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 星期日

【他們在島嶼寫作/劉以鬯篇】《1918》:不著痕跡的用力,真正的風格


  不知是否刻意呼應劉以鬯的寫作風格,觀看黃勁輝導演的《1918》,感覺比島嶼寫作其他記錄片來得吃力?吃力,不見得是因影像的深意奧解,而是敘事上的散漫無緒,須極致的專注。《1918》其實還是有著一定結構。但那結構不很清晰,你往往要過了些會兒,才明白,啊現在時間軸來到了他在吉隆坡,啊現在聊的是《倒錯》,啊現在又回到了他的短篇作品〈鏡子裡的鏡子〉。可說來也怪,要說導演沒有暗示,他也有做到黑幕白字打出時間、地點,讓電影仍舊維持一定的線性流動。可,可能是因節奏快了些,沒有那種體貼的停頓,島嶼寫作系列常見的過度解說,詩意詮釋一發不可收拾氾濫成災,更仰賴的是某種信任──某種我知道我沒有停下來等你,但我相信你會追過來的從容,某種我沒有明說,但你會很自然地察覺到隱喻與連結的規律頓點,某種真正的風格。對空白的堅持,對節制的講究。

 


  《1918》有好幾組常見的手法,比如再現小說影像時,非常地王家衛(儘管〈他有一把鋒利的小刀〉可能是因演員表情太有喜感,就沒那般王了),比如說《酒徒》文句老散落在好幾處段落的接縫,好比對顛倒影像的偏愛(倒錯嘛),好比說人物訪談刻意的平淡與俐落簡短,好比猛然急促,卻又多數時間放淡的背景音樂(不知為何,非常地香港),好比處理劉的幾項嗜好──集郵、模型與陶瓷時,那不必特別言說,可觀眾很自然地連接上他談及稿費與收入的迂迴。怎麼說呢,我覺得也許不是最討喜可親,甚至說非常仰賴觀影者的靈光與會意,但《1918》的確稱得上島嶼系列中,最不用力,又或者,用力最深卻也不著痕跡的一部。

  講白點,我覺得島嶼系列,包含評價很好的《化城再來人》、《如歌的行板》、《尋找背海的人》,多少都有些用力過度、詮釋氾濫的地方。但......也可能單純是因為我跟劉以鬯不熟,所以不太能感覺到那種導演要求作家去配合自己的角力。島嶼系列偶爾讓我不太舒服的,是某種虎視眈眈,特別是好幾個企圖心很強硬的導演,會很努力地把作家們帶到某些場所,某些他們認為作家會在此神遊、露出複雜情緒、回顧起人生過往,能拍下好鏡頭的地點,然後用力地期待著(盯)。也許是出自收集材料的不得不然,但從中的確有著某種侵犯與戳弄?也或許是我輾轉耳聞了熱愛影展的朋友對部分記錄片導演的不悅,所以對於那種要作者在這裡走一段路、指揮表情動作的手法,也多少感到疑遲與不敢肯定。

  但《1918》在這部分(指揮與詮釋上)真的挺收斂的,感覺不太到強硬痕跡,非常地尊重。隱約可以感覺到記錄片方跟作者維持著情誼,且不會強調著「我們很友好」,強調著溫馨溫暖,而是很自然愜意的互動。又看到片尾提到,此部片用了六年去收集材料,加上導演黃勁輝本來就是文學研究出身,不若其他導演是接下棒子才匆匆做功課,難免斧鑿。我想,會如此不著痕跡,形式貼合作家,也是因為這吧。(話說回來,我這種為了褒獎A,得評比B的論高低作法,不是好評論就是了。)




(點圖可入讀冊購書)

但唐謨 /【他們在島嶼寫作II │但唐謨讀劉以鬯】尋找劉以鬯
張拓硯/【他們在島嶼寫作】《我城:西西》、《1918:劉以鬯》的時光故事
Chow Anita /《他們在島嶼寫作》:劉以鬯在文壇的單打獨鬥與香港文學前路
        黃勁輝:我希望看了電影後,不懂文學的人也感受到也斯和劉以鬯的文字世界
島嶼系列FB/《花樣年華》、《2046》裡,梁朝偉飾演的角色原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