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冒出的時事篇

  每次看到新聞中專家學者們在爭吵著文言文比例增加是在殘害學童就覺得無奈。

  與其在爭這個,不如先培養會教白話文的老師吧@@

  我真正碰到會教國文文學的老師是到大學的時候,國高中只要一交到白話文,老師不就是告訴我們自己讀,考試只考作者生平,或者這篇小說傳達的是什麼生命的積極面/生活中的雅致/對古老的不捨等樣本答案,就草草帶過。

  我會寫書評全都是自己摸索的,那些感覺/看法全都是自己的,是讀過幾百本幾千本書後才能累積出來的能力,我完全不認為過去國高中老師的教導對我讀書有任何幫助,更別提格式化的:作者介紹/內容簡介/心得/佳句的閱讀心得單子對我有任何閱讀的啟發,我小時候填那個東西就痛苦個半死,那根本是對小孩子讀書意願的謀殺,偏偏很多老師很喜歡這樣做,還以為這樣子能夠提升小孩子讀書的吸收,事實上那根本是窄化小孩子讀書的方法。
  總覺得國高中的國文教育還是用「小學」的方式去學,就是單純的文字句法修辭去讀,當然我這樣說是有點武斷和不公正,只不過我覺得六年來的國文教育殘留給我的差不多也只有這些知識而已,而且我認為自己從來沒在國高中真正碰過文學的讀法(有些老師曾經差不多快做到了,但又縮回去了,理由,我想大家都知道吧)。

  我上了大二才在想,過去的古詩教育真是殘害我的讀詩細胞,台上老師對一首詩為什麼能夠有那麼層次感的讀法呢?那種心境的轉折抬頭望著天上心中卻只能看到牛郎織女那種隱含的悲涼
、話語表面的控訴和底下的真正指涉對象,都不是那種只在意翻成白話後意思的教法能給予我的。

  雖然我本來就知道國高中老師沒能力教新詩,他們頂多只能賣弄幾個名詞:後現代、鄉土、隱喻來解釋但發現他們其實連文言文都教得很爛讓我很驚訝,而且這份體悟是等到我碰到會教的好老師才發現的,假如我沒有碰到的話,我會不會一輩子都用錯誤的方法,也就是只理解表面字義的方法去讀古詩呢?

  越來越多人詢問的讀中文系有什麼出路也讓我無奈,對國文文學沒有真正的尊重,只一味地用世俗價值,而且那還是個相當狹隘向錢看齊的價值去看待,那些人能真的懂什麼是我所在意的嗎?


PS話說看到學校某老師這篇文也有點小擔心,中文系真的要這樣轉型嗎?
文化創意?


  • 留言者: 穆梅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9-12-14 21:03:55
最後一段話,說得真是太好了.
相信讀中文系,喜歡閱讀的人,
一定都會贊成玥璘的話.
---------------------------------------------
版主回覆:

其實我最後一段以行文來看有點跳tone,不過那的確是我的感嘆。

我討厭把閱讀給功能化。




  • 留言者: faintglow
  • Email:
  • 網址: http://blog.roodo.com/faintglow
  • 日期: 2009-12-18 12:59:42
國中/高中那些教不好國文的老師不是都是師範體系培養出來的嗎?
就是那些整天說要搶救中文的學者教授教出來的。
中文很重要,是一切知識理解的管道,也是通往藝術的一條大道。
學的好還可以在世俗上賺大錢。
寫歌詞如林夕,方文山,寫小說如金庸亦舒。
我們用不著學中文像這些人一樣,但寫履歷文辭通暢,做簡報一目瞭然。這是中文教育起碼要達到的目標。
但這些老師還用清朝桐城派義理、考據、詞章的方式教學,導致學子連基本的文章都寫不好。
難怪成為被檢討的對象。
---------------------------------------------
版主回覆:

嗯,回頭看自己的文章發現自己可能會給人錯誤的想法,以為我是反那些文字、句法、修辭的,這邊澄清一下。

我是覺得那些東西也很重要,國學也是該知道的,但我可惜的是教育過度注重在這方面,考試也偏向對這些知識的熟練度,導致那些對文學的美的鑑賞力過早被磨損,有些功利點的人甚至覺得只要讀課本就好了,沒事多那麼多書幹嘛,讓我有點無言。

對於老師和學者教授啊,我覺得很難徹底地去痛罵下去,畢竟他們的沒能力去教那些,也可能是上一代的錯誤。大學內也有些學院對文學是比較打壓的,看師大的文學概論竟然還是選修課而非必修就知道了。




  • 留言者: 小杜白雲
  • Email: hsu.otto@gmail.com
  • 網址: http://hsuotto.blogspot.com
  • 日期: 2009-12-23 22:08:27
那些一直要求增加文言文比例的人真是一群。。不知該怎麼說的迂人。

一篇小作酌參:〔教育〕如何搶救中學生的國文程度
http://hsuotto.blogspot.com/2006/02/blog-post_15.html

---------------------------------------------
版主回覆:

紅樓夢我高中時的課本有選劉姥姥大觀園那段欸,其實小說分析課本做得還不錯。只不過到現代的散文和小說就有點不知從何下手的慌亂(不過關於結構分析我覺得國文課本一向做得不錯就是了,只是似乎對於結構為何要這樣做還是無法教得更深入)。

我是覺得現有的東西有些有保留的價值,只是一味要求增加白話文的比例,很多老師卻仍舊不懂得怎麼教,才讓我擔心。就算白話文比例繼續增加了,只要老師都還是樣板式地帶過或乾脆不上,那還有什麼意義呢?



  • 留言者: 小杜白雲
  • Email: hsu.otto@gmail.com
  • 網址: http://hsuotto.blogspot.com
  • 日期: 2009-12-30 10:52:43
會不會是因為教文言文太好混了?把註釋上完,課就過了一半。

如果教白話文,就不能這樣搞,所以可以期待老師教出比較不一樣的東西。

不過不論如何?提高文言文的比例,對於整體國文程度的提升,應該是沒有幫助的。
---------------------------------------------
版主回覆:

我覺得比較麻煩的是,目前在校的許多老師,都沒有受過對教導白話文的適合教育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