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伊坂幸太郎《孩子們》、《蚱蜢》、《死神的精確度》


孩子們
  伊坂幸太郎的作品常常給我一種純粹感,比起新衣服那種潔淨感,更像是從洗衣機拿出來曬乾的衣服一樣,抽離掉一些人的氣味,卻又不是完全沒有的。也因此,他的作品常給我一種日常中的超現實風景。
  像是《孩子們》奠基於日本社會與體制的寫實,《蚱蜢》略帶黑色幽默的復仇故事與超現實的殺手對決,《死神的精確度》對未來的死者進行認可的短暫接觸,都是混合著日常與超現實,差別或許在於比例濃淡的不同罷了。

  相較於《蚱蜢》和《死神的精確度》,《孩子們》或許是比較接近於現實的,作為連作短篇集,故事一開始是由兩位少年案件調查官(正常人鴨居和怪人陣內)碰上銀行搶案,因而和冷靜沉穩的盲人永瀨結識,後來幾篇故事都圍繞著陣內這個怪異、充滿了莫名自信到讓人頭痛的少年案件調查官,他和身邊的人碰到的案件故事。
  小說中兩位偵探陣內和永瀨,衝過頭和冷靜的性格剛好作為對比,
調和出鄰家氣味的滑稽荒謬感,在超乎常理的情節發展下,不禁無厘頭感到好笑,可是卻不是全然地溫柔,還是有些莫可奈何的涼意,在暖洋洋的天氣下,猶如微風般,輕輕帶走一點溫度,卻不會讓人覺得冷。

蚱蜢
  而《蚱蜢》,是本讓我覺得很微妙的作品。原來要為妻子復仇而混進不良公司試圖要藉機殺害兇手寺原的鈴木,在被女上司視破自己的企圖,陷入危機的時候,寺原卻遭到車禍,鈴木在沒有選擇之下,只能在上司的命令下,調查起推手(註:在車子經過的時候推一把受害者,讓他遭遇車禍的殺手)。

  而專長是逼迫受害者自殺的殺手鯨,逐漸看見過去受害者的幻影。另一位殺手蟬,對自己是否是被操縱的人偶感到困惑……這三人陸續被牽連進寺原殺害案。

  老實說我不曉得該說伊坂在這本到底算是失敗還是成功,雖然多線交錯,最後全都一口氣收結的確是很高招的寫法,但是這種類似於骨牌效應的寫法,會給人一種過度抽離現實,設計刻意的過頭。但換個想法來看,這本《蚱蜢》又像是一種黑社會的黑色幽默劇,在灰暗慘澹之下,又在結尾拋出一道燦爛金黃的耀眼弧線。

死神的精確度
  《死神的精確度》,是一名死神對六位人類進行「認可」(死)或「放行」(生)確認的六篇短篇故事集,小說內的死神就像是公事公辦的公務員,在調查的一週期間內以尋常人的身分接近被調查者,外貌可隨意調整,手碰到人類對方會立即昏倒,外加折壽一年,被調查者後來都不會死於生病、老死等正常死亡,而是死於意外、被人殺害……


   
看這本書會有種小確幸的微小幸福感,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這本應該是台灣賣的最好的伊坂作品是走小品路線,節奏很輕快,帶著清新的年輕感,透出一種豁達的洗鍊。除暴風雪中的死神有點向阿嘉莎克莉絲蒂致敬的推理小說模式外,其他作品與其說是推理,不如單純說是好看的故事吧,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裡面透出的一種純愛味道,不是那種粉紅色的少女愛戀,而是像在夕陽下的公園,被大片金黃給染色,很澄澈很單純,鞦韆般的幸福與溫暖。

  看了
死神的精確度,似乎再度確認了伊坂對音樂的熱愛和崇敬,小說中死神的樂趣是聽音樂,認為音樂是人類產物中最偉大的。我自己雖然相信故事(文學)的力量,但也不得不承認,可是故事總是受限於語言與說故事者的技藝上,相較之下,音樂更能跨越國界,將情感以更簡單又更糢糊的方式傳達。

  小說中的主角,死神千葉的設定是對人類抱有冷淡態度,儘管因為工作關係和人類常常接觸,卻仍常因為不明白言語的真實意思而鬧出少根筋的怪異對答,也是書中的笑點所在。就我來看,千葉有點像小孩子,儘管常常不懂真正的意思,但有時候也會說出非常接近本質到讓人嚇一跳的話,卻又不是看穿。他的好奇是帶著無知和偶然性的,突然想到才問的,與其說是抱著熱情的學習心,不如說是不冷不熱的弄清楚罷了。

  而對於死神千葉,我總覺得他和伊坂有點類似,做個微妙的比喻的話,兩人都是用脫離大氣層的外圍角度,冷淡又不失溫度地態度去看待人類行為的方式,也因此抽離了什麼,卻又沾附了什麼。
  
《蚱蜢》劃線:
P113
  望著蛤蜊吐沙的這一刻,是蟬最感到幸福的時刻,他不曉得別人怎麼樣,但是再也沒有比望著蛤蜊呼吸更令他感到平靜的時候了。
  人也是──蟬偶爾會這樣想。他覺得,如果人也像蛤蜊,呼吸的時候能夠看見氣泡或煙霧,是不是就更有活著的真實感?若是看到往來的人們嘴裡吐著氣泡呼吸,或許就比較不容易對他人暴力相向?絕對會的。──雖然我還是會吃掉這些蛤蜊。
  接著好一陣子,蟬就這樣對著蛤蜊悠閒而寧靜的生命證明看得入迷。殺掉它們吃掉,這件事對蟬很重要。殺掉,吃掉,活下去,若是每個人都自覺到這種理所當然的事就好了,蟬情不自禁地這樣想。

P159
  ……紅磚色的外觀古色古香,但是仔細觀察,可以看出那是經過人為加工。明明就算扔著不管,也遲早有一天會舊,鯨實在不認為刻意營造陳舊的外觀有什麼意義,就跟老成的年輕人、匆忙度日的青年一樣,同樣愚蠢。或許,事人都想早死吧?

P225
  跟平常一樣──鯨想。每一個人在自殺前都會露出淡泊的表情,像是看開一切,真要形容的話,稱得上是神清氣爽的表情。眼神像是做夢一樣,表情舒坦,也可以說是恬淡。
  毋寧說是渴望死亡,不是嗎?
  就算抵抗、哀嘆、失禁、掙扎、用指甲撓抓絞駐頸動脈的繩索,最後還不都因為準備自我了斷而歡喜嗎?鯨忍不住這樣想。

P251
  那是他們漫不經心望著電視螢幕上的外國紛爭時的事。就算敵國的士兵擋在面前,我們或許還是不會有身處戰爭的現實感吧。她說,我想過去世界上發生的大部分戰爭,都是在大家認為沒什麼大不了的時候發生的。她遺憾地聳聳肩。……跟你說,世界上大部分的不幸,都是因為有人認為沒什麼大不了而發生的。沒錯。


  • 留言者: 雜揉之外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02-23 21:44:36
好巧,我最近才看完,正打算追完他所有的書呢!
---------------------------------------------
版主回覆:
伊坂的書很值得一讀啊(目前正打算收藏全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