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部美幸《樂園》&《誰?》

樂園

樂園

  看完樂園,我思考的,是偵探的態度。


  可能是在閱讀之前,我看到哪篇文章提到寫文者自己對前畑滋子的態度很反感,認為她太咄咄逼人一點,也因此我在讀
樂園的時候,也特別注意到這塊。


  我很驚訝地發現,自己並不太會認為前畑滋子的心態有很大的錯誤,但比起其他人退縮
消極的態度,滋子的確是衝得有點厲害,有點不顧後果,或者根本沒有為他人去設想,常在造成傷害時,才驚醒。可能是推理小說中偵探只要負責查出真相就行了吧,樂園彷彿重新提醒我的,在試著解出答案同時,也會受傷的那些人。


  或者因為滋子的工作是記者,查探和沒辦法為別人設想太多,也是她的本性。雖然有點忘了,可是她在《模仿犯》中這種冷血的形象似乎更為嚴重,在樂園反而收斂多了,比較能在自己踰越分際的時候反省,她的確不是個溫柔的人,雖然試著改變,也只能有限度的溫柔,但她真的有努力去做。


  比較有意思的是,我是在她幾次被
(律師)指責的時候,才突然發覺她的態度真的不好,就算是打著查出真相的棋子,也不代表偵探有權力去揭人傷疤,但讀者似乎很容易就認同偵探的作為,我想起有時候為了弄清楚一兩件事情還會做出犯罪行為的幾位偵探,突然感到有點迷惑,為了真相而不顧一切,真的就是對的嗎?我懷疑。


誰?

誰?

  可能是我最近讀的宮部美幸的作品是無名毒樂園的關係吧,不算薄的誰?在內容負載的密度就偏向簡單了一些,沒有了前兩本的說教味,案件的複雜度也下降許多,讀起來雖然很爽快,但好像也少掉什麼踏實的感覺,總覺得宮部美幸的能力不只如此。


  不能算寫壞,但也不是她最好的作品,差不多就在這中間吧。



宮部美幸《終日
宮部美幸《無名毒》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