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1日 星期三

《島嶼•食事:金門人金門菜》:敏感而冷感

  記得是以前看電視臺某個旅遊節目吧,主持人走在海灘上,原本亢奮的大男孩,語氣突然轉沉,深情款款地說:「看著大海,我的心也不由得沉澱下來。」確實,景色很美,可是要營造的感覺未免太刻意了,和之前的氣氛完全跳tone,反而令人想笑。同樣的失笑,也發生在我於誠品晃盪的時候,廣播裡,溫緩的女聲說道:「在都市的喧囂中,你有多少沒好好呼吸,好好放鬆了呢。就讓我們聆聽......」日常生活中,有不少試圖想營造某種沉澱、某種悠閒,卻反而因為其隱藏的意圖(廣告旅遊、音樂)太過顯著,那些溫柔、刻意放慢的語調,聽起來卻矯揉造作地讓敏感者如我,不禁想笑。

 


  閱讀《島嶼•食事》,也碰到這些尷尬時刻,每一次閱讀這種合集作品,約莫是有些古怪的,古怪的自然是不同人寫出的東西,卻常常有許多殊途同歸之處。不曉得是策劃者精心控制的結果,又或者碰到同種主題,難免會有些安全寫法。以致於閱讀《島嶼•食事》,我是有些彆扭的,一些作法、感嘆不能說是不好,只是重複了,難免就召喚不出該有的情感。作者群的文字大多有一定水準,還不到弄巧成拙的地步,但確實有幾分乾冷。一次又一次的,我看著那些喟嘆今日孩子八成想像不到(或無法理解)父母當年會為怎樣平凡的食物而興奮期待;子女嘆息就算真找來材料,恐怕也喚不來當年的滋味;訴說在多年後的某頓飯中,作者咬下某道菜,忽然間,舊昔的時光浮現......更別提如果和廣告成句撞了,「你累了嗎?」非但少了探問關懷,還多了喜感。

  於是,評這本書我是很尷尬的,因為不確定這種冷感,是由於我對文字太過敏感、挑剔而致。(我很容易因形容有過頭了、誇張了或庸俗化了而暗暗扣分)加上飲膳文學向來不是我的守備範圍,蚵仔煎、潤餅、饅頭還有些愛好上的加分,一些食物如炒麵茶,又因心底實在缺乏真實圖像而抓不著頭緒,整篇文章的情感還沒接受到,反而一直困惑「茶」在那裡?當然整本書的成績是及格的,但面對不上不下,反而更容易流露出「我就是不夠滿意」的奧客嘴臉。實在有些對不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