張的紙片把天空都遮白了。


 
      
我深深感覺到,每個國家的童話故事必須用該國語言,在該國的風土傳播才有意義。


 
       
同時我也開始思索有些人無法擁有與體內血液相同的語言有些人缺乏傳統的童話故事……        184185

 

  左仔交給你接力了~!(向田阿姨已經幫你鋪墊好很多東西可說的喔~)

  第一回「閱讀以外,還有什麼?」開始!!!

       (名稱的閱讀,讀的是整個世界(等會兒我把艾可的想法弄上來))

  規則(可增加提意見於底下):

  不限人數

  可任意離題(不過還是盡量以延伸為主)

  可隨意漫談

  沒有順序,可任意插話
  時間不限,到無人接棒

  方式為留言聊天,每過一段時間後會整理起來變成完整的紀錄

 

     至於活動的發想,除了我很喜歡之前分別在誕生於荒謬的真情:《到葉門釣鮭魚》糾葛在心的痛楚:《再見寶貝,再見》底下一連串的留言(還佔領了留言版真是太棒了!這就是我設留言版的目的啊!~拭淚),以及看到Ring和猴子辦的兩個人的讀書會(奇怪的是我到圈套玩和潛水那麼久竟然是最近才發現這@@),和遇到某網友說她部落格最精采的往往是網友底下的討論,所以就結合起來變成一個主題討論會。目前左仔(左魔王、魔王一、食怪、農夫)是固定出席者,大家也可以來聊天(gin桑、沼澤眾、黑貓要來也可以,常互相潛水的書友都可以來玩,太冷清我會哭)


  內容就是我先寫一段文章或提問,接著其他人接下去討論,後來就形成一個美妙的接力賽。


感官之旅

  對了,今天和黑貓一起去西門智慧圖書館,將原本說要借她,但因遲遲沒聯絡搞到今天是還書日的《糖果子彈給她在那邊直接閱讀。順便借回一本《感官之旅》(文概老師推薦),感覺上好像找到下一回的題材了說~  


  還有之前在學校借回《
幽暗森林》,找到可延伸的東西了(也說是時候該把《失物之書》拿出來讀一讀了,還有〈羊男的迷宮〉的影評要打)



  

  歡賀開張送上的The Album Leaf - Always For You



The Album Leaf / Into the Blue Again
草葉集 / 重返大海
Into the Blue Again


  其實原本想放Pernilla Andersson的〈Stand by Me但是找不到只得作罷,大家請自己到小白兔點歌吧!

PS於10月10日21:50。

  「從某方面來看,世界似乎是一本『閉鎖性』的書籍,只允許一種固定的解釋方式。比方說,如果世界的星球重力受某個定律所統轄,那麼這個定律不是對就是錯。與此相比,書本的天地在我們眼裡似乎是個開放的宇宙。但是讓我們試著以常識來審視一本敘述性的作品,並且拿我們做的假說和我們對世界的假說進行一番比較。說到世界,我們發現,萬有引力定律是牛頓發現的,還有,拿破崙於一八二一年五月五日死於聖赫勒那島。不過,只要我們願意敞開心胸,我們將隨時準備修正自己的信念,只要哪一天只要哪一天科學界以不同的方式詮釋宇宙的重要定律,只要哪一天某位歷史學家發現從未出版的資料,證明拿破崙在企圖逃亡時,死在一艘波拿帕特黨人的船上。另一方面,說到書籍的天地,比方『福爾摩斯是單身漢』、『小紅帽先是被大野郎吃掉,然後又被伐木工人解救出來』,或者『安娜.卡列尼娜自殺身亡』等描述卻是永恆的事實,那是任誰都無法予以反駁的。有些人不願相信耶穌是神的兒子,有些人懷疑歷史上是否真有其人,有些人宣稱祂是道路,是真理,是生命,還有些人相信彌賽亞尚未降世,不管我們如何思考這些問題,我們都以敬意來看待這些意見。可是對於那些宣稱哈姆雷特和奧菲莉亞有情人終成眷屬,宣稱超人不是克拉克.肯特的人,我們對他們就不會有什麼敬意。」

     摘錄至《艾可談文學》中的〈論文學的幾項功能〉P1112  

  還有,我剛剛發現安房直子已經過世了。
   

  安房直子(
1943-1993)日本著名的女性童話作家,日本女子大學國文科畢業。1962年發表《月夜的風琴》走上童話創作之路。成名作為1970年的《花椒孩子》。她本人深居簡出,她的作品精美雋永,被形容為「有如庭院角落默默綻放的蒲公英」。她所創作的童話,具有獨特的東方氣息,將現實沈入幻想世界的底層,靈巧地糊化現實與幻想的界線,情感深摯,讀過難忘。

  她的童話作品屢獲大獎,以下是幾個代表作品:
1973
年《北風遺忘的手絹》獲選為 Sankei 兒童出版文化獎推薦圖書
1973
年《風和樹的歌》獲第二十二屆小學館文學獎
1980
年《春風的太鼓》獲厚生省(相當於衛生署)中央兒童福祉審議會特別推薦
1982
年《遙遠的野玫瑰村》獲第二十屆野間兒童文學獎
1985
年山的童話《風的溜冰鞋》得到第三屆新美南吉兒童文學獎
1988
年《小兔家的秘密》獲第二屆紅鳥插畫獎
1991
年《直到花豆煮熟──小夜物語》獲第二屆廣介童話獎



  • 留言者: 玥璘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15 13:30:37
左仔你一直沒空,害我只好自己接了下去。
一般來講,日本的童話比起西洋那種過度漂白其實根本兒童不宜的童話,根本就是純潔的象徵。
(當然也可能只是還沒人寫一本"令人戰慄的日本童話",她們本國的作家只掀別人的底是不好的喔~指)
(嗯嗯~我就是暗示桐生操怎樣~打我啊~)
不過比起桐生操到後頭有點失焦和過度的傾向,我還是比較喜歡安潔拉卡特阿姨的"焚舟紀"的變格。你不喜歡魔幻寫實風格真的是一大痛失。可是"焚舟紀"的暈眩感不會那麼重,要不要嚐試看看?而且那也是伍教授和魯西迪最推崇的她的作品。說她的短篇適當得宜。

昨天和水準書店的老闆聊天,提到卡特阿姨和行人出版,因為對方沒看過,只好抬出她的作品兩度得中時開卷的推薦。結果老闆說中時開卷根本就是票房毒藥,原本就賣不好,得了更賣不好。
這邊先問一下你家有沒有一本"貓的足跡—— 貓如何走入人類的歷史?"我要確定該不該借。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25978

話說一回來,向田阿姨的那個時代是沒有繪本嗎?還是她認為繪本仍不足以道出文化的氛圍呢?
畢竟拿雪來說好了,繪本上的雪景是絕對無法讓生長在熱帶地區的孩子感到寒氣的。
這讓我回想起小時候看雪人(沒錯~就是那本經典繪本)或雪后(是這個名字嗎?就是有玻璃渣兒的掉入眼睛的那篇),可能只是享受故事而已。
所以說這種和文化,國家,宗教,氣候等緊密結合的童話,雖然可以被傳播,但是某些東西也還是無法傳遞的吧?





  • 留言者: cfevenfish
  • Email:
  • 網址: http://www.wretch.cc/blog/cfevenfish
  • 日期: 2008-10-15 22:29:45
我是來插花的 0.0/

感覺內容太有深度了不敢接
也不會接 XDDD
可是你介紹的很多書我都想來看看
正在從你的書窩把書名列城清單 XD
(跑去看羊男的迷宮評)





  • 留言者: 玥璘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15 23:15:27
內容太有深度???
嗚~這一切都是我硬要把艾可叔叔的話打上去的結果嗎?
嗯~艾可是1932年生所以要叫爺爺吧!
老實說艾可爺爺的書目前也因為太艱澀太引據典了,目前打入冷宮中。
不過~
向田阿姨絕對不是難以親近的人啊!!!
要借"父親的道歉信"我隨時可以借你!
其他書本也是家裡有的都可以借人,
不過要拿給你好像有點難度?





  • 留言者: 旅行商人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16 21:00:50
說到魔幻寫實風格
我不曉得這套算不算
目前我在收藏的夜城系列
是由作家賽門‧葛林(Simon R. Green)所寫的
也是一套別具特色的魔幻(或許也是科幻)小說
我很喜歡主角約翰‧泰勒的一段自述:

我不是一個隨波逐流的人
我走我自己的路
顧好自己的命
對於榮譽有我自己的一套標準
會搞成如今這個局面並非都是我的錯
我自認是一名浪跡天涯的騎士
然而我解救的公主總是在背後捅我
伴隨我的長劍總在龍皮之前破碎
我一生追求的聖杯終究會淪為威士忌酒瓶

——自給自足的感覺對我非常重要
因為我不想依靠任何人
對於女人
我的運氣向來不好
不過我必須承認那多半是我的錯
儘管生活如此不堪
我依然傾向浪漫主義
擁有所有浪漫人士所必須面對的麻煩

說實話
這本書諷刺現在所有的神話
在他的觀點中
失去信仰者的神話人物只會淪為流浪漢
沒有力量.沒有存在.
最後成為他人的餌食

我跟左魔王都很愛它當中的對話
因為它的笑話總是引經據典的諷刺人
而且又不會太難以理解
內容很簡潔有趣
帶有一種黑暗頹廢的墮落感
卻又有一種玩世不恭的自嘲
建議你來看
我家的書櫃永遠位你而開





  • 留言者: 玥璘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16 21:55:57
嗯嗯~聽說他到後頭崩壞了,所以不敢看中。
那天再給我好了(最近先不要,太多累積的書要看)

說到魔幻寫實啊~
我最近向圖書館借了阿言德的"伊娃露娜的故事Cuentos De Eva Luna"和"春膳 Aphrodite"(看到它被放在食譜區嚇一跳,不過後來看看內容又不能說完全不對,感覺上是魔王會喜歡的書)但她的另一部作品"精靈之屋La Casa De Los Espiritus"聽說也是魔幻寫實的,不過被借走了。
另外的話"看見生命的男孩"也可算是。雖然她的魔幻影子也只是詭異,而非完全的奇異。如果把同作者的書都算上的話,"安魂曲""黑暗姐妹"都是,可惜"安魂曲"的暈眩感太重,充滿自我頗析,瞞騙的辨證,不討我喜而沒買。"黑暗姐妹"則是幾次在二手碰面,卻因為有更喜歡的東西而遲遲未下手。

此外,馬奎斯的"百年孤寂"雖早買回,卻仍高置書格。
聽說現在在台的兩種翻譯本其實都沒有向馬奎斯買下版權,害他氣的牙牙癢。而兩種版本各有支持者,我買的版本聽說到後來某些人的名字會弄錯,一個人有兩個名字。

不過他的"愛在瘟疫蔓延時"真的很不錯,當初是在社團的寒訓時學長介紹的(如果沒記錯,就是那個當初得了台積電文學獎,卻因為被大陸網民報料曾發表於網路上的事情,白白失去30萬獎金那位),雖然走的是寫實的愛情故事,卻仍滲揉了不少魔幻的影子,像是一開始醫生丈夫的死法。

說到諷刺性質重的作品,我可以借你"小女孩與香煙",這本書的諷刺度真是一絕。可惜的是讀起來的舒服度不高。(至少我覺得太悲了太現實了~)





  • 留言者: 左仔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18 22:36:11
歐歐 大家踴躍發言哪XD
個人認為不用顧及什麼深奧不深奧的問題
鑽牛角尖是敝人的興趣
更是玥璘的志業(何)
反正就是書虫的完食感想
不用想太多XD

話說玥璘在前面提到的
日本的童話會比西洋純潔
我倒是不那麼想(笑)
雖然沒有去探循童話的各大類型及緣起等等
童話畢竟是奠基在真實/社會案件之上
警示意味相當濃厚
所以童話中的黑色幽默與殘酷應該都是世界共通的.

不過暫且先不管這個
畢竟玥璘在這裡提到的是安房直子
這種完全不帶惡意的白童話,
但我一直覺得
日本人所特有的溫柔給人一種奇妙的感覺.

溫柔並不是日本的專利,
其他國家當然也有使人感到溫柔 舒服感覺的作品
但是日本的"溫柔文學"(先這麼簡稱好了)
風格獨特 辨識度非常高
(像是安房直子 吉本芭娜娜 宮澤賢治等等)
而且總覺得是有點太多產了.
我不是指這樣不好, 個人也非常喜歡這些溫柔的作品,
但是我認為這同時也顯示出日本是多麼需要被治癒的社會.
(這裡沒有任何不敬的意思)

日本是個壓力相當大的社會 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否認這一點
一方面是他們強大的社會凝聚力與被要求嚴格遵守的禮儀體制
另一方面則是他們獨特的民族性.
我實在是不知道到底是哪樣先出現的,
但總之現在是處於互相影響/強化的共生狀態.

他們毎件東西總是都弄得井井有條
都是非黑即白
單純的"極端"使他們十分強大
但也造成許多不定時炸彈

而最近年輕人一代(就是我們XD)
對於自身存在的價值之懷疑與對未來的茫然
同樣也是極為嚴重的巨大隱憂.

我認為白童話
就是為了這些人而存在的
甚至想法悲觀一點
白童話是出版界為了安撫眾人悲傷的心
所灑下的具有迷幻效果的安眠劑
讓人在書中看到自己所夢想的/已失去的事物
重新藉著作者的溫柔將自己包圍

作者與讀者會互相改變/適應彼此
無論是桐生操之流刻意喜歡把故事寫黑的傢伙
還是安房直子故事中的溫柔
在在都顯示出日本人的矛盾與極端
話說回來 在我們之中 誰不矛盾極端呢?
只是由於日本民族是人類之中特別矛盾極端的一群
所以白童話大部分都是他們寫出來的(笑)
最後 白童話主要的客群畢竟還是給大人看的
尤其是心碎的大人
他們是非常有趣的一個民族
溫柔得使我流淚.



對了 電波商阿 我覺得夜城系列不是魔幻耶
那是綜合奇幻吧?有個專有名詞來定義它可是我忘了.
裡面混雜了機械 神祇 似是而非的物理定律與混亂的多重時空
其實一開始我對這種書還蠻排斥的
畢竟那麼多元素混在一起很容易就會寫爛
變成不知所云的YY小說或是其他更糟糕的東西
好險作者沒有被那些巨大的非重點細節給轉移了注意力
所以書的內容主線明確,節奏十分流暢快速
是很不錯的娛樂大作
我也很推薦.





  • 留言者: 旅行商人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19 12:15:57
>>左大人
什麼時候我改名叫電波商了阿....
我又不賣電波...電波是用滲透的...

我現在還是不太能定義夜城這系列的風格
不過它算是一種融合龐大結構的簡約小說
作風是俐落的!不會拖泥帶水
而且人物的特色很突出
角色反差挺大的(包括語氣.動作.會不會罵髒話...)
我喜歡它的原因
在於一種正在崩壞中的華麗與奢華
永遠停在兩點的夜城
看似是永恆靜止的
但是人物在變,且一直在變
明星.富豪.壞蛋.乞丐.皮條客.妓女.怪物.超人.神明和惡魔
有一天你的身分會突然改變
變為他們的任何一種
但是在這之中
唯一不曾更動的
就只有....

『慾望』

>>恢復主題
我想童話故事黑暗的那一面
就像是口傳歷史一樣
是必須且必要被流傳下來的
但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政治吧...我想)
這樣的歷史必須被隱藏
因此想要繼續傳承的人們把歷史改成了故事
就像人們把歷史改成音樂一樣
繼續的流傳下來

白色童話的存在
在我眼中
有點像是一種心靈寄託
就像你每天看新聞打打殺殺
(總覺得現在新聞的娛樂性高過連續劇)
結果突然看到一篇溫馨感人的勵志小品
心裏的震撼會大的多
藉由白色童話
你可以暫時逃離真實世界的殘酷
雖然妳知道白色童話的結局都是美好的
世界和平,化解仇恨,從此過著幸福快了的生活
妳知道這不是真的
但是你心裡還是會去期望有這樣的存在
因為現實生活的真實問題總會壓的人喘不過氣
你需要一些希望
就算是捏造的.虛幻的也無所謂
這樣子的想法
算是一種消極的逃避或是積極的休息
對於未來的人生的不確定性
可以由白色童話裡的確定因子來紓解恐懼
(惡人會有惡報,未來光明燦爛)
達到一種未來會更好的心理預期

事實上
這沒有什麼不好
這樣子的淳樸乾淨的童話
對於我們
說不定才是解決憂鬱症及自殺的良藥





  • 留言者: 玥璘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19 18:22:55
其實我一直搞不懂日本童話的起源到底和歐洲的拼命漂白的黑童話一樣還是不同?
不過這段生成的淵源說不定有相似之處。
(也或許我真的是欠缺一本"令人戰慄的日本童話"來提醒我背後的黑啊~)
不過說起來,我對日本童話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個白鶴報恩
。沒錯~就是那位將自身羽毛當作織布原料的白鶴。
我還記得在那純真的小時候,我曾認真的思考羽毛的纖維(姑且稱作纖維)真的能代替棉線或絲線嗎?而且長短根本差太多了吧!
由此可推白鶴是一隻有魔法的鶴(無聊且顯而易見的結論)。
不過會對這個故事特別有感覺是拜卡蘿.古德曼 所著的"海之魅惑"所賜裡頭作文課(?)中,主角愛麗絲曾特別提及這個纖細又充滿異樣之美的日本童話。
當然安房直子的再詮釋也是充滿另外的溫情喔!
我特別喜歡對藍色盤子的描述,明明是那麼淺白的敘述卻那麼深刻。
是不是收錄在"白鸚鵡的森林"啊?

還有夜城應該是結合惡搞的冷硬派偵探和都會奇幻的現代奇幻故事(如果我看的書評無誤的話)。
老實說這種的話,除非正中我的點,不然喜歡的機率不大。
我還是比較喜歡有中古歐洲風味的宮廷鬥爭(冰與火之歌),或者沒那麼典型的英雄故事(王城魅影),和帶有失意的奇幻(逆流河系列和麥奇莉普的作品,繆思何時要繼續出下去啊),或著甜滋滋的日本推理奇幻(我心愛的娑婆氣~撲抱)。
其實以出版社來分的話,蓋亞,繆思,奇幻基地我顯然和繆思的選書口味最合,出版的書大多是我所愛,就算沒那麼愛也不會討厭到那裡去。
整個就是能讓我心花朵朵開的出版社啊~小花快滿出來了

回歸到日本的溫柔。其實我想是日本的心思就多方面而言,是比較細膩的也比較感性的,也可以說他們是相當敏感的民族。
想想看在少女漫畫屢次出現的創傷問題,老實說每當我看到角色黑暗的過去,我都忍不住覺得你也太纖細了吧!(當然這纖細也可以說是鑽牛角尖~冏)。也因此就某方面而言,我也可以看到因為這種纖細而扭曲的恐怖(最近試讀的"惡人"也給我這種感覺)。
也可能是這份纖細,市場要求(?)和渴望溫暖造就了頻率相較於其他國家特高的溫柔吧!
而且奇怪的是,這份溫柔會出現的很自然,就算濫情也呈現的相當感傷。比較沒有過於勵志化,過於刻意而帶來反感。反而卻是那種明知有點假,卻還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微微濫情。
而那些剛剛好的溫柔,則是溫暖到會讓人覺得心都被棉被包起來的舒適。
我覺得日本人特有的纖細,也是能使他們的文字輕易地敲動心房的原因。
至少我覺得每次在讀他們的文字時,進入狀況的阻礙遠比其他國家來的少。





  • 留言者: 玥璘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22 18:05:10
商人最近在看宮部阿姨的模仿犯吧?(你是看一方出版的舊版對吧~如果譯者也是張秋明,那和臉譜的版本一樣)
這是以前的文章,放在這邊一下:
說到看很快這點,閱讀宮部美幸阿姨的書同樣也是快得驚人。然而卻是因為文字之平易近人造成的結果,其中表達的人性和社會的複雜也較高明。雖然較厚的書,同樣沒有往後翻的衝動,不過不是因為不夠動人,而是因為明白需要整本讀完才能傳達出味道充足的醇厚。不過我對宮部阿姨較厚較社會的書,比較不喜歡。可能是有點鬆散,不夠滑潤的感覺吧!小本的書,反到有著小型單元劇的緊湊。
  是說日本文學由於連載制度的影響,都給我一種章節的結尾和下一章的開頭很黏很緊湊,讓人有不想停頓的急迫閱讀,但通篇讀來,卻不如歐美文學的圓潤一體,反而很三明治。(假設章節是吐司黏著彼此的是肉和蛋,明白我的意思吧?)





  • 留言者: 玥璘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23 16:04:18
最近看到有人在討論《理由》和《火車》比較喜歡那本,
也亂入了。
可以去看看喔?
推理小說東西軍—你喜歡《理由》還是《火車》?
http://blog.roodo.com/ayatsujifan/archives/7420801.html#comment-17783027
商人如果要看這兩本書的話,我家裡都有。
最近還要寫聽見天堂的影評和積欠三本試讀,
好忙好忙啊!
(被卡巴掐脖子)

說到口傳歷史,
最近我們追的怪裡,頭四谷物語的阿岩和伊右衛門纏綿悱惻的愛情(用這種形容詞真是怪異)。
好啦~其實是陰森淒美的愛情和怨恨,
其實也算是相當知名的怪談。
小左喜歡的京極夏彥的著作:
《嗤笑伊右衛門》也是根據這個傳說所作的,
頗不錯。為多視角的寫法,不過雖然中間敘述很多,但卻沒提到阿岩被毀容之因(也可能我無看到)。另外封面也是一絕的說。





  • 留言者: 左仔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26 23:34:26
我好像還沒看過'理由'
京極夏彥的嗤笑伊右衛門我也還沒翻過
之後再跟你借吧.


四谷怪談的確是很有名的怪談
天守物語好像也是..?我沒看過內容所以不知道.
只是ayakashi動畫在這兩個主題上實在沒有掌握好
還是第三個主題化貓深得我心~

化貓與"四谷夜談""天守物語"不同,是完全自創的故事。(雖然說鬼怪的悲哀始終不變)
一反傳統鬼怪動畫灰暗色調加上晃動的畫面與聲響,畫面十分華麗精美,有著濃濃的和風與浮世繪感。
細看之下可以發現在不起眼的地方小心的揉入許多特殊的要素。其細膩的氣氛營造與故事設定,加上大量的象徵性手法融入故事內而不突兀,情感的深沉表現,

個人認為此作完全掌握了身為動畫的優勢,成功的營造出了專屬於自己的一種風格,是難得的好作品。


對了
賣藥郎在ayakashi搶走男主角寶座之後
又另外自行衍生出半季的動畫mononoke(物怪)
真是個罪惡的男人(噗)





  • 留言者: 玥璘(哭哭~圖書館的催書單我撕)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27 12:07:46
我在想四谷怪談和天守物語的優勢和劣勢。
如果天守物語也是經由長久流傳下的怪談而製成動畫的話,可以輕易地看出為什麼你覺得掌握不好。
這種從家喻戶曉都知道的怪談製成的動畫,本身就會自動省略掉很多東西,我雖然算是四谷怪談的支持者,但還是不能不承認它被縮減到只剩骨架,缺乏鋪陳此類缺陷。
拿白雪公主和小紅帽來說好了,我們可以很簡單地把整個故事濃縮成100字,因為大家都知道內容。
此外,這種故事本身就有許多可以刪改,剪接,扭曲,倒轉的空間。拿西洋的亞瑟王傳說來講,各家版本中,可以在基本架構上玩出怎麼的變更就是顯而易見的。更別提還有太多駁斥的轉換角度版本,和變更腳色關係的存在。而這種變化,只要稍微提醒一下,大家都能明白,也減少需要解釋的負擔。
也可以說是,在製作四谷怪談時,這種大家都知道的想法太根深蒂固了,也因此很自然地刪減掉許多對本國人不必要的枝端末節,稍微解釋一下關係就放掉,只重視在敘述和呈現上面。
也因此,我喜愛的是它的美術和剪接的方式,還有那靈異的呈現,以及一開始四谷老人婉娩道來和最終訴說其實詛咒是基於人的期待而生的結論。
其實我對整部的愛也是由於這個結論,和那淒美怨恨的"我好恨啊~伊右衛門大人"的配音所生的。
如果翻遍電影史,你會發現只要是拍鬼片的片場上和工作人員多多少少都會撞見鬼或出現怪事。
就以某方面而言,人們會下意識期待出現什麼事,也因此這種拍片時碰到的怪事,與其說是觸怒怨靈,不如說是順心所生。如果拍片時順順利利,大家反而不痛快吧!更可能造成就算沒有發生事情,也硬要擠出一兩個靈異現象來博點彩面。
另外,我同意你認為化貓比起四谷怪談更能表達身為動畫的優勢,比起四谷過於平板的敘述,完全自創的化貓顯然花費更多心力在鋪陳上,故事設定不凌亂,也少了突兀感,細部的經營更是一絕,笑鬧的結合也適時地出現。可以看出是個內斂深沉的作品。
另外那精緻的畫面,布料,紙門都有種濃艷的氣息,更堆砌出詭異的對比。還有賣藥郎俐落的身手,女僕的機靈,家臣之間的爭吵和鬥嘴畫面也頗有趣。
不過ANIMAX的確是排四谷後接化貓,可是原本應該是接天守的吧!因為四谷在唱片尾曲時,可以看到預告天守的內容啊?
用無意義的嘎嘎嘎結束





  • 留言者: 玥璘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8-10-30 16:07:40
卜啾~
我又來自言自語了。
嗚呼,大家都不理我!

禮拜一晚上,進行創作文會的檢討會後,講師因為要照顧小孩趕回家了,學長姐邊解決剩下的零食邊聊天.
我低頭看我當天就到期的"白衣女郎",只剩下一百頁努力加速拼完。
耳中飄來某學長的話:
日本作家很強的一點是當他們在描述無關緊要的場景時,就會把情緒帶進去,但是不會很刻意或零散,反而會自然地交融在一塊兒。
這讓我點頭稱是!
不管是上川弘美的含蓄,小川洋子(尤其是初期作品)的精確,向田邦子的溫和可親,安房直子的白描素雅,桓川光太郎的溫吞靈異,恩田陸的懷舊奇幻,甚至我最愛的畠中惠的紅豆餡兒的甜,都能夠讓敘事敘物都充滿著韻味,讀起來就是格外有味道。但他們並不是很刻意地放出來,反而是沒什麼特別地在文字間微微透露著情感的棉絮,所以讀起來雖不是飽溢著濃烈顏料,卻好像看到水彩畫或彩色鉛筆畫一樣充滿柔和的光澤。

事實上今天才剛看完桓川光太郎的"夜市",突然覺得是很適合做成動畫的作品(尤其同名作品夜市),感覺上影像沒那麼重(雖然偶爾會跳出鮮明的影像,但大部分時間都只是模糊的),卻有種濃淡適中的感傷和溫情悠游在其中。
其實也真的做成動畫了,請參考E姐的心得。http://blog.yam.com/elish/article/14452782
不過做的不是我想做的故事。是另一短篇"風之古道"中某人物當主角的單元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