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上弘美《微微發光體》

微微發光體
川上弘美《
微微發光體

  這是一本很沒有目的的小說。

  很沒有目的,或許是因為它沒有很明確的中心軸線吧,沒有很確定的前進步伐,很有篤定的轉折,沒有清晰的故事主線,但卻又不是漫無目的的漫遊。

  它只是很隱微地把很多東西扔在一塊,在壓抑和平靜化之下,那些對日常
對生命對活著對不想被融入這個世界的騷動,才在看似淡然的語氣中道出。

  也因此,小說才散發出一種,看似慵懶著躺著,卻可以轉身掉入世界的湯裡,瞬間改變了性質的狀態,但它還沒融入,這是凝固著,卻又半軟。

劃線:  
  小說中,祖母和母親在吵架之後,進入了所謂哭泣和解的階段時,祖母就會開始拿起抹布,打掃起來,讓有次主角詢問祖母:你是為了想要打掃房間而吵架的吧?祖母回答,大概是吧。
P24  
  大概是吧。打掃也好,收拾也罷,我們是為了整理人生當中
瑣碎而麻煩的事,才開始吵架的吧。
P24~25  
  「人只要稍微活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會慢慢感到疲倦喔,就像被磨損一樣。  
  「磨損?什麼東西被磨損?  
  「譬如說,馬達的皮帶啦,或者是螺絲釘之類的東西。  
  祖母接著說,就像金屬疲勞一樣呀;時間在不知不覺間過去了,而人家我的馬達也變得遲鈍了;早安
刷牙吃早餐迎著朝陽走向車站,這些簡單的事情,慢慢都會變得很困難呦。……可是,這和覺得麻煩不一樣喔,而是一種推進力不足的感覺。一般覺得麻煩的時候,或許只是想偷個懶而已,不見得是身體精神方面的問題吧?而我說的感覺,是一種更淡的更不知所措的,同時又十分頑強的疲勞感喔。

P91~92
  
  「也就是說,如果人一直待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被適合自己的東西所圍繞的話,人就會慢慢地滲入這個世界裡。  
  是喔。我第三次說道。
  
  「所以我才要穿女生的衣服。  
  嗯?
  
  「穿著完全不適合自己的衣服,藉以脫離那種狀態。  
  嘎?
  
  「這就是我要穿女生衣服的原因。報告完畢。  
  什麼跟什麼嘛!

 P110  
  「人家我最喜歡肚子吃飽之前的那一刻了。母親說道。肚子馬上就要填滿了,可是在填滿之前,又還有一點點的空間。那個空間就像饅頭的皮一樣薄,人家我很喜歡那種感覺喔。 

P247
  
  「我大概無形中帶給康郎很多壓力吧。這個男人實在太沒用了,我們真的合不來。嗯,如果要找理由的話,那還真的事有一籮筐的理由。」母親望著遠方,一派輕鬆地說道。
  
  「不過,假如時間點錯開的話,或許這些問題都可以獲得解決吧。譬如說,兩個人年紀大一點時再相遇,或者,那件事和這件事間隔得久一點的話。」母親繼續說道。
  
  「是嗎?」我說。
  
  「是啊。雖然常常有人說,總之,一切都是註定的,該發生的總會發生,可是,你覺得真的是這樣嗎?」
  
  面對母親的反問,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