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9日 星期四

聞人悅閱《掘金紀》

  也許是因為作者頂著紐約大學商學院金融碩士的頭銜,讓我對《掘金紀》產生了莫名的期待吧。過去不常讀以商場為背景的作品,文科的我對這塊領域也不相熟,少數唯一得以接觸的,竟然還是偶像劇裡面那些假得連我都能吐嘈的商界廝殺。然而,即便是這樣,我也約略感覺得到,作者閱人悅閱並沒有把自身的優勢發揮出來。

  小說起初讓我皺眉的,是過度的迷惘煩惱。情節還沒有走幾步,小歡的思緒就停停絆絆地造成阻礙,她走出電梯沒多久,就想到了前男友康勒,又想到如今成了畫廊經營人的百合,又回到三人曾一起度過的大學生活,那些在美國的日子。這樣無限蔓延的思緒,彷彿意識流似的,去上班的短短交通路程,已經交代完了好多人事物。


  內心獨白*沒什麼不好,但過多的思緒將情節泡得散散的,太多的沉吟感嘆又直接講白了作者的省思,就變得不好了。當鏡頭轉到每個人身上時,我看到的不是生活,而是永無止盡的思考呢喃,只覺得這些身分,私人顧問、成功企業人士、慈善家、女影星、畫廊主人,看不出什麼不同。(他們形象最為清晰時,反倒是旁人側寫觀察的時刻?)他們都在迷惑,為感情,為金錢。也許這就是作者的用意吧?想指出無論你年輕、你中年,你在金字塔那一層,都是一樣的。但就我的期待來說,是希望看到硬底子的商場運轉,比方實際的電影贊助投資過程細節,而非只是寥寥幾筆帶過。

  裡面的對話也讓我有些頭痛,彷彿掐去頭尾,刻意要顯得意味深長,迂迴奧秘,尾聲都像拖著長長的嘆息。若是你知我知的朋友就罷,有些剛認識不久的人,談起話來也這般高來高去,一下子就跳到很深層的東西,未免有幾分矯揉造作。作品表現出的深度,也似寫得一般般的評論,是提出幾個有趣的點,值得看看,然整體的思考觀察仍是不夠深入縝密,只是用世故的語言包裝著,擺個姿態。

  有些點到為止的,其實是可多加著墨。譬如金磚四國的高速經濟成長,令路程一片光明順遂,反使得匆匆踏入的年輕人在隨波逐流間迷茫,沒有執著。貧富差距叫鄉下人深信到都市才有未來,目光充斥嚮往。演藝界、藝術圈和商業的掛勾亦可多加發揮。幾位角色也刻意設計跨國背景,譬如自小移民美國,或者出身低階層而試圖拋開過往,家庭問題也多有安排,這些設計若能好好運用,相信是很有看頭。可惜作者過於沉溺於展現個人文字之美,過度的形容不僅少了韻味,也讓小說顯得虛浮,愛側寫人物反倒使他們沒什麼表現機會,也就本末倒置了。

  是預期方向錯了嗎?我本以為這會是一本紮實硬打的商場小說,透過在裡面較勁的紅塵男女,用人生戲劇來帶出對現實的反省。而非抒情蓋過情節的作品。事實上,撇開那些文藝腔,整本小說的故事性其實是很足夠的,有些部份也可以看出作者對商業界的底子算踏實。於是未免感到有些可惜,有些東西,不該說出來,而是演出來,讓讀者自己參透的,說白了,也就沒味了。

PS:與其說「內心獨白」,不如用「間接內心獨白」比較準確點,小說處處仍看得到作者的蹤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