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2日 星期四

讀書與瑣事小記11

找死專賣店

尚.德雷找死專賣店

  嗯,故事很簡單,就是在一個販賣自殺用品,有著良好血統和驕傲的業績(?)的黑暗家庭內,突然蹦出一個樂觀過了頭的陽光型孩子,自此開始了老爸老媽頭痛,而且還危害到祖傳家業的情況。


  老實說我真的對法國人的黑色幽默有點
(你確定只是有點?)無法領會,簡單來說,就是,嗯,無感。


  這世界設置在一個自殺無罪,還有專業公司負責提供用品的假定世界內,故事裡面引用眾多和自殺相關的典故,努力在對話和內容中添增了趣味,但很抱歉,我就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啊~@@


  仔細一想的話,以前讀《小女孩與香煙》也差不多是這樣子,人家明明要寫的是黑色幽默,我卻認真起來讀,結果在那邊為莫名其妙被控告性騷擾小孩的大叔憤慨不已,之後還抱持著雖然自己不抽菸,但內心默默支持著抽菸者的抽煙權的理念,可見得我對這種幽默實在很難抓對閱讀的方法(遠目)


  而且我還在那邊東嫌西嫌《找死專賣店》故事發展到後來有點膩
(不過我一開始就不覺得有趣到那裡,一下子就膩了好像也是正常的),故事轉折太硬,還對一群黑暗憂鬱的人突然間變成對內心充滿愛與希望的快樂傢伙有種想踹下去的衝動(?),然後看到書的結局就默默地闔上,第二天帶到學校還書。


  之後勉強
(感覺真的不情願的樣子啊XD),抱著對書的結局一點點的好奇,跑去找當時辦試讀的時候網友的文章看看,突然覺得,咦,是我弄錯了嗎?可是我覺得心得裡面的故事比較好看欸!可能是小說的筆法真的很不吸引我吧?讀起書的感覺就像是嚼紙張,不討厭也不喜歡,嫌油墨味重了點,反倒是在腦中回顧情節還比較有趣,看著網友對結局解讀的兩種方式我也都很喜歡。


  有時候就會碰到這種事情,故事明明就喜歡,可是不喜歡寫故事的語言,讀這種書就有種「奇怪ㄋㄟ~」的矛盾,這種故事通常在讀的當下沒感覺,甚至有種挫折感,日後回味卻很喜歡。


  總而言之,反正我就是不喜歡《找死專賣店》小說的語言
(攤手),有時候就真的會碰到這種情況,就認了吧。

 
13號房

Edgar Wallace《十三號房

  我還滿喜歡詹宏志先生在導讀內對為何選此書到謀殺專門店的理由:「我卻屬意除了不能不選經典《李德先生心不在焉》之外,應該選一本代表華萊士創作方式的作品(也就是有他明顯的優點,但也有暢銷作家特有的「心不在焉」風格的作品)。我的理由是從「現象」的角度來看的,別忘了華萊士是一位極成功的通俗作家,在他的全盛時期(他生命中的最後十年),他的書佔了英國整個書市銷售總值的四分之一(假如金庸先生也做到這件事,那意味著他的書每年得賣新台幣一百五十億才行);這樣的銷售現象並不是通過一兩本經典作品或傑作完成的,而是通過大量水準大致相當的「日常作品」完成的。如果要了解推理小說史上的暢銷書現象,最好的方式是品嚐一部這樣的「代表」作品。」


  而從心不在焉來看,《十三號房》的確是個有明顯優點和缺點的作品。故事敘述從監獄出來的強尼.葛雷,發現心中深愛的女孩瑪妮已經嫁給一位佛洛德少校,但佛洛德少校並非別人,就是人稱印鈔機,瑪妮父親彼德.肯尼的敵人艾默紐.羅基之子傑夫。瑪妮的婚姻其實是父子倆對彼德的一項復仇陰謀。故事以明快的節奏展開,流暢而沒有絲毫冷場,對白充滿了機智性,佈局高超而出色都是優點。


  但另一方面,角色的營造極度仰賴著對白和動作表現出角色的身分和性格,也因此變得片面,尤其是女性角色更是平板而無趣,瑪妮和強尼這一對充分表現出好萊塢那種英雄救美的刻板印象,原來我很期待她的大反撲的傑夫之妻莉拉,到後來也只是串場的小角色,情節飽滿但人物空洞,唯一比較好玩的是神祕的調查員李達先生,但他也因為結局的揭露身分,而顯得無聊而單薄,失去原來迷霧般的魅力。


  總之,《十三號房》是個滿有趣的作品,故事充滿了活跳跳的生命力,如果不在意角色的話,仍是優秀的「日常作品」。



  • 留言者: 小杜白雲
  • Email: hsu.otto@gmail.com
  • 網址: http://hsuotto.blogspot.com
  • 日期: 2009-10-23 12:37:42
可惜這種日常作品我看完就想賣掉算了!





  • 留言者: 玥璘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9-10-24 23:38:41
TO小杜白雲:
我覺得就算是日常作品,只要合胃口或者剛好是喜歡的主題,還是會想收貨欸(書蟲本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