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戲謔底下的感動:《最後的精靈》

Entre Rios / Idioma Suave

  我想只要是奇幻迷的人閱讀這本書都難免會笑,因為這本書實在太促狹太機靈了,但又不失感動。

  我想奇幻這個文類內,應該要有種類型叫做荒謬奇幻吧?就是那種以惡搞顛覆正統刻板的奇幻設定為底的故事,像是泰瑞.普萊契 (Terry Pratchett, 1948 ~ )的蝶形世界The Discworld系列(如這系列內深受歡迎,後改編為影集的Hogfather,故事是發生在名為Discworld的異世界裡,那裡的居民並不像我們一樣居住在一個鎔化的鐵球上面幾千英里的地方,而是生活在由四頭巨象駝著的圓盤上,巨象們則是站在一只星球般龐大的宇宙海龜背上。)(雖然這系列,後來也不再以賣弄大改奇幻設定向前人致敬為主。)

    不過因為單純的惡搞很難成功,畢竟這種作品的價值不高,常常只是博君一笑罷了。除非真的功力高強,如道格拉斯亞當斯(Douglas Adams)的便車系列(國內已經出版了:《銀河便車指南》和《宇宙盡頭的餐廳》兩本)。不然往往得往其他方面發展,如龍魘從顛覆脫胎到令人驚艷的女性奇幻;或者最後的獨角獸,那種以衰敗哀歌的柔美中,夾雜一點反諷的淒涼破滅感;或者《泰倫魔域神劍》的惡搞和成長兼容,什麼是英雄的故事。(是說有那家出版社願意出Lloyd Alexander的《Chronicles of Prydain》編年史啊!這系列也是經典呢。目前國內只有漢聲出了這本,而且還絕版了)

  也因此,當我們閱讀到這本最後的精靈時,或許難免會看到各種稀奇古怪扭曲變形牽引嘴角肌肉的設定(為了不影響閱讀樂趣先行保密)。卻也會感覺到背後輕輕諷刺的思想,像是接近共產主義的不能自私」、將災禍都怪罪精靈,似同中古世紀屠殺女巫或驅逐猶太人的行為文字是邪惡的弱化民智行動,都是隱而不彰的控訴,也是過往醜惡歷史的結合。

  然而這樣說來,這本書又太沉重了。不過沉重和輕盈之間總是可以達到平衡點(想想經典童話小王子)而這本也是。

  簡單俐落的設定趣味逗趣的對話和偶爾敲動底層的感動,都結合的洽當得宜。從小精靈約許離開淹水的家鄉的感性文字開始,一連串令人呵呵笑的對話和進行到莫名其妙的拯救世界的行動(雖然後來都證明這個行動其實倒也不是那麼重要,但也或多或少影響了週遭世界啦!)之後就跳到下一代和更糟的世界,進行真正的拯救世界,走出希望的歷程(好含糊的說)


  總之就是個好玩的故事,泡杯紅茶,塗點奶油,配上俏皮的音樂
,清澈心田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