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0日 星期四

郝譽翔《洗》

洗

郝譽翔

  郝譽翔第一本小說集,可能是為首的同名短篇實在太棒了吧,總有種倒吃甘蔗的小失望,雖然中途也有不錯的佳作,但大多不過不失,少有和一樣短小精悍的成果。

  就像王德威在所講的,郝譽翔似乎在情慾和肉體部分的表現最為亮眼,肉體和靈魂是一體兩面的隱喻,在那種汗濕的沉溺下,靈魂卻泡在一個矛盾的萎縮內。(〉、〈萎縮的夜〉、〈初戀安妮〉、〈我的雪女)反而單純地直述心靈,會顯得過於平板而偶爾略嫌無趣(窗外)。而失去了肉體的暗示,部分情感又潛沉地過深,過於隱諱(布娃娃之夢)


  部分作品或許情節過於簡單,但過於抽象的書寫,卻挑不起過於鮮明的記憶,反而可惜了欲加於上的思想(在春與夏之際〉、〈月光下的貓〉、〈尋找一隻狗)。也有些不過不失的小佳作,其實一點晶瑩碰觸到我,但沒深沉地感動了我,所以一時不知如何評斷(聖誕夜的賦格曲〉、〈不老)。部分作品似乎平庸了些,太常見又不是寫得過好,所以就算不錯卻也失色,難免有些尷尬(飛行記事〉、〈兩地〉、〈幸福的日子〉、〈年輕的時候)。也有些是基於自己的偏見,完全無法稱好(二OO三,洪荒)

  感覺除了〉和〈我的雪女〉是這本短篇集的頂級作品外,〈萎縮的夜〉和〈初戀安妮〉分別有格局開太大和完整性不足的缺陷,居於其次,剩下的精緻度和豐盈度都不如前者的深度和密度兼具。郝譽翔在這本處女作的整體水準,相較於她於下一本作品《逆旅》,雖然題材反覆,內容卻精細的表現,顯得有些青澀而不穩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