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船戶明里《薔薇下的真相》:談羅倫斯的性格扭曲,及阿魯巴特

涉及:17~19回、冬天的故事(漫畫第一集到第二集前半)、Honey Rose
又:徵求二手漫畫,一到四集。

這篇偏向分析文,要對《薔薇下的真相》有所認識,可參考:
漫談棧:Under the Rose--薔薇下的真相《漫畫》
日本漫画艺术的巅峰--《蔷薇下的真相》 作者:船户明里

  從17~19回,約略可見《Honey Rose》羅倫斯的崩壞前兆。雖然在前幾集內,羅倫斯一直給人乖巧天真的印象,但金家的階級意識,確實給他很深的影響。比起艾札克不想讓大人失望,古雷力努力和哥哥看齊的自律,羅倫斯是偏享樂派的,總會黏上對他好的人,但因孩童身分,功利取向較不明顯。


  然回頭檢視《冬天的故事》,不難發覺他的判斷失去準則的遠因。在金家時,外祖父給予的是責罰,萊納斯沉浸於自身的憤怒中,無法像阿魯巴特和威廉那樣,給予幼小弟弟庇護。而到了洛朗特家,羅倫斯又因其年幼和觸境堪憐,得到寵溺甚於教導。初次拜訪史丹利家一段,可看出他的底層價值觀──哥哥討厭史丹利,所以一定有那一方有問題。羅倫斯在整部《薔薇下的真相》中,有著孩童式的媚權與非自律,即便崇拜神,也是基於討價還價。然整體而言,這尚不構成任何壞處。所以萊納斯的懊悔禱詞──「他(羅倫斯)從未傷過任何人」,亦可成立。但當羅倫斯本該度過功利道德階段,建立自律價值時,卻恰好來到了洛朗特一家最危難的時期。兄長若非忙於維持表面平穩,不讓人發覺事態,家庭教師瑞秋也無暇關照他的深層價值觀(且按照她的正直,對小孩心性良善的信任,又能否察覺其功利性呢),才慢慢傾斜下去吧。

  (更別提漫畫應該會在事後爆發出,瑞秋和威廉的愛恨關係,這對一個孩子來說,又會是怎樣大的衝擊?)

  最後談談阿魯巴特,《冬天的故事》的優異之處,便在體現人物的殘酷無情。長男善於操控,次男在幕後掌握全局,這些冷酷涼薄的特質,並未因其為弟弟們著想而被抹煞洗白。阿魯巴特為了殲滅任何會造就伯爵家現況崩壞的不安因子,可以殺害和自己有染的女孩子,甚至不透過自己的手。看到屍體也無動無衷。(反到是會動搖的萊納斯實質善良多了)阿魯巴特對父親,彷彿對應著威廉對母親,有相仿的保護欲吧,且甚於表情總是冷靜的威廉,他可以笑著(或用寬容表情)作出殘酷之舉。另,聯想到Honey Rose中,阿魯巴特讓費歐娜決定姑姑的生死,就若讓萊納斯處決殺死他母親的女僕(雖然被人搶先殺害了),可見到某種異常的正義裁決,是他一直抱持的。不因身分、年歲的改變,而變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