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7日 星期三

柳廣司 《D機關──Joker Game》、《D機關2──Double Joke》

D機關──Joker Game
  九爺的解說文就是我的心得文,寫得真好。

  很喜歡作者在此作品透露的高人一等智能與虛無,要讓人信服「能辦得到的,唯有我」這種自大竟是成為優秀間諜的必備特質/條件並不容易,然小說卻把這一不留神就留於中二狂妄的設定置放地如此巧妙,甚至散發出某種矛盾的哀愁感。人們一方面覺得這些學生很「超人」,敬畏同時卻也產生些許抗拒,無法若崇拜天才高人那般輕意地將「他們」視為「我們」。

 


  也是吧。智力絕倫,什麼都不在乎,不為欺瞞周圍生活圈的人事物有任何悲哀難過,甚至也接受了為必要,曝露身分後殺害妻子是自然的絕緣狀態。強悍到不知信念為何物(又或者聰穎到視穿任何意識形態的弊病空洞)固然厲害,卻生不出絲毫的嚮往之心。但要嘲笑,或為他們的「無情」感到難過嗎?那種其實是自己矮人一等,才想用這種人盡皆有的感情來可憐他們,換取優越感的不堪拙劣,卻也真實地令我好不舒暢。絕對無法認同,但卻不是自己去鄙夷同情,反倒是自己的價值觀被踩在地上,想抬起頭卻沉甸甸的,感覺到一股絕對性的重量,發現自己正以次等生物型態,仰望著更上一層的高等人類。只想遠遠的、遠遠的避開來。他們的執念過於陌生而可怖,想為其淒涼,又深知只是自己為提高價值強加於上的,反只凸顯自身的難堪。然而,不管怎樣,有些進化若能拒絕,還是拒絕吧。
  
D機關2──Double Joke
  或許是已經習慣了柳廣司對D機關人物的設定,不會有閱讀《Joker Game》時,無法認同、卻仍自覺被比下去的難受感,甚至奇怪為什麼會寫出如此感性的心得呢~苦笑。較能純粹地享受智鬥,以及D機關間諜看似未出招,目標已達到的神祕無蹤。缺陷是,因為D機關實際出場率過低,到底是目標人物自己捕風捉影,還是推測實有來歷,種種圈套反變得空幻,甚至內心戲了些。

  小說處處和上集有所呼應,但在佈局和深度相較,卻驚掠感不足,有點難確定到底是進步還退步,畢竟水平依舊高超,只是少了初認識時的摸不著頭緒。有點抓到了雷同模式,少掉樂趣的遺憾。〈Double Joke〉和〈Joker Game〉一樣,同樣是嘲弄傳統軍事思維盲點,風見明明已吸納如此多可用之處,卻仍在小細節露餡,輸得慘烈之餘,卻可見捨棄之困難。〈蒼蠅王〉內,抱持夢想的醫生理念被踐踏、利用,更糟的是為了達成夢想,甚至喪失了人性。計策越是高明,越顯得墮落。但怎麼說呢,主角被共產主義所吸引的歷程缺乏代入空間,為其努力的對象卻對自己的辛勞不領情的反諷,亦因對象僅是假扮的士兵而顯得空泛,整體營造有著外殼,但靈魂未填充進去,無法產生心疼哀感。

  〈法屬印度支那作戰〉,其價值可說是最末時,上司那一句質問與幻滅,坦白說這篇故弄玄虛地有點煩躁。我還是更喜歡〈XX〉的真感情。〈棺柩〉步調過慢,加上已經不想再看到結城造神了,反而更希望作者多去描繪德國納粹背景。〈黑鳥〉算是整本書最有看頭的一篇,很好奇在這樣的設定下──間諜在戰爭時期已無用了,柳廣司要如何延續下一集。

  《Double Joke》比起第一集,現實感更重,但反而是因為這樣,D機關的神,偶爾更顯空幻無端,執行地過於完美。視角人物僅是被捉弄、承受失敗的立場,且若不是有著微妙的傲慢感(如風見、脇坂、沃爾夫上校、仲根),便是不夠討喜(如高木)。情感上,仍是《Joker Game》的人物設定更博我喜愛,無論是正統軍人不情願下的幻滅、蒲生在達成任務時的帥氣、伊澤以上司信任作為寬慰藥劑的剎那脆弱、飛崎拋不下的人性包袱,都在情感上更能同理、共鳴,讀起來帶了感情,也不自覺加了分。而《Double Joke》接連累積的鬱悶感,彰顯的仍舊是過往就端出的「優秀的間諜是能把別人佈的局,轉變成自己的勝利戰場」之徹底利用論。即便加入更多歷史地理細節予以支撐,情感失弱的沉淪仍散之不去。且各篇總有莫名的相似感,可說是主題集中,彼此間的層次、互補仍不夠立體(特別是〈Double Joke〉和〈棺柩〉耍妙算的成分過高)。但衝著〈黑鳥〉如此預言下,後續故事要如何接續,我還是會期待第三集《Paradise Lost》吧。



  • 留言者: Faerie
  • Email:
  • 網址: http://26p.org
  • 日期: 2014-09-05 11:34:42
很棒的文章哦!





  • 留言者: ?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4-10-15 13:53:21
是什麼原因我的留言被刪掉了呢?

1 則留言:

  1. 很棒的文章哦!
    by Faerie
    ---------------------------------------------
    版主回覆:
    感謝讚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