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9日 星期六

道尾秀介《影子》

影子
 
 其實我沒有看過道尾秀介很多本書,而且有些都忘了差不多。


  初識他是在《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有種戰慄的瘋狂感,雖然內容大多忘了,但我記得自己的確曾在書店內打著寒顫;《骸之爪》則是有種平凡的感覺,並沒有靈異故事那種毛骨悚然,反而有種局外人的漠然,還有一些我沒辦法全然信服的推理,於是在那之後我幾乎沒有興趣再碰觸他的書。



背之眼

  然而,當我重新看了其實是真備庄介系列第一集,且曾獲得第五屆「恐怖懸疑大獎」特別獎的《背之眼》後(《骸之爪》其實是第二集,我跳過去直接看了),突然有種重新喜歡上這個作家的感覺。《背之眼》雖然可以看出評審為何懷疑這本處女作受到京極夏彥的「妖怪系列」的強烈影響而與第一名擦身而過,但我仍覺得《背之眼》不全然是受到京極的影響,至少在炫學來說《背之眼》可是收斂多了,也多了份溫柔細膩的敏感,少了份冷酷。儘管有著青澀的斧鑿痕跡,但小說那種詭異的氣氛,結局是心痛地悲涼的哀傷。除去情感的動人,真備對靈異事件的心理學說,也讓我都讀得津津有味,對道尾秀介的興趣似乎也在《背之眼》被重新點燃。


    影子》,是道尾第四本作品(前三本作品依序是《背》、《向》、《骸》),故事的開場就是葬禮,我茂洋一郎的妻子咲枝在三年前赴發的癌症終於帶她離了人世,洋一郎和鳳介父子倆原想一邊彼此依偎一邊努力活下去,但沒想到葬禮沒多久,咲枝的好友,同時也是鳳介青梅竹馬亞紀的母親惠,也跳樓自殺了。


  死亡的灰澀氣息,還有那種潮灰的繼續活下去,傳遞出一種被烏雲遮住的陰冷。影子很奇妙地運用了角色話語所預留的曖昧敘述,浮現出對敘事者的不可信任,小說一開始的五個敘事者,大人小孩都有,最後逐漸聚焦在我茂父子倆。小說交梭穿插的心理學知識一方面混淆視聽,也讓讀者對角色的心理狀態有了懷疑,到底誰在說謊,他真的在說謊嗎?於是對於角色想法的可信度也帶有存疑,隱微的暗示讓人不由自主在內心就有了多種揣測,到最後拼回全貌。


  可能是已經確定結尾會有翻轉了吧,看到後來雖然仍被道尾唬住了,可是看到最終比較像是「喔~這就是翻轉」的確認感,畢竟這並不完全是一種顛覆,反而更像是還原,像是把讀者內心糾纏在一塊的線頭重新梳理回原來連結的面貌。本來推理小說就是一種運用表象容易被誤解的特性所發展出來的類別,敘述性推理只是加強引導錯亂欺騙讀者的行為,但《影子》的結尾認真算來,還稱不上是翻轉,比較像是重新還原,讀起來並沒有那種被作者玩弄、欺騙的憤怒,只是有種認識到小說角色本來就是不可信任的重新體悟。


  
其實推理小說本來就擁有這種不可以太仰賴角色眼睛的特質,每次看到很乖很自動被誤導的華生們就該明白這點,只不過大家都會很自然地順著角色的思路前進,相較起來,道尾只是藉由不同說法其中隱含的些微牴觸,還有讓人有著不好猜想的暗示,讓人在過程中就將這種不信任感給浮顯。


  也因此,雖然敘述性詭計在一開始就被總導讀爆了雷,但由於道尾在過程內就已經
表現出那種人看到的、所想的不一定屬實,所以看到後來,並沒有那種「世界被顛覆了,所以人都不能信任,大家都在說謊!」的強大崩毀感,反而稍微調整了道路的前進,走向悲涼,角色並沒有深沉到全然地心機,卻各自有各自的痛苦和無奈,而在烏雲過後,陽光還是會透出來,並發出炫目的光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