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9日 星期五

劉震雲《一地雞毛》


一地雞毛
  空間,是種神祕的東西。


  我們常常認為地球很大,世界上正發生著無數的事情,但和我們切身相關的,常就只是那一點點的,雞毛蒜事。

  人是沒辦法真的活在戲劇中的。

  就算嚮往著轟轟烈烈的劇情,早上配著豆漿、燒餅看著電視
報紙上別人家的悲劇(慘劇),藉著吞食著他人的生命來體驗一點世界,開拓點國際觀,倒頭來還是得面對那一成不變卻又不是完全不變的現實,要吃什麼,要怎麼過,今天又和誰嘔氣了,佔據著生命的,往往都是這些感覺一點也不重要的事情。

  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總不能永遠沉浸在那些戲劇感傷內吧。

  一地雞毛有四篇中短長度的小說,塔舖〉、〈頭人〉、〈單位一地雞毛,後兩篇內容有所承接。

  
塔舖,說的是從部隊復員回來的主角考大學的故事,故事內容圍繞在補習班的大小生活,不同於台灣的國高中補習班,這個補習班是要住宿的,考的人年紀也大都不小了,不是基於那種單純的升學壓力而來的,更多的是無奈,沒有出路,還有一些傻傻的抱負,雖然故事青澀了些,卻流露出一種真情味兒,結尾有些老套,卻讓我莫名地感動。

  
單位,說的是申村的村長史,小小的村莊,治理起來的法子也都那兩樣,封井染頭,就這樣延續了那麼多代j始終管用的很。可能是敘述者的年齡不祥,我總覺得有點怪異,那麼多代的村長,雖然沒幾年就換下來一個,但是敘述者「我」好像就都一直是年輕的小輩,讓時間變得有點奇特,要長不長,要短不短的。不過這故事主要說的是中國官僚那種奇妙的人情世故,你當官沒有官架子,別人會嫌,官架子如果有了,之後又出了紕漏,又會被拿出來罵,荒謬和寫實並存其中,還真有種弔詭的勁兒。

  
單位則是描述辦公室的流動,那些人情世故,莫名其妙的嫌隙,看似可笑,對當事者來說可不是那一回事;而一地雞毛,則是以單位中的小林,做一個延伸,小家庭的生活瑣事,沒有太大的情趣,更多的是妥協,但柴米油鹽,卻更能激發出一種共鳴。

  這四篇故事,特殊的就在於他們發生的地點都很小,小到一個家庭,再大,也不過一個村子,人物的數量又不多,可是中間的一些糾葛,可是複雜難解地厲害。人活到了某些時候,需要交際的人就少了,固定了,但並不代表就輕鬆了,相反的,一些矛盾和不合,更顯得曲曲折折,表面和樂融融,私底下可有太多太多外人難道的苦水。故事內容似乎沒多大的變化,像
頭人,充滿了輪迴的重複,卻沒有廣大的時代性。而且老是不出一些範疇,外界的變化,似乎無法過度干擾著故事的行進,小說有的只是生活,卻又是生活,撩動起那種動人的力道,似乎太微小了,才因此巨大。

  而雖然我們不願意承認,但我們人生所面對
(浪費?)的,也常常就是這些,看似狼狽,卻實際上真的令人傷透腦筋地,瑣碎。

  而如果無法避免的話,也只能當作享受了。


  • 留言者: 南西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02-07 16:13:39
這篇很讚喔!我等你的會議記錄,到時候一併給劉大哥看。加油!
--------------------------------------------
版主回覆:

嘖嘖嘖,這分明是暗示我要記錄的意思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