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之子:最後帝國》:未知的可能


迷霧之子 首部曲:最後帝國
  任何人都可能背叛你,任何人。從小,紋的哥哥瑞恩一直告訴她。

  然後,他以離開她作為證明。

  身為司卡妓女和聖務官的私生子,紋從小和哥哥流亡各處,窩藏在盜賊群中討生活,體格瘦小
身為女性的她,唯一能仰賴的除了她的機智外,只有幸運

  她從不知道
幸運是什麼,只知道它能讓她改變竊賊老大凱蒙陰晴不定的脾氣,讓她少挨一點拳頭。凱蒙每次需要辦任務的時候也會帶上她,在他欺哄對方不順利的時候,她會施展幸運,推動那些人的情緒,讓他們落入陷阱,這也是她能在地下世界生存的辦法。

  在灰燼世界活著。

  紋不知道的是,她以為的
幸運,是所謂的鎔金術,只要燃燒體內的金屬,就能產生特殊的能力,安撫情緒感官變得更敏銳增強體力……,能使用這些特定能力的人,稱為迷霧人,而她不更知道的是,能使用超過兩種能力的人,是迷霧之子,人數稀少,唯有擁有高階貴族血緣的人,能得以持有。

  而她,就是迷霧之子。

  告訴她這項訊息的人,是凱西爾,也是海斯辛倖存者。他曾經只是個一般司卡人,在多年前率領一支反抗軍試圖打敗統御主,終止司卡人悲慘的奴隸命運,但任務失敗,他與妻子被打入礦坑,永無終止的苦役和對妻子是否背叛他的猜疑,讓他心傷累累,近乎崩潰。終於,在妻子死去後,他綻裂了,成為迷霧之子。逃離礦坑的他,在流亡司卡人心中,已成為傳奇中的人物。

  如今,凱西爾和一群流亡司卡人,接受另一名司卡反抗軍首領的委託,要設計出一個令最後帝國崩毀的辦法,而紋,也即將成為這個計畫中的核心。

  迷霧之子:最後帝國,或許是我認識的奇幻迷近年寄託最大的作品。
 
  說是寄託很大,其實是帶點心酸的,雖然市面上有很多也可以認定是奇幻文學的暢銷書,但奇幻成分似乎都不是被強調的重點,推理、文學、羅曼史、兒童、青少年......,這些才是主打的面向。就算提到奇幻的層面,充其量只是用「帶有奇幻色彩」這種只是附加、次要的句子,把奇幻當作添加色澤,讓故事更繽紛亮麗的顏料,草草帶過。純度高的奇幻作品似乎等同於冷門,添加點奇幻背景或元素卻吃香又討喜,這種反差似乎顯示著某種類型侷限,不免讓人灰心。

  在這種情況下,山德森的《迷霧之子三部曲》也因此備受關注,它精彩、高潮迭起,毫不冷場的故事足以和一般通俗文學一較高下,強烈的奇幻性質又讓它無法包裝成主流文學的書籍,進行定位上的誤導,只能憑實力硬碰硬。

  由於事先就聽聞眾多奇幻迷對此書的好評,我早就先把這本書放在「心情很不好的時候,用來愉悅身心的健康食品類」,等待憂鬱的某天來臨。

  可是,那天還沒有來,我就不小心嗑掉它了。

 
 從翻開第一頁時,我就在內心吶喊著「不行!我不可以翻太快,要慢慢品嚐!」,完全無視這本書明明有七百頁的事實。看到三百五十頁已經怨嘆起這本書太薄了,但還是忍不住在二十四小時內看完,熬夜到凌晨五點才……不,不是心滿意足地闔上書本,上床睡覺,而是冒出:「可惡!我想再看一遍啊!」的危險念頭。這種極度舒暢的閱讀感受,對於一年至少讀兩三百本書的我,已經非常少見了。

The Final Empire
  《迷霧之子:最後帝國》的故事或許不是全然新鮮的,階級對立的社會、革命、閉縮在自己世界的女孩、有著深沉過去的領袖、關於尊嚴、關於信任、關於生存,這些主題或許好多本書好多位作家都試著去寫,去探討。


  主題重複,能脫穎而出的,就只有好看的故事。而《迷霧之子:最後帝國》,也的確不愧好看一詞。

  從無生有的革命計畫,充斥著大無畏的冒險氣息,凱西爾看似隨意的行動,卻是經過縝密的思索,一步步建構而成。而從旁支持他的友人,或許被他的理念所吸引,或許只是單純相信他、挺他,但這種不顧一切,像是賭注的態度,卻把看似嚴肅壯烈的革命,轉化成接近單純冒險的浪漫氣息。

  而對原本性格畏縮,只想把自己變得隱形、消失,不被人注意的紋來說,如今卻得化身為貴族仕女,進入複雜的上流社會內探聽訊息,製造內鬥。儘管她原始說服自己參與的原因是想進一步了解鎔金術和好奇,但她巨大的心防,卻也漸漸在旁觀親密和信任的可能後,慢慢融解。

  而除去成長,小說最重大的主題或許是奴役和慣性,司卡人對來自統治階層的種種壓迫已習以為常,就算參與反抗行動,卻無法真心地認為自己能成功,這種消極的心態瀰漫的不僅是整個司卡群眾,還包含著軍隊,甚至核心小組中也有人認定希望渺茫,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為革命劃下另一個里程碑而已。

  從處女作《諸神之城:伊嵐翠》以來,山德森最為人所稱讚的就是新穎又精彩、極富創意的魔法設定,但這卻不是我真正喜歡他故事的原因。

  我喜歡的,是新中有舊。

The Final Empire US
  作為奇幻小說,迷霧之子擁有相當多傳統的奇幻元素,帶著末世氣息,被不斷降落的塵埃所覆蓋的灰暗世界擁有高階貴族之血,也因此具備著強大潛能的私生子兼負不同功能與任務的菁英小隊模式階級差異甚大的專制體系無所不在的神祕教廷勢力、舊有的救世主如今卻是壓迫人民的黑暗帝王……,這些熟悉的元素搭配上鎔金術這項設定,碰撞出新舊交雜的奇異感受。凱西爾在夜晚帶領紋練習鎔金術的畫面,在我心中像是隱喻似的,想到了倫敦,那個擁有著古典建築,卻被工業革命的黑色濃霧所壟罩的城市,渾沌不清中微微亮著一盞光芒稀薄的路燈,捕捉住那一閃而過,混合著神秘與科學的汽車黑影,是那麼過去,也那麼奇妙,卻絲毫不顯得突兀怪異。


  在山德森的作品中,我感覺到的是一種強烈的、未知的可能,那種心怦怦跳著,期待著下一頁的感受,或許是我越來越少感覺到的。

  是的,我已經很久沒遇到新奇了。

  對我來說,奇幻文學所製造的,是一種陌生的世界,不是會讓你恐懼、感覺不安的陌生,而是冒險般的陌生,那種因為不熟悉,所以期待的感受。

  但在那些全部都是新的世界中,我們看到的,仍是舊有的處境,又或者,人性的恆常。

  關於痛苦與希望。



  • 留言者: YEI
  • Email: n07252004@hotmail.com
  • 網址:
  • 日期: 2010-10-25 21:12:50
OMG....這是續魔戒讓我看到第二本超好看~超感動的奇幻書了>
---------------------------------------------
版主回覆:

是啊是啊(拼命點頭)

這系列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厚了,重讀的勁容易被澆熄,想想我家那一套羅蘋荷布的書也都是供著不重讀.反倒是王城闇影(http://blog.roodo.com/lucialucy/archives/10067765.html)這種單本的書比較有重讀的可能.(~這個人在置入性推書)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