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重力小丑》

重力小丑7

  電影,在一開始吸引我的,是那種靜。


  在電影院觀賞最常碰到的干擾就是先前的預告片,有些預告片真的說出個很棒的故事,快速簡短卻又足以推動出一個好想看
感覺很有趣的渴望,在那種蠢蠢欲動的壟罩下,難免在片子一開頭的時候,會有種浮躁的情緒。


  但開場的小段故事,一口氣抽離了那種躁動,那並不是由於強烈的張力而導致的結果,相反的,這段情節明明是春要去拯救因性格太惹人厭所以即將被其他男同學強暴的女生,卻有著幾乎是相反的寧靜感,但這寧靜並不是很慵懶的寧靜,而是一種飽含張力,卻又不是使你的心情也跟著熱血沸騰起來,有很明顯情緒感染的張力,而是像水面上的波動,就那樣一圈一圈地傳遞進去。


  這種寧靜感,是讓我相當敬佩導演森淳一的原因,根據原著,這個電影其實可以拍成極富戲劇性的路線,但森淳一在講故事的時候用非常純淨的手法,屏除其他不必要的雜質,留下非常透明清澈的情感。


重力小丑1
重力小丑6

  重力小丑講的是雙股螺旋式的推理,過去與現代交陳,今日的縱火案和昔日的陰影,探討的是惡與其所誕生的,卻細膩地宛如溫馨小品,處處散發出平和的黃色光暈。氣氛在動靜之間取得恰當的平衡,溫柔但確實地掌握了觀眾的心緒,以一種穩重的姿態,不試著把情緒逼到極限,卻更能感受的到那種深沉。以強暴戲來說,導演只拍過程中腳的掙扎扭動,以小孩嚎啕大哭的畫面做結束,看似局部卻更能體現整體的痛楚。這種內斂不張揚不挑明的作法,讓故事得以不流俗。在處理這種主題的時候,因為什麼都說不盡,反而不如什麼都不說來得好。過多的情感容易太過片面局部煽情,卻什麼都沒抓到,或抓得不夠確實。


重力小丑2

  我特別欣賞的是泉水和當年犯人碰面時,藉由對方把玩攝影機,從電視螢幕看到泉水的表情,攝影機上下搖擺,泉水的臉有時出現在螢幕,有時不見,有時只出現部分表情,這種半缺席不直接忽隱忽現的手法,因為斷裂,隱喻似的表現出泉水的傷痛多深。


重力小丑4

  隱喻,或許是導演替代伊坂在小說中炫學的辦法,許多鏡頭畫面的安排都有著呼應的效果,細微又在之後能體察出這對於故事的深刻之處。



重力小丑5

  我很喜歡的是劇本的重新安排,在某方面來說,電影真的把伊坂的故事,化為森淳一的語言,所呈現的質感色彩氣味和原著是不同的,卻又保存了最重要的核心。電影的感覺更加沉澱,家的味道很溫暖,尤其靠著物品來說話這點,真的是很日本的電影,在平緩中有著巨大的力量。一些設定上的更動,像是將父親養蜂釀蜜的設計,還有泉水的身分從社會人轉為學生,都可以看出其必要性。故事也說的很乾淨,有些東西可能看小說會多明白一點,但沒看過原著的人也大約明白其意義所在。唯一可惜的是夏子小姐的部分仍有點小突兀,但考量到電影和小說不同,戲份一旦多給一點,結構可能就會失衡,倒也可以明瞭這種安排,況且她也在短短的戲份中給予了足以拼湊完整形象的表現。(又,我覺得夏子的臉在說話的時候表情有點僵,是為了佩服這是整形後的結果嗎?)


重力小丑3

  在看電影的時候,可以很確切地察覺那是他們的故事,無法輕易地將自己代入角色,但情感不因為旁觀而感覺稀薄,反而因為認知到那是外人無法明白的,藉由人物的心情流露,更能接受到訊息,而醞釀出情感,那不是同情悲哀而是一種超乎這些以上的,幽微卻的確存在的東西。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