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日 星期四

《我是莫桀》與《我是摩根勒菲》:沒有什麼是一定的(上)

I Am Mordred

  我常在想說為什麼我會喜歡童話和亞瑟王傳奇這類作品。

  我想可能就在於那種確定與不確定性的拉扯吧。

  對一般人來說,這些故事的大要大家都知道的差不多了,所以讀這類故事,閱讀的重點就不是放在對故事發展的期待上,而是對故事的詮釋,特別是角色。

  因為這些故事都沒有所謂的最原始版,後人的詮釋和添加,往往會影響既定印象。亞瑟王傳奇就是那種隨著逐漸傳播故事趨向完整的類型,最初的亞瑟王傳說其實非常寒酸的說,圓桌武士,亞瑟-桂妮薇-蘭斯洛的三角關係,亞瑟與自己的姊姊摩高絲生下了姪子和兒子莫桀,日後遭到他背叛的情節都是後人在原始模型上逐漸賦予的。

  而隨著歷史上的亞瑟逐漸被文本中的亞瑟給取代的時候,亞瑟王傳奇的角色也逐漸變成不確定。人們面對這些有差異的形象,一方面會受到過去印象的既有認定,一方面又要被作者營造出的新形象說服,這種印象與新形象的落差,就是讀亞瑟王文學的樂趣所在。

  這種迷人的不確定性,加上必然的宿命,結合起來造就了亞瑟王傳奇的悲壯和強烈的戲劇張力。


  我是莫桀我是摩根勒菲,為美國作家南西.史賓格(Nancy Connor Springer 分別於19982001年的作品。國內出版順序為我是摩根勒菲》→《我是莫桀,不曉得是要莫桀禮讓阿姨,還是女士先於男人的禮儀呢。

  南西.史賓格於1948年生於Montclair, New Jersey,出版了40本小說,讀者年齡層涵括成人、青少年、兒童,類別涵括科奇幻、魔幻寫實、推理、女性小說等。還寫過非小說、短篇小說、詩與散文。曾獲美國愛倫坡推理小說獎、James Tiptree(以作品Larque on the Wing)ALA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等,也曾入圍星雲獎、世界奇幻獎、創神獎決選名單。

我是莫桀

  我是莫桀內,莫桀從一個畸怪、受譴的私生子,變成一位敏感的善良孩子。他出身就和其他39位無辜的孩童被亞瑟王放入小船意圖溺死,卻被漁夫撿回家,變成漁夫媽媽口中所稱的,海神里爾送給她的寶貝,以彌補她死去的孩子。然而,穿著綠色禮服,側騎著駿馬的妮妮微將他從養母帶走,妮妮微將他交託給洛錫安的洛特國王,和他的母親,摩高絲王后養育,只留下一隻小狗陪伴著他,他給她取名叫小鷗。

  然而,不知道自己身份的莫桀被城堡的人給冷漠對待,大哥加文對他不理不採,長他幾歲的加瑞斯則是有惡意地和他相處,母親摩高絲看著兒子的時候眼神充滿光采,看著他卻是黯然無色。在一次爭吵下,莫桀被憤怒的加瑞斯告知自己既是亞瑟王姪子和私生子的事實。


  莫桀每天都會聽到人們對著捕撈的魚兒,豐盛的食物,還有各種好運呼喊著:感謝我們神聖亞瑟王的豐賜。他怎能恨亞瑟王,或者,應該說,會恨亞瑟王的他,難道不是眾人所說的邪惡嗎?


  幸好,他還有妮妮微,這位總以和善溫柔的哀傷眼神看著他的女人,總是以她的靈魂,化身為小狗小鷗陪伴在他身邊。她的魔力,和梅林令人寒顫的殘酷成了對比,也和摩根充滿惡意的嘲弄有著區別。

  但一日又一日,他對亞瑟王的複雜情感卻逐漸脹滿,隨著摩高絲妹妹摩根的來訪,隨著他離開洛錫安,來到卡美洛擔任加文和加瑞斯的侍從,隨著他被封為圓桌武士,隨著他開始在亞瑟王的國內遊蕩,尋找著斬斷兩人不幸宿命的方式……以及,隨著他開始順應命運。

  我是莫桀中,莫桀對亞瑟王無法真正的恨,相反地,他極為敬仰著亞瑟,亟欲聽到他呼喊他一聲吾兒。除了妮妮微外,亞瑟是他唯一能信賴的人,能將靈魂託付的對象。他愛亞瑟,卻也恨他,因為他不肯承認他是他的兒子。

  然而,命運終究會以奇詭的方式降臨,莫桀發現每當自己意欲逃避命運,卻無法擺脫它的力量,命運的作弄是沒有出口的,他的善意總會以奇怪的方式扭曲。他不想與人決鬥,也不想殺人,卻得到懦夫的稱號;他無法阻止母親被加文與加瑞斯殺死;他愛的女孩因為他的名字所代表的悖倫意義而嫌棄他;因為他,妮妮微被殺死。他不想當自己,卻無法不當自己。


  在造就今日的他的路途中,他最難熬的便是發現自己是如此的孤獨。孤獨又敏感,是莫桀最引人同情的一點,假使莫桀的個性換成加文,他的悲劇性想必不會如此強烈,但他偏偏不是。在
風之燭內,莫桀因為摩高絲的自私個性而變得陰險狡詐懦弱利用人又帶些精神錯亂的變態。而在我是莫桀內,他終究只是個孩子,南西史賓格僅將鏡頭帶至他轉變的那一刻,之後就帶至父子相殘的畫面,添增了命運的必然悲劇。

我是摩根勒菲

  而在我是摩根勒菲,透過摩根的母親伊格蓮當做開頭與收尾。伊格蓮的美貌受到烏瑟潘龍的覬覦,潘龍在梅林的幫助下化為康乃爾伯爵的模樣,在他被殺死那晚進入伊格蓮的城堡與她共枕,就在那晚,摩根的世界變了。

  我父親愛我。
  他是唯一真正愛過我的人。

  他們在我六歲的時候殺了他。

  我是魔女摩根(
Morgan le Fay),我將永遠不死。我乘風而來,命運隨著我翅膀的每一次振動抖落。那就是我名字的意思:天命摩根(Morgan the Fate),魔法摩根,異世界摩根,大家都害怕的摩根。然而我並非一直都是這樣的摩根,他們殺掉我的父親時,我還只是小摩根而已。(P16)

  因為伊格蓮的求情,摩根和姐姐摩高絲免於被殺死的命運。摩根和姐姐被留在原來居住的庭塔閣堡,母親伊格蓮則被迫嫁給潘龍,和兩位女兒相別離。就在兩姐妹受命去拜訪母親,慶賀弟弟誕生那晚,仙女降臨亞法隆堡,給予他祝禱,

而也在同一晚,伊格蓮哺乳三月的亞瑟,因為預言,被梅林給帶走了。
  

  而在幾年之後,在她十二歲時,她失去了家。烏瑟潘龍死去,摩根和摩高絲被奶媽和湯瑪士的幫助下逃離庭塔閣堡,住入了奶媽翁茵的家,但抵達的時候,奶媽已因魔力浩盡而陷入病痛。

  摩根的眼睛一眼是祖母綠色,一眼是紫羅蘭色,說服了她的魔力。在失去父親那一天,她在草地上的古蹟挖到了千蛇石,德魯伊石,她把它穿了線,藏在衣服裡。而奶媽翁茵同樣也是有魔力的女人,她因為夢裡的徵兆而來到了庭塔閣堡,擔任兩姐妹的奶媽。

  在摩根的哭喊下,德魯伊石幫助她治癒了性命垂危的奶媽,但她也接受了交換,在幾年後順從亞法隆的召喚,來到了仙境亞法隆。在路途中她巧遇了之前幫助過她們的湯瑪士,湯瑪士的家人遭到潘龍的殺害,幼小的他逃離了被殺害的命運,之後擔任不同人們的侍從,希望能逮到機會為家人復仇,在摩根她們在翁茵堡安頓下來後,他便離去,尋找自己的命運。

  然而,這次的相逢卻不是快樂又溫馨的。湯瑪士的主人意欲擄走孤身一人的摩根,摩根的馬兒(湯瑪士所贈)安妮被殺死了,在憤怒中的摩根利用法力殺死了對方。但伸出援手的湯瑪士也傷得不輕。

  將他一起帶至亞法隆的摩根在那裡遇到了母親伊格蓮,但飽受命運摧殘的伊格蓮內心的傷痛連眾仙人都無法治癒,她心寄自己被剝奪的孩兒亞瑟,對摩根視而不見。

  愛著湯瑪士的摩根知道此地不宜他久留,便將他派遣去尋找弟弟亞瑟,自己則留在此接受教導,但她不願接受自己的未來。於是,在離開亞法隆後,建造了一個空中樓閣,試圖保護命中會死於戰場的愛人湯瑪士遠離命運,卻還是失去一切。

  我是摩根勒菲內,勾勒出一個沒有愛的女子形象。小時候喜歡調皮搗蛋的摩根遭到母親忽略,和嬌貴的姐姐摩高絲成了對比,愛護著她的父親遭到殺死,她強烈忌妒著自己的弟弟,那個光出生就得到眾人寵愛的亞瑟。奶媽翁茵無條件地愛著她們,但她無法明白那是怎樣的愛。她對湯瑪士的愛過於束縛,反而趨使他從她身邊脫逃,奔向了命運的懷抱,死亡之途。

  於是,認清了自己的角色就是毀滅亞瑟的人,她一手促導了亞瑟和摩高絲的亂倫,她順服了命運,並將自己的悲傷投注於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