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8日 星期三

2014選書:日本散文篇


(整篇文章的推薦書目,點圖可入讀冊,點連結可入博客來,歡迎使用XD)

      雖然說我去年看的日本作品已經多到不行了,但非小說區還是得來個向田邦子。我一直在想,若說自己判斷散文的好壞基準是從《父親的道歉信》而來,會不會太誇張呢?我想是不會的。日常悠閒感,巧妙地穿梭於林羅往事卻又巧妙地接合在一塊,顯示出某種無以名狀的情感與芯,一直是我愛她的原因。即便是華文散文,我仍常發現自己愛好的作家都有像她之處。於是,麥田睽違許久,終於出版的新作《女人的食指》,自然得列入愛書之一囉。


      因為重新和一位熱愛三島由紀夫的學妹連繫上了。在她看得到的範圍評《新戀愛講座》有些彆扭。但我必須坦承,我應該是在錯誤的時間點認識三島,一直喜歡不起來。散文也是覺得有意思但沒有特愛。不過《新戀愛講座》真的很有趣,比起《不道德教育講座》更喜歡這本,等等,這樣講起來不道德也挺好玩的,明知是歪理卻很難辯駁的感覺,嗚,我稍微能明白他粉絲迷他的原因了。

      學運過後讀此書,難免有些強自貼上、硬是附著於他國往事尋求共鳴的傾向。但我還是覺得川本三郎《我愛過的那個時代》召喚了很多同樣的情感。那樣面對惶惶大時代想做些什麼,有時會急切地想相信人,有時會懊悔著自己的天真,有時又純粹的迷惘。啊,真的好想去多瞭解一點啊。我是這樣想的。特別是對和自己同齡或更小的人正在做什麼,而自己現在在做什麼呢的疑問,更是直指核心。也許性質不完全相同,但我常常在想,三一八時我正在做什麼?三二四時呢?另,不知為何因為這本書,想多去讀一點村上春樹了,以往不是很喜歡他的小說,偏愛散文,現在卻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漏了什麼。

摘錄:
全共鬥的學生最重視的問題,是自己的加害特質。他們繼續懷疑袒護體制的自己,繼續自我處罰、自我否定。因此那與其一開始說是政治行動,不如稱為思想行動。與其說是一個追求具體解決方案的運動,不如繼續質問「你是誰?」的自我懷疑來得更重要。因此終於演變成一個沒有終點的永久懷疑運動。在現實層面看來,這是從一開始就已經預測到將會敗北的運動。(p34)

這個事件帶給學生們很大的衝擊。「他死掉了,那時候你在做什麼?」對這樣的質問,誰都苦惱煩心,也就是所謂「10‧8衝擊」。對於被稱為全共鬥世代的那世代人來說,一九七六年十月八日,成為難以忘記的「紀念日」。就像美國六零年代「甘迺迪總統被殺時,你在做什麼?」這句話被當成世代的共通語言般,對六零年代的日本來說,「一九六七年十月八日,京大生山崎博昭死去時,你在做什麼?」也成了共通的沉重問題。 (P11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