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8日 星期二

渡瀨悠宇《夢幻天女》


  感覺《夢幻天女》是部屬於有很多可以發揮的點,但最後受制於很多因素(包含作者的筆力有限、面向的讀者群、節奏問題),結果收尾地尷尬。甚至比同樣只是良作的《玄武開傳》更慘,因為題材特殊,開頭驚喜,期待也高,所以整體來說更為失望。

  漫畫的特殊點在於一開始就顛覆了傳統的天女傳說。將浪漫故事以女性角度解讀成強暴與迫害,怨恨丈夫卻又深愛著後代的矛盾之情,以及世代女兒反抗命運不成,其累積的壓抑情感反化為色列斯能一再轉生的能量,種種設定皆頗具震撼感。也因此,最終的真相我反覺得太討好既定群眾了。那安排的確解決了若干矛盾(若色列斯是絕對的厭男者,她對雄飛和十夜的態度未免太溫和了),卻也削減了起初天女作為非人類的神性,變成一個純粹只是在感情上受傷害的女人與母親,層次反而變窄了。
      同樣的,當漫畫述說著御景家族的遠景時,也有看似壯闊、實而狹隘的類似毛病。作為保存我族優良血統,乃至改造人類的特殊計畫--C計畫,其說服力低落,有時不免懷疑這僅僅是為了製造科幻酷炫懸疑黑暗的設置。然考量納粹也曾有過所謂「生命之源」之大量繁殖計畫(可看小說《斷線》),C計畫的存在確實不是不可能。然漫畫對於其設定欠缺厚實感,以及漏洞百出依舊是事實,無論是手段過份激烈、或者施行者的忠誠與受掌握度不足(所以某博士還有辦法良心發現),都是佐證。C計畫的實驗作法乃到處亂下藥試看看,光後續災禍,就不見得能靠財團力量壓下去,唯一慶幸的是普通調查人員難以將各式各樣的火災、爆炸、死亡和事件和濫放藥品串連起來,特別是其中還牽涉到遺傳性的超能力,於是手段看似過激大膽,然說不定意外安全?可是能拖到那麼後面才爆出足以動搖投資人意願的危機,其中作者大神介入的成分也有吧。還有整個計畫的規模、投資金額量,對比得到的好處,嗯...... 當然作者後來也說其實C計畫幕後金主其實並沒有那麼在乎改造人類,有理想的只有各臣等人罷了。但抖出這看似現實的狀況後,我還是不解到底地球發生什麼事,讓一群有錢有權者可以為了未來而投資這種計畫欸。所以最沒說服力的是諸神的黃昏這組織?我也完全看不出來,漫畫有什麼特殊的滅世頹喪背景,讓這群人覺得地球和人類已經壞掉到就算離開也可以?C計畫感覺真的很空洞啊(囧)

  然後回到各臣這角色身上,老實說他的設定剛好體現了矛盾。實質沒有御景家血統的人,卻是最相信能夠靠這種人類改造來打造理想社會的人,他和其他小組成員所寄託的夢,不僅虛無,連說服力都欠缺。其他人的夢想來由並未解釋,我只能假設他們是被他拉下去一塊作夢,但作為最大的領導者,我卻無從了解,他究竟是從那窺見、打造夢想的,是從照片中投射的母親形象?即便戀慕色列斯,都無法解決這信仰的來由。

  在細節上,《夢幻天女》仍有許多bug,包括以事後而觀,太過巧合的十夜失憶,沒思考到來間千鳥可能被逮的悠哉。或者小妖等人一直以本名轉學的安排。(這樣不是很容易被發現嗎?雖然後來也有被發現了卻沒被逮的狀況,可是那和前期捕捉小妖的設定不是矛盾嗎?)以及司珠呂的喉結問題(我很認真思考過為什麼沒被發現,應該說所有女扮男裝梗我都會質疑這點)不過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在於,這部最後到底要闡釋什麼呢?

  愛情的重要性?的確,始祖和各臣都曾道出,即便沒有愛,男女交合或者傳宗接代仍能做下去,故就生物立場而言,愛是什麼,潤滑液嗎?可是我感覺不太到作者意圖反駁的明確主張,又或者說以這類漫畫(少女漫畫)來說,愛情的不可欠缺本來就是讀者群所認定的,特意述說反而沒有意義。至於雙胞胎亂倫(儘管非出自自我意願),感覺也沒有刻意要動搖社會秩序,當事者一方,甚至無法接受自己在意識上對妹妹(的化身)產生戀慕之情而自我退縮到無法掌握身體意識。至於關於物種之傳承,何謂「更優秀的人類」之認定,理想社會之描繪,更是欠缺,沒發揮到特意引入科幻題材的意義。

  如果說這類題材本來就因漫畫類型很難有太大的突破的話,那其他像人設部分也有類似的困境。十夜的無記憶乃至無道德(殺人無感),也是解套地輕易,純因為小妖無法接受而改掉殺人習慣,卻未深入探討記憶、文化塑成與道德觀。怎麼說呢,白白浪費了一個角色的非人性,以及愛情的極限──怎麼去愛一個殺手?更遑論小妖和十夜即便歷經磨難,我仍難以代入思考,為兩人真情感動。(微妙的是,不完全是敵陣的敵人,這設計在玄武的女宿與多喜子卻非常合適,果然是角色間的火花作祟嗎?)卻多少覺得愛上的契機很有意思,前幾集小妖對十夜的在意、戀慕,究竟是不是出自神秘感、感激、(對方立場的)不確定性呢?而十夜行動上到底多少是出自自主判斷、道德價值觀,還是純粹因為愛小妖而改變立場呢?坦白說作者沒有把喪失記憶的嚴重性帶出來,加上十夜為了維持酷帥形象,沒有記憶的脆弱有種演給讀者看的感覺,共鳴有限,也讓他攀住愛小妖這一本能的發展無法扣人心弦。其因各種遭遇重塑其人格、價值觀之成長歷程,亦是含糊稀薄。至於他的真實身分,囧應該是我看到當下的第一反應,不過看到〈天女、羽衣、複製人:清水玲子的科學愛情〈上〉〉母體回歸這種解讀後,倒也頗能接受這種獨特的創意。倒是論及評價,個人還是對清水玲子的《輝夜姬》更高一點,《夢幻天女》雖然整體的結構安排和理念統整度更縝密,可是人物的塑造,包括對於情感的危險度與極端姓,反倒沒有雜亂無章,卻敢走在邊緣上的《輝夜姬》有意思。(這也是我一直覺得十夜小妖略嫌無趣的原因吧,明明有很多可發展的空間,卻回到最保守安全的一見鍾情上)

  當然也是有些好的地方,如中間支線(日本跑透透時),被霸凌者的渴愛、司珠呂對害自己得女扮男裝的天女傳說之憤怒(她無法清楚地對搭檔敬表示愛意,我猜多少也有點性別認同的因素在)、敬對司珠呂的忌妒,或者納涼透過自我轉念,從催眠迷夢中走出來等。其掙扎、活下去、甚至接受卑劣自己的意念,都反而比主題發揮得好。中段小妖因美緒里的存在,不得不面對因色列斯之力帶來的殺人罪惡連帶感也是。一開始父親守護女兒,違抗家族,小妖回想起過往叛逆、不把囉嗦父親當一回事的痛悔亦是真實地叫人心疼。且天女的女兒們,不願回到污濁的外邊世界,那種微妙的優越感,以及畏懼,似乎也有許多社會現實的暗喻。怎麼說呢,我可以同意某一方面,《夢幻天女》比一般少女漫走得更前面一些,但一和同樣級別的作品對比,他又無法跨得更大步、更無所顧忌一些。描繪優秀的,仍是屬於平凡人、眾人皆能理解之共通價值之維護--不放棄、堅持活下去,這些雖然也很好,值得去探索,但總覺得,浪費了天女新解之意涵,沒抓到主題優勢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