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樹夏實《出雲傳奇》

      接觸樹夏實《出雲傳奇》,屢屢想到吉田秋生的《Banana Fish》,這才發現以前引用過的漫評文〈ACG的冷門漫:Banana Fish -吉田秋生〉早早點出兩者的相同點:「也因為這套作品對於當時許多漫畫家的影響過大,讓後來有一段時間流行"天才美人型少年+聖母型知心朋友"的雙主角組合,亦即看似弱勢的一方反而是扮演強大 力量的保護者,而被保護者卻是看來較為年長強壯卻實際上毫無力量,和現在流行的男主角(保護者)為天才+帥哥(非美人)頗為不同,好比樹夏實的<出雲傳奇>是一項經典例子。」
  相對於寫實派(?)美國黑幫冷冽風的《Banana Fish》,《出雲傳奇》在套路上以日本歷史傳奇為骨,並夾帶著巫童與祭神設定,走靈異怪談風。男主角布椎闇己充分體現了某時期非常流行的黑髮冷酷天才美少年形象(印象中小野不由美的惡靈系列也走這型),並配備濫好人聖母的大學生七地健生為搭檔。這兩人渾然天成的互補性格,個人認為是勝出《Banana Fish》的一點。畢竟BF的亞修實在太完美了,闇己那超脫於高中生的外表,然實質在人際笨拙或心靈脆弱那點較有親切感。且無論就性情或設定的依賴必要性,健生也比起BF的英二來得明確、有用多了(雖然我多少覺得是非戰之罪,在美國黑幫求生存真的比驅惡靈困難多了~~欸?)

  坦白說我看這種能力不均衡的搭檔,很多時候都是對聖母那方較為投入(可能是因為看似普通人的設定較能入戲),聖母橋段處理的高下也比較影響我的評價基準。七地的聖母能力初期作者賣力捧的跡象較顯(特別是化解盜用神劍之力的巫女心結那段斧鑿實在過度),但後期因為較集中在處理闇己的心結上,臺詞的對症下藥力有提升,特別是闇己因為知道父親暗中包養情婦,長期瀰漫的「父親是否真的會愛自己這個母親與小叔誕下的私生子」焦慮心結爆發時,那句「你確定你父親是那麼圓滑的人嗎?」可謂心理諮商的成功一擊啊!

  也因為七地除了表面呆蠢(我更喜歡稱溫吞),整體來說,精神的穩定度一直都很高。性格也始終如一的濫好人,印象中雖然有誤入危險或把麻煩攬在身上之嫌(經典的是調查神劍下落調查到差點撿回個未婚妻~~等等這省略掉很多過程),但令闇己來收爛攤子的狀況不多。且兩人的合作也堪稱良好,七地作為闇己的精神穩定器+能力增幅機總是良好運轉中XD且這部後來走團體模式,闇己與其說個人能力很威,不如說宗主之位和布椎家的各路人脈太過深廣,什麼都能用錢和地位擺平的方便主義真好!(但我不是很喜歡這種把高中生畫得太過老成幹練,令其實表現很正常的「大人」變得不可靠的處理,所以初期對闇己和七地的對比我會覺得太過了)

  是說回頭和BF比較,不難發現和亞修與英二那樣有些倉促、勉強的精神相倚賴,樹夏實在描繪闇己對七地的依賴較為合情合理。除了相遇時七地剛好碰到闇己精神最不穩定的時刻(在祭神儀式要求下被迫弒父),守護秘密帶來的羈絆,而前世或祖宗的鑄劍者和巫童血脈也維繫了兩人共同合作尋找七把神劍的行動相伴必要性。闇己在父親死後,將精神上的依賴轉向了(總是借人物之口一再提醒相似性的)父親與兄長替代人七地,而後者也明確知道他擔任宗主之位的負荷,願意提供心靈上的風港。且起初幾集也循序漸進描繪了闇己在七地自來熟性格下,從無奈妥協到習慣仰賴的變化,整個搭檔建立是相當水到渠成的。

  不得不說,搭檔的相配上真的是《出雲傳奇》最突出拔尖的優點。至於劇情方面,或許更理解日本歷史傳說會更有感覺,不然我會覺得整部作品其實只有第一集氣場最足──鄉野的詭異氣氛、凌厲而淒切的祭神殘殺與傳承,並佐以現實中男女情場的沉淪與吞噬,立下超高標後,爾後不免有些下坡之感。倒也不是糟,而是要統合神異幻想、搞笑男女戀情、家族人倫問題,乃至前期尚有在鋪陳,中期越趨不明顯(太多重點被淡化了),最後才赫然拉回的拯救世界大主題(我真的到後來才意識到原來主角們的蒐集神劍任務那麼重要啊~囧),實在太考驗筆力。加上各單元的水準高下不一,情感線更是起伏不定,還有收尾倉促的問題,平均加總下,反而只覺得若非主題特出,兩位男主的牽絆處理地好,倒也只是優質而非上乘之作。

  且忍不住抱怨有些作者自己玩壞的支線。如寧子癡戀弟弟的戲分,撇開述說感情起因過於草率,無法理解為何會走岔路。然這場畸戀,起初在引用典故鋪陳下尚有氣氛。那樣明知為錯,卻不知如何處理自己的情感,乃至因情而生的黑暗面,種種情愫在細膩描繪下,頗為優秀,若持續暗戀心路,徹底壓抑可謂得當。可惜後來寧子徹底黑化後,反而喪失醍醐味。等自願被綁架戲碼後,這角色就只剩純工具用途,可惜了一位可堪塑造的好女角啊。雖然姊姊愛戀自己,對因芥蒂私生子身分,對親情有著強烈執著感的闇己可謂一大痛擊,是他後來自暴自棄的一大要因,但寧子在壯烈(或淒慘落魄地)告白後,已經沒有起初那樣溫柔可靠的美人形象了,最後還被自家弟弟稱蠢女人,落差之大可謂雲泥之分,還我穩重端正的姊姊啊(哭泣)

  雖然其他女角也沒幾個優秀的,不是像夕香這種蠢到後來也算可愛有福氣的類型(未美和她類似但較為討喜了些,天真大小姐);出來時氣場十足不料其實影薄的闇己媽媽;或起初以為是用完就丟的單元角,未料後來行情看漲的安拓,但出雲的女角,能獨撐大局的真的沒有。詩織算心境描繪地不錯了,在小村莊於被仇視壓迫下,將偶然伸來的一雙手視為全部,誤把依賴當成愛意,到頭來才醒悟說自己與其是愛七地不如是愛他所代表的那個溫暖平凡的美好世界,渴望被疼愛被呵護,但即便是她,成長也是淡筆帶過,非重點。整體而言,眾女角群不算討厭,但有魅力的不多,更讓本來希望寧子能將亂倫情化為正向動力的我,長嘆樹夏實是不是對隱性的厭女傾向啊。

  而儘管一干配角的愛情支線繁多,但很多的感情起因都很單薄,作調劑、喜劇的意義,反勝過浪漫愛情。闇己完全是靠色相惹出一干桃花緣,七地對詩織更多的是掛念與擔憂。蒿願意當夕香的便利君,雖然在角色特性下予以溫柔的包容,令讀者嚮往這樣的美好感情,然這樣的「喜歡」,也說不上有太多感情基礎,更不曉得除了可愛外,夕香起初是那點打動他的心。且因夕香一直維持著傻氣花癡的形象,她放棄闇己,改投蒿的懷抱,更有種故事近收尾了趕快湊對,少了一路共患難來累積的伴侶基礎。唯一畫的較好的是夕香好友未美的支線,她起初對蒿有好感,後來在單戀下的空虛,又與忌部剗貳經歷吊橋效應,在一塊變得自然而然了。然除此之外,純粹的BG感情上,讀者對人物的認同與共鳴寡少。無怪乎闇己與七地、甕智彥與真名志的友情,會如此大放異彩,讓《出雲傳奇》以隱性的BL揚名漫畫界。

  最後再說一下闇己,雖然我很討厭那種不斷藉旁人反應或刻意渲染氣場來營造出的高人一等感。然前期的他的確洋溢著神祕特出的氣息,特別是屢屢藉七地之眼帶出的非男非女神性,每回都能把氛圍拉抬起來。可惜為了強調他的人性化,中後期就漸漸褪去前期那超脫凡人的妖異之美,也讓最後一度走悲壯路線時,少了些渾然蕩氣的氣魄,是瑕疵。另,少了那個看似圓滿的怪結局不是很好嗎?都沒人在意那消失/被犧牲掉的孩子去那了嗎?只好讓我對被迫成為容器的孩子的靈魂哀嘆。

PS:
  有人提到初期的畫風較草率,但我反倒認為前四集那樣偏纖細的畫風、略壅擠的分鏡,將壓抑感很好地表達出來,以至於漫畫到了中後段後,我一直覺得故事的氣氛沒那麼足,只是仰賴著人物魅力繼續前進。(或者說前期那樣尚在摸索主線,小單元劇的方式我較喜歡)且到了中後期,作者描繪眼睛、臉部線條的方式改變,人物的形象變得比較「端正」,闇己的臉也因此少了幾分媚,比起美少年,更若純粹的帥氣高中生。分鏡沒那麼擠,讀起來很順,然反而情感上少了些什麼。

disprofe (來碗麻婆不加辣):[心得] 《出雲傳奇》簡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