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5日 星期四

2014選書:歐美篇

 


      去年看的歐美小說,要說也不是很少,但滿多是開啟了童年緬懷模式,感覺要推也沒那麼好,或者知名度成那樣子要推也小尷尬。不過看到安妮系列又重出的份上,還是姑且一推吧。

  我滿討厭在文本裡面看到人物出糗的,但安妮系列似乎安妮不出糗就覺得怪怪的。姑且不論她豐沛的想像力與詩意對不對現代人胃口(我常在想這系列要是近十年才出版,會不會還那麼受歡迎受讚揚?)光是安妮和吉爾伯特的互動就值得看啊,青梅竹馬、口嫌體正直、被湊對賭氣不要、最後又來個差一點就錯過了,把傳統老套路線玩得那麼漂亮那麼討喜我怎麼不愛!頂多是嫌最後虐安妮虐得不夠用力,失之可惜(還是很記恨安妮之前讓吉爾伯特碰釘子碰那麼久)最喜歡的兩本,當然是《綠色屋頂之家的安》與《安的戀情》,《安的幸福》則因為和現實生活有些共通,也有些共鳴,不過早期學校的校長擔負的職責和現在可說是大相異趣啊。


  以現代人的感覺,會覺得這部未免太喜劇路線了吧,特別是後幾集雖然趣味橫生的幽默感與討喜依舊,但少了前幾本喜劇時喜劇,要悲時照樣悲得可以(馬修叔叔 QwQ)的巧妙平衡。也不到為續而續,只是作者再怎樣會寫可愛平板小人物的舊時代溫馨劇,總有些看膩的時刻。但這系列是屬於不見得會珍愛到想收藏,卻會猛然有股癮想溫習,且很多感情真的是現代人想寫也不定寫得出來,推薦之。


  還是不習慣出版社為了好搜尋起見,把系列名從好端端的「弒君者」改成「風之名」,就類似「權力遊戲」篡奪了「冰與火之歌」的系列名一樣。(雖然就某方面來說,也不是不懂這方面的考量啊,畢竟弒君者到現在第二部了,一點弒君的影子也沒看到;冰與火之歌固然近期越發明顯了些,但權力遊戲確實更貼合了三大主線中,角色人物最多也最重的七大王國宮廷戰爭戲)

  回歸正題,弒君者系列就某方面來說,是我理想中的奇幻小說,有足夠多的細節量和穩健的說故事技巧,撐起了童年時對幻想世界的癮。我好喜歡共感術的設定,以及不斷補強又豐實的魔法體系,《風之名》剛推出時,出版社以成人版的《哈利波特》為標籤,固然太簡便了,然仔細看看卻也明白此用意,也覺得《風之名》的詳實,更避開了哈波的魔法體系多少流於草率含混之嫌。而主角挑釁、和同儕較量、惹麻煩的本事,比起哈利跩哥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青出於藍,更勝於藍(欸?)

  是說有人提到作者優美文雅的文筆,拿來寫這種青春往事(主角年少時真的有些白目白目的)有些不搭,我倒是覺得還好。可能我太喜歡這種偏老派的厚實感,無論是故事或文風或那個歷經滄桑後的回顧,都非常合我胃口啊。比較可惜的是,偶爾能感覺到作者對某些傷痛的體會並沒有那麼深,有種靠著好文筆來把情緒硬是往裡面推,但仍難逃掩飾、藏拙,而非深有領悟者,看似風淡雲輕卻能看到未癒合的傷疤。

  然即便如此,高水準的情節安排真的是在high fantasy逐步在台灣(翻譯)奇幻式微下,讓人深刻感覺到漂亮的故事設計與疲軟套招的差異啊。這系列讓我想到當年《魔戒》電影上映,大量奇幻經典被引入時,隨便一碰都是部優良卓越大作那樣的榮光時刻(可能經過記憶美化)。於是,固然第二部《智者之懼》的主線沒那麼明確,各事件有些分散、連接性不夠,我也沒那麼喜歡妖精打架XD但還是難減喜愛與欣喜。大綱看起來吸引人的作品很多,但各個內容情節都執行地充實豐潤,沒有草草帶過或簡便壓縮,或挑軟柿子寫,而是老老實實地把所有該勾勒的以筆繪出,守本分地做好說書人守則,真的是很不容易,特別是在這個講求快速與罐頭製造的時代。

       我要深深感謝吉卜力,說實在話,以黛安娜.韋恩.瓊斯在台灣的冷門度,不是拜霍爾所賜,原著小說那可能出到第三集呢。《迷宮小屋》仍維持了DWJ一貫的幽默與風趣,主軸單純但有意思的展現手法仍 讓整個故事的走向出乎意料。且一路看下來,作者舉重若輕,明明是兒童向作品,卻常有一般文學小說都不見得觸到的深沉感,那樣老奶奶眨眨眼的包容與智慧,實在令人動心啊。

  在此簡略摘錄以前書評的片段:

  「偏歡樂搞笑的作品,很常令人忘卻一些基本事實,即人物的充實內涵,還有一些普定價值(愛、善心、勇氣)等力量。但觀察作者如何詮釋這些東西,其實一下子 就能看出作品的高度。在豪爾系列,我一向能看到愛,那不是戀愛,不是所謂令人怦然心動的時刻,更常常是去刺激、去緊張,回歸人與人之間的羈絆與溫柔。這也是掩藏在逗趣笑鬧下,這系列作品總是能令我珍視,心頭暖洋洋的原因。」


  說來尷尬,本來是想讀完就賣到讀冊二手去,結果現在反而要大家趕快去讀冊二手挖寶。羅蘭高蝶的《史柯塔的太陽》真的是本讓人充分感覺到「筆力」的作品,開頭幾頁就讓人發現到優秀的描寫,可以怎樣捕捉燒灼到發暈的陽光、乾燥的空氣、瘋狂又癲人的愛與詛咒,以及時間。雖說是五代傳奇,然較認真細描的只有其中三代吧,整本書不厚,卻仍把那樣代與代之間,彼此支撐,彼此背負,不是傳承,卻也得承擔著若臍帶般,看似剪斷了,實質連接的所謂「血脈」這件事,充分表現出來。

  作者挑選事件的功力只能說是高明了,漂亮地運用了簡與繁的交錯,把壯闊的時間感帶出,卻又不會流於大筆揮灑,而是錯落細緻地,該精要時精要,該像是照片般,被永恆記住時,又不吝惜底片。看到這樣的作品,除了崇拜與讚嘆與抄寫外,似乎沒別的辦法了。


  總算提到一本2014年的書了。(今年該提升的目標是多讀點當年度出版的書)《寂地》將時間設置在浩劫後的末日,剩餘資源仍足夠供應存在,卻也沒有餘裕讓人們歡樂地住在一塊。在此之上,如何面對著孤寂(即便有著話語不投機的夥伴),面對著浩劫後的心靈餘震,以及乾枯無味的日子中,偶然得面對的人性抉擇時刻, 反成了落日餘暉之所以燦爛奪目、深刻耀眼的原因。

  我好喜歡小說的第二三書,即便對其他人類充滿戒備、充滿為了生存而磨利的野性殘酷,卻難掩內心某種柔軟與溫柔,某種對於共存的渴望。然這般的正常化發展,卻沒有過於順理成章的美滿和諧、自然而然,依舊有著內心與行動上的幾番折衷與衝突,不信任與妥協。卻也是這樣的衝突,反反映了末日後的後座力之深。安頓與再創造 讓這本小說於灰暗中有著光芒,然安頓之前的緊繃與衝突,才更顯現曲折後,終於回到(血跡斑斑的)正常,那樣得以舒一口氣的美麗。


  單本七折,整套五折,所以三部曲一口氣購買比較划算(用力推銷)《呼叫助產士》是非常優良的回憶錄,以類似連環中短篇的方式,講述一個個動人的生命故事。語調流暢、有自信,總能適時地抓出幽默與趣味點,卻又不失動人與人性溫暖。某一方面,這本書讓我想到《天生嫩骨:餐桌邊的成長紀事》大概是和那不知從何刪改的,渾然天成的各篇章結構有關吧。也和那種要說明何以好看,就是抓裡面一兩個故事出來複述一遍的特質一樣。有些好看真的是很難來個可分解式的賞析欸。

小說遺珠區:

  「她的故事真美,像是一輩子在心裡演練,反覆在舌尖把玩、搓揉,直到一字一句都臻於精鍊,直到語言不像是語言,裡頭裹著的,是大革命前的俄羅斯靈魂」。(P29)

  《家傳大煎鍋》真的是很棒的小說,各個短篇水準之高,語言美麗,錘鍊地徹底,有著誇張化的趣味,卻又不失情感上的動人。但怎麼說呢,如果說是非常推薦卻又有些猶豫。可能是欠缺某種自內心跟著迴盪的重擊吧。但真的又是很棒的作品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