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8日 星期六

黃文鉅《感情用事》

  就若封底文案竭盡所能地捕捉黃文鉅的散文特色,閱讀《感情用事》,比起探討內容,也許人們還是更會為那自成一格的文字風格而驚訝。

  文中一再強調他的博士生生活,而長期浸泡於這些文本中,想脫離也難,故黃的行文中,常屢屢引用、穿插不少經典名句、文學典故,信手拈來如此輕巧,以致絲毫不覺得其炫(不過偶爾也看得有點煩就是了XD)。但又不若前輩散文家那樣的沉穩內斂精密計算,黃的引用,常給我一種刻意製造突兀錯亂,濃度過高的自嘲自覺,那樣強烈依附著既有的形容,卻又特地將語境的落差放大,浮顯新奇獨特的感受,或許正回應著新一代散文家的世代特質──對純文學、大眾媒體,乃至宅文化ACGN的大量吞嚥、消化,無法回到那純粹白描樸質的時代去了。


  奇異的是,面對這些曲折耽溺的描繪,我反不覺得矯情炫耀,反感到他......害羞了?作者固然出乎意料的坦然──想想他連情人幫車禍後無法自理的自己洗澡時,不禁勃起;或者二十七歲某夜忽然想尿卻尿不出來,在慌亂驚恐無助下,竟然打電話給遠水搶救不了近火的老爸求救,然後父子倆在話筒兩端一同束手無策──這類極端私密,通常避而不談或根本不會有機會談的話題,卻擺入了題材內。然怎麼說呢,好似對太過濃情蜜意、深情款款的敘述羞赧不自在吧,總在關鍵處,語調會忍不住往白爛轉去,不慣被稱文青於是下一秒裝瘋賣傻卻又掩不住憂鬱小生本質。於是那些化用、括弧內吐槽,一不小心又談起那首歌那部電影那位作家,就成了不知如何調和自我形象的現代閉關書生脆弱的透明防護。

  這樣矛盾弔詭的文字風格,固然很有意思也備感親切,有著奇妙的認同感。仍我也不得不承認,有時剝除了這些新奇的語境衝突假面後,內底內容實質.......也不到貧乏,但相對於文字濃度,料的密度似乎低了些吼?特別幾篇感傷系的文章,更是如此。倒是面子放得開來的告白系作品,文與情的平衡就好些了。不過書本到了後幾篇,文字又忽然變得樸素、老實起來,積癖成性、像在玩猜猜看這篇文章套用多少書名的引/化用風格收斂了,又或者那是作品編排產生的錯覺,可能後面放的反參雜了早期作品,風格還尚在萌芽。一時覺得文字相對平實好讀,卻又好似調味料上癮後反不對勁。嘛,若能在最末,來個文章發表時間一覽表,讓我映證自己推測的黃文鉅演化是否相符也好嘛。

  也許仍有些不完全習慣,覺得衝得太快太前面了,能欣賞但情緒共鳴上仍有些阻隔(引用化用過度反而沒有稍稍點綴點睛的適當),但我仍多少認為,自己正目睹某個新一代文字風格的誕生。也盼望,作者能在下一本書,拋開出道作隱約存在的探索包袱,定型後昂揚自信往前走。(別忘了扭下屁股)

PS:經驗匱乏者的苦悶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