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8日 星期四

菲立普.克婁代《波戴克報告》:黑色中的蒼白


波戴克報告
  在閱讀波戴克報告時,我腦袋突然浮現一個看似突兀不相干的畫面,是電影《明天過後》的一個場景。


  在大雪紛飛,冰冷的風奪走了人的氣息的曼哈頓,幾個人,在圖書館內,正燃燒著書本,以求生存。

  不曉得為何,這畫面抓住了我,冰雪的橫肆,人
()的稀薄,少數存活下來的疲憊人們,燃燒著代表著文明與智慧的書本,讓自己處於一種還能活著的凍僵狀態,就好像在處在邊緣地帶的人,只能任由自己剩餘的那一點人性,就這樣被吞噬。

  我這樣的聯想,扭曲了
明天過後那一幕的實際故事,這是當然的,因為我只是抓住了一小塊畫面,自顧自地做了延伸的設喻,將波戴克報告中的灰暗,覆蓋上了這一幅原來是充滿了默默等待的希望。

  波戴克報告,是一個很黑很黑的故事,但不是陽光熄滅,不見五指的黑,那種黑是清澈的、完整的,而是像爛泥的那種黑色,那種混了很多很多破碎、變形被踩踏後的,有些你可以拼湊地出它可能的完整模樣,也有些你不想去想它原來到底是什麼的痛心。

  故事,始於波戴克在錯誤的時間點去買奶油,很奇怪的是,人生中的轉捩點,常常始於這種瑣事,我們永遠也沒辦法太清楚地理解,人生的路程竟可以像那樣取決於一些不重要的事物。
(P17)又或者該說的是,人生的崩裂點,可能就始於那一點點的錯誤,不小心在錯誤的時機,到錯誤的場所,做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接著就無可迴避地揭發了世界表面某個突出的一角,發現隱藏在若無其事的表面下的深沉黑洞,而這一切,就像你不小心走入一個奇怪的房間,然後就發現自己走不出去了。

  而波戴克,就在那天晚上,看到了他不該看的東西,一個外地人安德雷被村人私底處決的結尾,而因為他目睹了,這個結尾也被迫拉長了,至少,沒辦法在他的心裡面結束,也沒辦法在當事者心中結束。

  又或者,結束只是人們粉飾自己假裝不為所動的詞語。

  不管怎樣,在波戴克闖入的那一刻,他就只能做一個選擇,聽從村人的命令,接受了將整件事件寫成一份報告的工作。

  弔詭的是,村人是希望透過這份報告,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但他們這項行為,本身就證明了自己的不清白。

  整份波戴克報告,帶著逃避的意味,時空錯置,心思散漫,更突顯了他混亂的思緒,是那樣無法順利鋪展,像是硬梆梆的毛毯,越想攤開來,卻越弄越亂,堆疊成一團不成形的古怪,也像是人心的費解。

  就如同波戴克試圖去弄清楚安德雷到底是誰?我們也漸漸在過程中,看到了波戴克是誰,這個看似巧合的意外,又是怎樣的過去,怎樣醜陋的秘密,所造成的必然性。

  畢竟,每一件意外中,都隱藏著一絲絲的必然。

  而我們,也因此窺見了黑色。

  
我的名字叫做波戴克,我跟那件事毫無關係。這是小說的第一句話,也是引發作者書寫的原因。波戴克極力想說明自己的無關,但卻因此突顯了自己的不能毫無關係,不管是迫使還是無辜,關係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切也切不斷,永遠存在那裡。「無關」,才是不存在的。

  就像小說雜亂的敘述,都存在著關係。

  即使離開了也無法逃離。

  人是無法逃離過去的。

  但就算是那麼的無望,小說中,還是有些被玷污之後,仍是蒼白的存在。

  就是這些,劃燃了黑色中的一點希望。

  儘管是那麼脆弱,

  但我們仍必須要守護。




  • 留言者: 小西瓜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02-02 22:57:50
你寫的好好喔

尤其是風景的部分

作者來台,我有跟他聊(簡單兩句,反正我不會法文)

他說「冬天」是他真正生命中很重要的事情

我想,或許因為如此,他的作品也有冬天的景色和寓意
---------------------------------------------
版主回覆:

(羞)
他的故事冬天的氣息很明顯的,特別是那種稀薄感




  • 留言者: brioche
  • Email:
  • 網址: http://blog.roodo.com/bsol_ring
  • 日期: 2010-04-03 23:02:29
版主你好~
我最近讀完這本書,也十分喜歡它的故事(儘管不是很令人愉快)
但是在看完之後,總覺得自己似乎忘了某件重要的事物。
那感覺有如鬼魂般在心頭徘徊不散...

後來又重看一遍後
才發現,以主角波戴克第一人稱記述的故事中
在波戴克從集中營回來之後所提到他的家人們,似乎是一個幻覺
只有主角看的到,而其他村民都不曾注意到(在小說中有許多地方暗示到這件事)

但是我在網路查了一查
好像都沒有人提到這件事...

所以我希望問問同樣讀過本書的版主,是否有一樣的感覺呢?
---------------------------------------------
版主回覆:

因為書目前不在我手上(飄流出去傳教了),我只能姑且憑記憶說。

我不太確定那些家人是否只是幻覺,但就我的記憶來說,村內人們的互動本來就很少,況且他的家人(特別是妻子)為戰爭付出的代價,似乎也讓其他村民無法和他們有正常的接觸吧,畢竟他們的存在之於其他居民,就像個污點,時時提醒他們為了自己而做出怎樣的事。

不過我會覺得你的說法擁有可能性,因為作者的另一本書也有類似的情況(而且是確定是幻想的),但我認為可以不必那麼篤定,因為作者認為自己在這本書展現了"愛"的面向,波戴克之所以能繼續生存下去,靠的是家人給予他的愛,如果他擁抱的不過只是幻影,似乎過度悲哀了......雖然也能解釋成對故人的愛持續支撐著他,但還是太悲傷了,我想。




  • 留言者: 林書帆
  • Email: iwishyou13142000@yahoo.com.tw
  • 網址:
  • 日期: 2010-06-15 15:46:59
說到明天過後,如果劇情不安排那個警衛帶一大群人離開圖書館往南走,跟主角那一小撮人留在圖書館,說不定就會人吃人了之類的,就像小說的主角和他朋友拿走懷抱嬰孩母親僅剩的幾滴水一樣。
---------------------------------------------
版主回覆:

明天過後很明顯就是走光明路線的啦,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情節出現的餘地XD話說那個偉大父親安排才是真的讓我覺得很扯的地方(米國的父親傳說?),實在太夢幻美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