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8日 星期三

朱天文幾本書小感

  這是長久以來,陸陸續續讀了朱天文幾本書的筆記/心得合文,時間大略從2009年四月到十一月吧。
1
傳說

傳說

  收錄二十篇寫於一九七年至八年代初的短篇小說,早年分為《喬太守新記》及《傳說》二冊出版,前者為朱天文首部出版作品。  

  印刻的
傳說整本書是她初期的短篇小說的集子,作家說她自己回去看都會臉紅,我完全同意這個說法。因為尤其在上篇《喬太守新記》,有很多很少女的作品,這邊的少女是指有點一廂情願,或者相當純,相當傻的作品,就連取名都盡量引用古典意象,相當的文藝少女風雅的癡(其實很多文藝少女為了表現出一種柔美,都會盡量取那種聽起來很文雅的名字,感覺上好像是某種年齡的標記)。儘管有時候會超過邊界讓我覺得矯情,好像女人的淚水流太多,假假的。
  
  下篇《傳說》,比較由個人轉介到整個社會,作品顯得比較內斂點,但不免還是有種顏料塗到勾邊外的過於渲染,掌控的力道仍不太純熟,共鳴度還是普通而已。


  結論:看得出來是作家的處女作,有動容處,但更多是對其不純熟的技藝的嘆。


劃線: 

喬太守新記

怎一個愁字了得

P43

怎麼樣,過得還好嗎?戰火中雜亂的戀人,幾十年後,偶爾相遇在某個巷口,恩恩怨怨的愛恨全都沒了,只真心地希望對方結了婚,過得不錯,淡淡地問候一聲。就這一聲問候,

儷人行

P107

她就是這樣子,一輩子說不出謝謝」、「對不起這些話,碰到非說不可時,就用英文,像隔了一層不至太難堪。

2
荒人手記


荒人手記

  可能是小說太多憑依了吧,太多物質傳說、思想、關係叨絮瑣碎地堆積成一座遙遙欲墬的荒人。


  太多的線頭,太多的斷裂,太多的不知什麼所以什麼,所以讓我的文字嗅覺遲鈍了,慣壞了。








 3

小畢的故事

小畢的故事

  朱天文的作品,我讀起來總是無感,特別是早期的作品,總覺得小家子氣一點。


  
小畢的故事是散文集,原想該比小說多點感

觸,卻也沒有,叨叨碎碎的,讀起來腦袋浮現最多的字詞竟是與我無關」,除了開頭的〈小畢的故事〉,和講紅樓夢的〈俺自喜人比花低〉有點感覺外,其他都是淡淡地滑過去。 


  或許是我還需要讀多一點,或許我真的就是和她頻率不和,說不上討厭,但有時候沒感覺甚至比討厭來得悽涼些,讀過一本書,腦袋留下的空白比填起來的時光來得多,似乎是種浪費。

4
炎夏之都

炎夏之都

  讀到第四本朱天文的書,終於看出點興味來了(嗯,嚴格來說荒人手記算是我首次看出興味的,不過那好像是我拼命強迫自己一定要看出些什麼的結果)


  我覺得熟悉一個作家就像是走路,當你走到一條不認識的路,什麼都看在眼裡,卻也什麼都看不到,糊裡糊塗就走完整條路,卻什麼都沒收穫。等二次走,三次走的時候,才會慢慢注意到一些事物,卻又看得不夠透徹。問題是等到熟悉過了頭,腳就會自己走,眼睛也飄忽不定,除了先前會特別留意的地方外,不會再注意什麼了。
炎夏之都可能就在那種開始注意到什麼,卻看不太出來的時候吧,希望我能夠讀得再深入一點。


  感覺朱天文的寫作手法相當含蓄,有點乾乾的,缺乏水分,但如果熟悉了這種感覺,就比較能抓出隱藏在其中內斂的情感。
炎夏之都是由最想念的季節炎夏之都二書合成的,兩本皆是小說集,可能是因為這段時期朱天文密集地參與電影劇本的創作,部分作品如外婆家的暑假相當具有畫面感,有些也很有對話的感覺,更有跳接於不同時光,相似場景的剪接,我喜歡在腦袋設想小說如果拍成電影會是怎樣的效果,這說不定也是我讀起來比較有感覺的原因,畢竟文字在腦中幻化成影像的時候,也就自動增加了些許的情感的流動。


  對我來說,朱天文並不是一個很吸引我去讀她作品的作家,畢竟說不上討厭也說不上喜歡總是尷尬,就算有點合拍了,但沒有完全打動到我的作家感覺還是不要再繼續乾瞪眼下去,因為說不定對上眼也只有那霎那。

      《傳說》是我想認識她但覺得沒啥感觸的作品,《荒人手記》則是因為認為這本作品不管怎樣都該讀一下,《小畢的故事》和《炎夏之都》則是因為青少年文學的報告而去讀的,在這之後除非更多的因緣際會,大概也不太會主動找她的作品來看,頂多是再翻幾本代表作吧。

 


5 
世紀末的華麗
花憶前身

         我很確定自己和朱天文好不容易對上的溝通頻率又迅速消失了,被雜音匆匆蓋過,恐怕再也尋不回了。


  雖然世紀末的華麗是朱天文開始被人認為寫出了年紀的作品,也算是她被認可為成熟期的作品,我還是有種碰上一堵橋無法對話的挫敗,特別是尼羅河的女兒這篇,更有種的莫名其妙,其他篇就算好像讀懂了,但也覺得讀得不痛快。而讀了花憶前身這個選集前後幾篇代表性的評論文章,雖然在理解上認識了,但情感上還是沒有共鳴。


  聽說
巫言更像是和自己對話,那,我還是算了,我並不喜歡聽喜歡和自己溝通勝過和讀者溝通的作者的自言自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