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4日 星期二

中島三千恒《巴爾札的軍靴》

  軍武向來不是我特別熟悉的類型,不確定會不會推崇過度,然中島三千恒《巴爾札的軍靴》就各方面來說,的確是節奏明快、考據嚴謹(把槍砲上膛的過程畫得超細緻的),充斥各種狡猾大人的好作品啊。(暴雷到36回)

  因戰功特出,被升為上校的軍人巴爾札,意外被派遣到同盟國巴賽爾蘭德王國的皇家士官學校擔任軍事顧問。因祖國懷森乃軍事強國,來到士官學校的巴爾扎很快就對原來保守、落伍,跟不上戰爭現況的教育進行一連串的改革,然隨著他被王國的二王子(擔任士官學校的訓練長)刁難、賞識、信任,原來的教育職也不復單純(或者說怎麼可能會好心到幫別國做戰力提升呢,當然是另有目的),成了刺探國力,拉攏、維繫同盟的重要任務。


  雖說是架空,但《巴爾札的軍靴》的國家原型頗為明顯,懷森=普魯士、巴賽爾蘭德=巴伐利亞、艾澤拉希帝國=奧匈帝國、霍爾裴克=丹麥,這些國家或許同文同種,或許有王室間血親或姻親關係,又或者處於戰鬥與反抗階段。各種陰謀策略更是層出不窮。巴爾札雖然只是一介顧問,然位置決定影響力,他既是重要的外交人員,其帶來的軍事改革,一不留神就成了干涉他國內政等級。又牽扯到巴賽爾蘭得自身的反軍國情結。還有對二王子的影響力,這點使得漫畫本身的政治權謀味非常重。但也是這樣,諸君,我們才能看到男主角不斷地耍權謀的爽快過程啊!

  巴爾札是個腦袋轉得非常快,識實務,平時有正常人感性面,然碰到緊要關頭就會很快切換到理性模式的「非常人」。最可以彰顯他這項特質的,就是他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二王子後,被刁難要率領五位拿軍國式步槍的囚犯,對抗另一群組成步兵團的犯人時,起初怒罵後來很快就轉為戰略思考,接著以小搏大,成功地在兵力懸殊狀況下證明實力。而不單是戰鬥,其實就媒體操縱、政治手段,他也算是機警俐落,瞧他馴服二王子後,對方那心知該有所堤防卻又事事依賴的矛盾情節,就可知。

  很有趣的一點,是巴爾札雖然厲害歸厲害,然比起本來就有目的地耍心機,有組織的大計畫,他比較像見招拆招,在破難關時努力刷二王子和其他人對懷森的好感度與信賴感。而在處理他和二王子與學生的情誼時,漫畫也是維持一貫的俐落,會設想,但更重大局,會同情會教育,然同時也明白拉攏這群人的好處。這樣具「大人風範」的人際應對,自然很受歡迎又討喜,但怎麼說呢,有時會覺得滿難進去這傢伙的思維內。正因為太理性太正確了,只能仰望讚嘆。

  幸好,漫畫安排了利普克奈希德這號人物(介紹這部最大的問題是不管國家名或人名都很長)。他是巴爾扎過去在陸軍學校的好友,曾在同儕間大力煽動政變,而理念不合、認知到危險性的巴爾札最終選擇向上層告密,也造成多名同學喪生。殊不知,這一切全都是利普克奈希德的陰謀,透過媒體塑造,將死者詮釋為愛國者,漸漸地,軍事機關越發獨立有權而不受管轄。然今日,巴爾札發現這位友人卻以宮廷音樂家身分任職於巴賽爾蘭德,且受令於第一王子艾澤拉希?!

  怎麼說呢,巴爾札雖然貌似沒那麼愛國,但從各方面可以感覺得到,他本身對軍國充滿了驕傲與認同,雖然對學校和二王子有好感,卻也殘酷地認為被和平地併吞,歸屬於軍國是最好的路。於是,遊走於各國之間,操弄政治陰謀,疑似賣國卻又隱隱受本國指使的利普克奈希德,其手段、思維、目的,才是深深使他的信念受到動搖的人啊!

  (二王子你的情敵出現了,而且還是初戀情人這種等級的高難度敵手啊)

  老實說這種動搖,包含了國際會議上的縛手縛腳,讓看慣巴爾札耍威的我不禁覺得,主角還是得受點挫折才有人味啊。巴爾札我私心覺得是想飛黃騰達,也有一定的相應能力,然因過往因素,並未深思熟慮想過什麼對國家才是最好的,最該做的事情。他改革軍校,是因為他受不了落後的教育內容與方式;他安排了鐵路公司進駐,也是出自上級要求拉攏兩國關係以及鐵路才是先進的思維。然意識到懷森內部也上演了政治鬥爭後,我覺得他才真正思考起許多事情。

  受限於漫畫原有的調性,他的疑惑與動搖並非以內心戲來處理,而是藉由各派人馬的親近與政治「交流」來處理,但怎麼說呢,相對於前幾集我只能和他的淺層情緒(被刁難而著急那種簡單表淺的情感)起共鳴,隨著他越發深入國與國之間的政治鬥爭後,步步驚心下包藏的疑惑,也讓我真的比較喜歡這角色了。(之前只是看得很爽快討喜,但欠缺認同感)

  而除了主角外,也談談其他角色吧。像是從第二集後就不斷大力整型的海爾姆德(是越來越可愛但我還是好懷念第一集的帥哥騎兵啊),花木蘭的設定,還有在實戰中對自己原來的位置產生崩壞與焦慮--騎兵是否會被淘汰呢?看到漫畫探討到科技影響到士兵功能的爭論,總看得很興奮很寫實啊。是看似俗套其實非常特別的女角啊。是說我不確定她對巴爾札的好感,是要擦邊球在曖昧師生敬仰中鬧好玩,或者轉明確成愛情。若是後者,我覺得,呃,不太適合啊。

  然後是同樣為騎兵科三年級的尤根,比起第一名但不得人望的大小姐海爾姆德,尤根更具煽動力和同儕信任,而這種外表粗曠,實質內心纖細的角色非常得我心啊。不過他在故事裡向來有些影薄,偏功能性,幸好近幾回暗示他喜歡海爾姆德,喔喔喔這對是我的菜啊!外表上的反差(纖細可愛VS粗曠壯漢)、花木蘭的室友(要忍住不撲倒很危險吧),還有有趣的裡設定(尤根很早就知道海爾姆德是女的,卻一直裝不知道),超級激萌,比起巴爾札,尤根這配對更棒啊!

  接著輪到步兵科。馬賽‧楊森雖然才一年級,但那種稍具肌肉,外表仍在正太邊緣徘徊的肉體,和大人們的精壯身材可以說是各有各的魅力啊XD 設定是頗有正義感、槍擊技巧卓越(比巴爾札還優秀),且也對學校各科的階級感頗為敏銳,期望能擺脫被當成齒輪的小卒命運,於是對顧問寄託相當期望,是非常討喜的力爭上游角色。相對之下,湯瑪士就是走憨拙路線,被馬賽救,有些怯懦,扮演一般人在常態下的緊張恐懼反應。這兩人組的互動不見得特別奪目,但也明白彰顯了功能。特別是巴爾札對軍校學生的影響力,以及學生在科技發展、戰術演變下,那種對自身定位的惶然與不安。而相對於海爾姆德是逐步親近,馬賽是一下子就被巴爾札功略成功,忠誠感特別明顯,怎麼說呢,本國老師太廢,來了名優秀外師就容易有這種結果啊(苦笑)(不過巴爾札的確也有因維護學生槓上二王子的記錄,被認為是「為我們遭罰」,學生的親近感會一下子上升啦)

  砲兵科第一名帝達和第二名包爾,也是名對照組。帝達沉迷軍武知識,且有情節上的重要性(父親乃軍武工廠負責人,也被捲入了勞工示威的風暴中,後來帝達子代父業成為名義上的社長),而在重要功能告退後,後來主要擔任解說役。

  包爾則是扮演常識人。入軍校只是貪圖退伍後能被優先安排公職,本想平安過一生就好(但又是個認真的傢伙,入學校後就要用功讀書,可惜要比狂熱度還是比不過帝達)。後來卻要以義勇軍(偏代表性而非實質戰力)身分被徵召參戰後,整個心態轉換,充分體現了市井百性那種渴望平凡而期待變化的矛盾,私認為是最有人味的一位。

  這六位學生角色,因兩兩分組,記憶點都滿明確的,功用清楚又不單只是為服務故事而生。且就教師立場來說,也難怪巴爾札會對他們另眼相看,和其他庸庸碌碌、欠缺危機意識的孩子比起來,這群人也許能力尚有進步空間,但充滿好奇心、探究意識,成長速度很快,腦袋又靈活,都是可愛又不拖累的重要配角啊。而對巴爾札時而堤防(畢竟是其他國家的人),卻又因對有能力的大人的崇拜,越發依賴的心態也描繪很精準。然後,看到簽名連署我笑了。好現代的方式啊XD

  至於二王子部分,這種試圖力挽狂瀾但又處處受制於現實的角色,我。大。愛!特別是後來對哥哥由愛轉敵對的過程,以及第七集爆出的大內幕太驚人了。不過也算有伏筆啦,比如我很早就懷疑為什麼會對老哥忠誠到十歲時就去撰寫了謀殺爸媽的計畫書?總之,二王子是越被故事虐我看得越開心的角色,且雖然依賴巴爾札,骨子裡仍是處處留心,然心腹太少,聰明的傢伙又不夠多,只好暫且信任他,這種糾結關係真的太萌了!看得我滾來滾去啊。

  雖然實質上來說,這兩人的互動都是政治戲,但我能懂把他倆配對的人在想什麼,真是太有火花了。尤其是義勇軍受困時,二王子那寒涼的宣言(我是不是該評估不與懷森結盟呢),巴爾札心驚試圖彌補的互動,喔喔喔喔喔!這對的萌點都在於互動過程,巴爾札常吃鱉(遇到二王子後他的顏藝度明顯上升),老得被迫要證實己身或軍國的能力,以取得信任。那種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以及靠實力換得平起平坐的微妙平衡,非常可口啊。

  至於懷森陸軍表學生裡間諜的二人組(這作者超愛玩兩兩配對的),出場就以幹練帥氣的形象奪人耳目,黑髮尤利設定為哥哥是當年政變失敗自絕的軍校生,如今一邊偵查巴爾札,一邊判定這傢伙是否是會為自身利益出賣同袍的傢伙。金髮的帝摩相對於心有執著的尤利更為從容慵懶,比較擔任起剎車器工作。(是說從殺害試圖逃跑的士兵那一幕的表情來說,我懷疑帝摩隱約有喜歡殺戮的跡象?不過也不太變態,只是有些興奮罷了?)

  兩人受令於參謀總長,進行諜報工作。巴爾札和女記者討論利普克奈希德的過往時,負責偷聽職務的是帝摩,而後來從街頭突襲中的對話,尤利似乎知道了指使哥哥政變的幕後推手乃利普克奈希德。問題是:女記者和巴爾札的對話中,暗示了利普克奈希德和參謀總長關係匪淺,所以到底是帝摩只傳了部分消息給尤利,或者二人組比巴爾札更清楚參謀總長和利普克奈希德是友是敵呢?又或者尤利早就知道利普克奈希德是煽動推手,只是對於巴爾札的密告動機,仍有所介意?感覺這段交代地很曖昧呢。

  然後以下是碎念。原來看第六集的國際會議時,對巴爾札以王子顧問身分代表巴賽爾蘭德出席,深感不妥。啊,王子你就只帶這個外國人,國內議會不會說話嗎?媒體不會說你是軍國的走狗嗎?連對外代表都是外國人?後來仔細看了一次,從對話中,暗示包含巴爾札在內,王子其實是帶了五個人出席。不過因畫面安排上,其他巴賽爾蘭德代表團都很影薄,所以感覺巴爾札變得太重要了。而且仔細想想,和平會議畢竟是針對之前的戰爭,巴爾札作為參戰者出席也算正常。且學生們也都帶出露臉了,可見參戰者出席有其必要性,想想才釋懷。只是,多畫一些王子的其他部下或其他代表嘛,不然這樣誤會只有兩位代表(本國王子與外國顧問),即便明白故事不好多塞路人角,要安排互動很雞肋很多餘,但說明的臺詞也可以放多一點、多強調。

  另外,我覺得這作者有些設定應該仍是邊畫邊想,中途才放進去的。譬如說尤根對海爾姆德的好感,是到第六集才明顯丟出來。但也不會和之前的情節矛盾。應該是很細心地檢視先前的情節,確定不打架才追加的。是說後來這般安排,之前幾個情節就變得耐人玩味啦,比如勞工遊行時,海爾姆德堅持騎兵科的學生也該出去聲援二王子的抗暴軍隊,尤根及時在他被噓之前打斷,並開始鼓舞煽動,現在想起來那個互動真的是太可口了。(身高差超萌的)不過海爾姆德的真實性別是不是騎兵科人盡皆知啊?第一集的設定是模範生、優等生,但為了鋪陳說其實是女的,第二集後又出現被同學嘲弄是大小姐,雖然可以說是即便同一科,不同人的嘲諷用詞不同啦,但漫畫會設定地那麼細嘛?而大小姐是針對臉,還是已經知道性別了?(詳見Plurk討論)

  總之,《巴爾札的軍靴》是部要要看歷史有歷史,要看權謀有權謀,要看萌角大家排排站出來讓你挑,BGBL可攻可守,全方位點到滿的好作品啊。(乾)

【心得】巴爾札的軍靴(近代戰爭型態的改變與謀略) - 巴哈姆特
這一篇介紹文把前一兩集的內容整理地不錯,可參看

Voreingenommenheit : 《巴爾札的軍靴》架空德意志統一史 - yam天空部落

 這篇有提到東立翻譯問題,嘛,沒有對照原文,直接比較漢化組的翻譯的確很危險。不過我一直想到21回中,左邊第二格「盲目的相信俘虜的安全」,當時也越看越疑惑,義勇軍有俘虜人嗎?是不是真的翻錯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