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日 星期六

世博總感想

  這次去了世博四次,下午兩點出發,晚上十一點才能歸返。每次走了八小時的路(減去吃飯時間),又不專衝熱門館,晃來晃去,天氣一熱直接衝入聯合館吹冷氣避難,倒也格外悠閒。

  第一天特別用功,回去乖乖分類照片,一個個館細評的功夫,到了第二次去的時候,已經沒勁了。除了惰性發作外,最麻煩的其實是第二次逛的,主要是歐洲館,館與館間相似的程度遠比亞洲館高出許多。本來我以為歐洲國家對於世博早就熟悉了,更懂得表現出自己的文化特色,但結果卻有些意料之外。

  要說沒做好,其實也不能這樣說,可以看出很多用心的地方。但我想,癥結點或許是出在沒有做出自己的特色,以及無法給予滿足感吧。像每個國家幾乎都會弄出個放映室來播放影片,內容有長有短,三分鐘循環一次的,或者二十分鐘的小電影,但看了下來,除了馬爾他以差不多十五到二十分鐘的片子交代完整的歷史,其餘國家的片子卻只嗅到了親切、歡迎的氣味,沒有拍出專屬於那個國家的味道,單純的友善(尤其有些友善太露骨,太矯情太觀光了),仍是不夠的。


  而隨著逛過的館越多,佈展的方式、裝潢、內容面向的選取、文化的展現,也約略可以看出某種目光的偏狹與雷同。在閱讀各國家館針對歷史、地理、經濟等不同方面切入的簡介時,忽然覺得自己好像重複看著只有部分地名置換過,其餘難以辨別的文字。尤其是每個國家都抱持著普世皆準的完美遠景:「在科技中仍保留傳統,從過去中汲取能量,xx的國民,正一起走向有活力積極的光明未來。」樣板的價值觀,讓我忽然覺得世界正朝著無趣邁進。

  也因為目光朝向未來,許多歐洲館自然要表現出自己科技上的實力,但要怎樣將某項新科技與國家作結合,卻是件困難的事情.當然,像愛乾淨的日本人展現最新型的馬桶,會讓人打趣說:這不愧是日本人這種情況就算了。可是並不是每個國家都能找出科技與文化個性的切合處,華麗炫目的科技,或許給人印象深刻,但這深刻能夠與國家聯繫上去嗎?也有些難處吧。

  相反的,將展示方向放在舊有文化的展示上,也有些困難,許多國家本來就是同個大文化圈的,宗教與民族的特色很難不區隔開來,世博的展館又是依地區分配的,難免會有些擷取上的重複和相似。器皿、織品、服飾,這些本來就會受到珍藏也方便展出的物品,也是看久後會感到視覺疲乏的原因。

  對我來說,好的館或許不需要有完整的介紹,而是要製造出一個印象,一種質感。因為根本不可能在或大或小的館中展出一切,呈現出來的,絕對是選擇過的、片面印象的。能在世博出現的,就是各國認為是自己重要,需要被大家認識的東西。然而,這些選取過的,能不能讓觀眾感受到其中內蘊共通的整體性,還是凌亂的組合,又是一個問題。


  我認為,比較能堪稱代表的,或許是尼泊爾館、越南館、柬埔賽館、法國館和英國館,前兩項已經先細述過了,在此先略過。選柬埔賽也有點猶豫,畢竟柬埔賽館雖然以吳哥窟作為主題,但卻給我精采的才剛開始就突然結束的感覺,可是看在它的規劃還算完整,佈置也算精細的份上(雖然後面的紀念品區很大一塊有點囧),還是選它。法國館搬出奧塞美術館的珍品館藏,可說是卯足了勁,整個展館讓我聯想到現代感十足的藝術畫廊,同樣是投影片,也沒那麼觀光味,而是以特殊眼光拍攝出的日常一角,看得出品味及質感。英國館本身就是個大型的裝置藝術,長型燈泡內嵌著各種植物的種子,向外接著透明管,外表像是方形海葵,輕盈中仍有凝滯。或許能從照片或影片一窺其貌,但那種難以言喻的震撼美感仍要是身歷其境才能感受的。走出館外,波道再以植物為主題,沿著動線安排了可忽略也可深探的新奇知識。


  在世博參觀的時候,可以感覺到大、急、快所製造出的步速,世博太大了,要全逛完根本不可能.常常看到一票人衝進去一個館,拍個照,東張西望沒多久就說,這邊看完了,去下個館吧。大家都希望能在最短時間內看到最值得的東西,這就造成一個矛盾的現象,會有人願意花三四個小時去排一個館,可是一旦有機會能插隊,顧不得好不好看,彎腰鑽過護欄拉繩,也是常見的事。可能是不想戳破,也可能是插隊的人臉皮比較厚,反而更理直氣壯,也不見有什麼人出面阻止,就連嘖幾聲來唾棄,也不敢太大聲。更何況很多插隊的人是小孩子,更讓人在斥責的時候多了份猶豫。


  說到小孩子,我忍不住就想抱怨幾句,中國那些十到十四歲的小孩真的異常惹人厭。拍照的時候大人頭也不回地走過去就罷了,可是那些小孩子是連父母都勸阻了,卻還不會加緊速度走過去,或著彎腰低頭避開鏡頭。年紀太小的孩子因為還不太懂事,不會想計較,且個子還小(臉也比較可愛比較好原諒XD),不常妨礙拍照。只是許多已經有些個頭的青少年,卻老是不會察言觀色。且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年齡層的小孩男孩子比較多(也比較肥碩),國中生年紀的女生很少看到。

  我曾經認為,與其放些制式的說明,還不如從文學作品或傳說史詩尋求輔助,除了人文氣息外,經過文學和故事潤澤的文字,可能比較能在遊客心中殘留印象吧。我也想過,與其放些距離太遠、不易鑑賞的民族舞蹈、音樂,還不如放些故事性十足的小短片,更能博取觀眾的注意。可是隨著去的次數增加,我不太那麼敢肯定這樣的做法確實會有效。畢竟一天下來,眼睛都累了、麻痺了,好奇心也沒剩下多少,有時候就只是瞄一眼,沒辦法那麼認真。許多人只是大略看看,心裡想著反正真正特別的、有意思的,遲早都會默默地沉澱在心底。

  在世博,我看的最後一個館是英國館,也覺得他們最聰明,最了解遊客需要的是什麼,一個從外觀讓人摸不著頭緒,進去後除了哇以外還是哇,具有衝擊性的作品。可能不是每個人都能了解它的藝術性,但最起碼,不會有人忘記這個館,catch your eyes,或許就是世博每個館努力想做到的,只有特別,才能得到注意和記憶,也擁有機會,讓人慢下來,慢,然後沉澱醞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