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月族系列:機器灰姑娘、星際小紅帽、衛星長髮公主

Marissa Meyer 《月族:機器灰姑娘

       沒採納灰鷹在介紹文的譯名,讓整本《機器灰姑娘》的東方味不明顯真的很可惜,但這本真的是近期看過最有意思的YA奇幻。故事概念很單純,幾乎沒啥懸念,可是故事就是很好看,節奏抓得好真的很重要。

  身體有百分之三六點二八不是人類的生化人靈莘德,在將她從歐洲收養回來的養父過世後,因為監護權受控於養母,不得不以技師身分在新北京市場工作。而小說一開始,便是乃全國少女偶像(爆笑)的皇子遮掩身分,來到市場,要她修復一個機器人,皇子輕描淡寫的謊言,暗示這個機器人攸關重大。然而沒多久,在莘德前往垃圾場尋找可回收的物資時,跟她向來要好的妹妹牡丹,卻發病了。和國王與聯邦無數百姓一樣,陷入雷特莫西斯這一難纏、尚無可解的傳染病。
  在養母艾德莉的悲傷與憤怒下(她認為是莘德傳染病源,或者害牡丹被垃圾場的病菌感染),莘德被送往宮殿,成為被迫的志願者,供研究人員做解藥測驗。然神奇的是,即便曾和兩名病患有過直接或間接接觸,研究人員卻發現莘德完全免疫。

  在同時,皇子凱鐸也陷入政治困境。地球長期被月族給威脅,後者居住在月球上,有著神祕的能力,能迷炫人的感官,做人不願做的事。而其中,莉薇娜女王能力最甚,她殘害自己的親族,以奪取和鞏固君王之位。她意圖嫁給凱鐸,透過君王制,共享對東方聯邦的統治,以擴展羽翼到全地球。

  難堪的是,儘管女王的手段和意圖如此赤裸裸,但就算即將所有國家的軍力火拼,卻毫無勝算。凱鐸唯一的寄託,便是秘密調查的塞勒蓮公主,傳說她是月族女王的外甥女,從大火中倖存,被秘密保護著,以推翻並取代女王之位。

  小說把幾條支線穿插的很好,待維修的機器人之迷、莘德的真實身分、女王於國喪時強制光臨的政治緊繃,即便真相並不難猜,約略看完前三分之一佈局後幾乎都能預想。但還是有很多小細節賦予懸念,比如,負責研製解藥的厄蘭博士究竟站在何方,為何不將發現珍貴的免疫人士消息通報皇子?

  又或者即便女主角的身分已經呼之欲出了,然而她的失憶,和不明敵人於何方的處境,仍製造許多危機狀況。而她本人的自我認同,和養母姊妹之間的感情衝突,亦是 看頭。特別是艾德莉這一角塑造地非常立體,很少見到這樣純粹從主角視角而觀,卻還是多少能同理同情她處境的反派配角。更別提莘德其實很不想同情這養母,總是交談沒兩三句話,情緒就開始上來,火大不滿且痛恨對方的支配欲與亟欲讓自己不好過的惡意。

  但偏偏又是這樣痛恨,又......多少不是不能不理解對方討厭,不願善待自己的原因。而可愛小妹的罹患絕症,也賦予了一般灰姑娘故事內,後母和姊姊另一角度的實感。(壞歸壞,也是壞得有原因,對其他人有真感情的普通人)

  怎麼說呢,其實壞養母才是我看得很欣賞的原因啊。姊妹的描繪相對之下沒那麼出色,但觀察女主投入的疼愛之意,與從中得到的罪惡感,受到親人嘲諷的痛苦。怎麼說呢,還是很棒。姊姊珍珠相對於妹妹牡丹算惡役,但也壞得很自然,無法忍受自己在追求皇子青睞這檔事上,竟然被生化人妹妹搶先的忌妒超真實的。

  也因為家庭面的感情出乎預料的好,不得不說,這本的愛情其實寫得小薄弱(笑)莘德對凱鐸就是標準式的被帥哥煞到,但因生化身體內建的冷靜系統,不會臉紅、表現還算正常。話說回來,就算小說這樣解釋,但因為從女主角視點去描寫她反應,我倒不覺得她的行為和話語太冷淡或什麼,明明腦袋轉的都是綺麗的少女心思啊。

  至於凱鐸對她的好感,嗯,試想一位目前為止把妹,嗯其實也沒真的把,只是有意思的話應該會無往不利的高富帥,碰到一位長得還算漂亮,和自己有共同秘密(維修機器人)的女孩。想拿她當逃避政治聯姻的擋箭牌--要檔掉來自月球火燙燙的追求,就假裝自己深限閃電式戀愛吧。沒想到對方竟不領情,三番兩次拒絕舞會邀約,結果反倒真的動心了。嗯,基本上這本的愛情線骨子裡就是少女心啊XD

  而且故事很神奇的,竟然後半段還是繞著灰姑娘的基本主軸在跑。不過南瓜馬車改成了老派燃油橘色骨董車(這年頭大家都改用懸浮車啦),灰姑娘也沒光鮮亮麗出場(啊,不過我好喜歡禮服還沾的油汙的灰姑娘)--還有,最最痛心的是玻璃鞋的改編,即便前有預兆,不斷暗示,但看到真相是這樣揭露仍是難堪虐啊。拜託作者後面一定要好好交代這兩人的發展。

  至於這本的政治陰謀線,嘛,都把月族方描述地如此絕望的強大,導致地球方反變得和平起來。且男主角父子都是超正派的政治人物,為百姓服務的正直好人,竭盡全力確保國家福祉。坦白說這樣的設定,只要不會流於天真可笑或不知現實疾苦,有那樣稍稍的認真嚴肅,基本上就算成功了。

  畢竟以鋪陳的第一部來說,簡約的世界觀很OK,只是若是到了隔局陸續開展的二三四部,沒有辦法順利地加以深化開展,才是問題。可是考量到作者在描寫莘德的技師工作上不馬虎,懸浮車、掌上面板、新北京髒亂擁擠的城市景觀,月足的生物電設定,勾勒出近未來的科技樣貌,又保留童話的簡約趣味,稍微期待作者日後仍能適時拓展,應該不為罪過吧。

  目前為止,《機器灰姑娘》 都給我恰到好處的感覺。該簡單的又不會過於簡單,又不至於複雜到首部曲鋪陳味過重,加上良好的節奏安排,陰謀秘密不會過度薄弱,又不會後頭才爆出一堆真相 來顯得突兀,新穎的世界觀(人們對生化機器人的複雜矛盾觀感好有意思),與童話故事巧妙的呼應和新解,還意外細膩的情感描寫。整體筆力超出預期,非常出色。(唯一的小抱怨是,翻譯總覺得小生硬了些,但不很嚴重)

  這系列出版的好低調,其實我覺得封面做得不差(有閃亮亮效果是囧了些),然倒也符合YA奇幻的取向。不過整體包裝可以更精細更好也是真的,記得當時灰鷹的推薦文出來時,滿多人就挺心動的。且翻譯沒用灰鷹版譯名真的好可惜,名字翻得好老派不夠有靈氣。姓林不是靈才比較好啊。林嘉嵐也比靈伽藍來得好,愛俐翻成艾德莉一點味道也沒有。翻譯風格很像民國初期喜愛假造成偽中文名的洋人譯名。勉強可以接受的是靈莘德,畢竟林慧菁(Linh Cinder,慧菁取 Cinder/灰燼 諧音),讓我想到青慧無上師。




月族II:星際小紅帽》、《月族III:衛星長髮公主

  果然這年頭YA奇幻作還是期待別抱太高得好。「月族」以青少年小說而言,賦予童話新意,套入科幻設定,在展現氣魄上的確令人耳目一新、備受看好。第二集星際小紅帽因是雙主線模式,莘德的逃亡、紅帽子尋找失蹤奶奶,並逐步帶出月族女王莉薇娜明顯到懶得遮掩的野心與圖謀,或許情感面不如第一集優異,但仍維繫一定水準,謹守「承」的工作。

  不過到了《衛星長髮公主》,或許是因累積效應,幾個缺點越發明確,也述說了此系列在深度上的僵化,及境界難以拓寬的侷限。「月族」在愛情經營上向來速食了些,在鋪陳階段尚且能以少女心動遮掩過去,但碰到危機後,彼此的牽絆與信任之情卻略顯單薄、缺乏基礎,甚至自曝其短。譬如野狼與紅帽子在第二集尚有幾分刺激浪漫情懷,到第三集那樣誇張心碎的狂放表現卻屢屢令人出戲,便是一例。

  人物受限於急迫推展的層層情節關卡,越後面出現的角色,往往幾場倉促文戲建構起基礎形象後,就被扔下去跑劇情了。平心而論,月牙兒這角色的設定──與世隔絕、孤身一人在星際邊緣擔任女王駭客,對被莘德拖下水一同逃亡的索恩船長有著夢想式的英雄憧憬,人設若恣意發揮,都可以很吸引人很有層次的,但前提要有足夠的時間(苦笑)。無論是通敵行為被發現,和索恩在沙漠逃亡,或者和莘德的逃亡集團劫走要人,第三集幾乎沒有時間讓她好好迎來一系列事件伴隨的衝擊與成長。我相信作者有發覺,並試圖彌補人物平面化的危機,然過於倉促的愛情幻滅與重新愛上,也僅僅表面盡到職責,剝去浪漫情懷後,依舊太軟太空蕩。反而是塞得生硬的血緣親情,那樣來得太急太快,而無從感慨、無從難過,看似淡薄無情,實質符合現實人性的描寫,倒是很真很哀傷。(所以說這作者的強項明明就是家庭戲嘛)

  而另一方面,主角莘德念茲在心,無時不恐懼自己會在反抗惡勢力時,也成了另一惡役,又總是以「放心,你絕對不可能像她那樣」的保證化解。偏偏角色間缺乏緊密羈絆,因應現況的結盟,無法給予老套臺詞需有的誠懇力道,亦是失弱之處。而操控人心的便利與誘惑,明明是顯而易見,可大書特書來深究的主題,卻又因不夠真切(或者說YA向主角若太輕易入魔不合隱藏性規則?)也是可惜了。

  而犧牲掉人物深度,換來的故事情節呢?坦言之,不差,有部分亮點,然仍舊存有YA小說常見的共通問題:將惡之因聚焦在單一反派上,失之單純。前兩集尚在鋪陳莉薇娜女王的處心積慮時,這問題尚不嚴重,或者說讀者都很期待看到女王如何符應女王之名。於是赤裸裸地展示武力、不容妥協的外交威嚇,乃至東方聯盟皇帝被逼婚,都因新鮮,而有著直接俐落的爽快感。然而長久看下來,沒有細緻地處理民間的反動、複雜的政治利益算計,世界觀架築地不夠精巧,將棋路佈置地太簡單、太平面了,注定了這系列於境界上的瓶頸。幸好埋下了月球另有其他政治敵手的伏筆,為莘德的復辟之路起波瀾,而第三集末新發展帶來的搶男人之戰(喂)也頗有看頭。

  只能說不計算細部描繪的話,純就綱要來說,作者滿懂得如何維持讀者好奇心。人物的情感面小單薄,然只看粗略人設都挺討人好感的,也許不會再放過多期待,卻也不會棄坑。現在就只能期待第四集如何拉回評價,起「合」的作用。

PS:不是我的錯覺,這系列的翻譯真的硬梆梆的,中文文法不會非常怪,但情感傳遞總是在那裏卡住,渲染不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