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從宗主的兩位女人──霓凰與宮羽,論癡情的候與守




      我也來《瑯琊榜》了XD 雖說已經看完了,但要從那兒下筆還真有些困難,還是從宗主的兩位女人開始談起吧。先說霓凰,雖然沒看過小說,但霓凰愛情的兩種走向我都很喜歡,可能是我對於癡情等候的戲碼,向來沒那麼喜歡。但又覺得就戲劇張力來說,這是演員最討好、也最能勾螢幕觀眾心弦的呈現,加上雛鳥效應,倒也不討厭這安排。
  而從中國劇版的「[心得] 瑯琊榜-劇版霓凰感情分析」這篇文章雖然可以懂撰文者的執著點,但總覺得無論發文的人,又或者回文的人,都忽略掉一個很重要的點,就是赤焰逆案對霓凰感情的影響。

  對霓凰來說,林殊是兄長,是自小玩在一塊的青梅竹馬,也是太皇太后曾牽線的姻緣。然這些感情,就一個十多歲的少女來說,雖然燦爛美好、是最純真無偽的時光,然就若撰文者所言,以互動來說,深刻性必然不足。讓這段感情深化的,是一夕之間,世界天翻地覆的震撼。

  就像皇帝所言,赤焰逆案發生之時,皇帝也是看在太皇太后面子、雲南穆府的力量對守衛邊疆不可或缺上,沒有對穆王府加以追究。雖無直接牽連,可霓凰要面對的,是謀逆線索最大源頭,來自閨蜜夏冬之夫聶鋒。被控謀反的,卻是從小玩耍長大的林殊哥哥,未來可能成自己公公的林燮。對謀逆一事,要信與不信,不僅煎熬,而等到她長大繼承穆王府後,恐怕是時時遭受因往昔之情帶來的中傷與質疑,又或者為了避嫌,硬是遠離此事,保護自家府邸。在這段日子,無論是審案時期,幫忙伸冤恐遭連累的人人自危,又或者事過境遷後,往事遭到封鎖禁言,一切被埋入煙塵。在恍若隔世的現在,過往天真的歡笑、純真無暇的兩小無猜,竟變得如此遙遠卻又真切。習以為常的一切,一瞬竟變得不能再擁有,甚至不可被提及,我以為,這才是她不能忘懷林殊的關鍵原因。

  十三年,也許她太過英姿飆颯,匹配的人選太少,也或許無人能及當年京城中最明亮、最耀眼的天才少年、少年將軍。但仍不可忽視這段時光,這段遭到壓抑、被迫閉口,傷口從未有機會癒合的時光,痛楚,把她內心的縫隙填得滿滿的,不留給他人機會。

  我之所以能接受戲劇選擇癡情等候的原因,是因那癡情等候,不是為了真有著什麼許諾在那兒。畢竟她也早早認為林殊已死(潛意識的渴盼與現實認知,畢竟是兩回事)。可之所以守在那,我覺得是因為她沒辦法排解到這樁劇變,一個將純純依戀封印成永恆,封印成傷口。而任何其他感情的試探,婚事的提起,終究將觸到這個柔軟、滲血的傷口,而沒了下文。

  這也是我很喜歡戲劇前期處理的一部分,它帶出了霓凰的尷尬處境。一方面,她是守護南境的功臣,又與皇室交好,是極度受寵的重臣。然另一方面,恩寵卻又時時伴隨著試探與猜疑,算計與控制。她自己在這樣危險的平衡之上,是否也體會到當年祁王及林府所面對的處境,也多少有些想法。而這些想法,是否讓她對內心真實的聲音,反駁與維護的聲音,帶來更多更多的共鳴?而這樣的內心波盪,又是否強化了她對林殊的忠實,將自己被迫嚥下反駁,避開牽連下的愧疚,化為某種微妙的守貞?也許戲劇呈現的,僅僅只是一名女子的十二年思念,但這當中,除了對初戀的執著外,我想還有很多很多,非常複雜,也讓初戀被迫成了永恆的因素存在。

  (而對--其實沒看過的--小說版中霓凰的愛情,我喜歡的原因,則是因為那是最現實,不盡美好,卻也慈悲溫柔的可能。畢竟要苦守一個人,一個死人,真的太艱難也太疲憊了。何況,另覓愛情,也不等同忘卻,她總是以某種方式繼續愛著。)



  也因為我可以懂霓凰堅守不嫁的原因。所以就某方面來說,宮羽之所以無法引起我共鳴,也是在於同樣的理由。霓凰跟宮羽,分別擔當戲劇前中重大事件的關鍵樞紐。霓凰差點遭脅迫逼婚一事,不僅讓梅長蘇初顯身手,還藉此佈置好他與京城各派勢力的互動佈局。而宮羽以殺手之女身分揭發陳年舊案,硬是讓血與恨、親情與姻親、親人間的互相提防,複雜糾葛端上檯面,戲劇張力可說是全劇最高峰也不為過。

  然而,雖然宮羽角色關鍵,我卻一直不能理解她癡戀宗主的緣由。戲劇裡未解釋到她是如何加入江左盟,我也不清楚到底有什麼我不知情的過往?雖然梅長蘇的設定就是人人愛,要設定宮羽傾慕他自是理所當然。可是從傾慕喜歡,上升到甘願為他做任何事、不求回報,甚至只要他注意到自己,那怕是斥責,心裡也歡喜。我就覺得失衡了。

  怎麼說呢,我知道有人就是單純黑女配,討厭打擾主CP的女配角。但我覺得自己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對這樣低微的愛感到......不曉得欸,天性討厭嗎?我知道這很浪漫,也很吸引某些人,但我就不是目標客群。我反而很討厭這種把自己看得太低太低,低得若塵埃的人。如果宮羽真的地位很低、在眾人眼中沒什麼存在價值就罷,可在外在環境上,偏偏又把她捧得很高,是妙音坊的招牌、權貴想追求還不定能追到的人兒。然後讓她在愛情中如此卑微。

  就某方面,我喜歡殊凰配,也是因為雖然霓凰會聽梅長蘇的話,卻也不是一昧順從,而是以大局為重,以愛人身上背負的七萬冤魂為重。而那些人也跟她有情感的連帶關係。但宮羽,好吧,就算她敬重宗主的目標謀略,可畢竟沒有情感上的連帶性。構成她感情立基的原因,是非常薄弱的,卻又甘願付出如此大的犧牲,所以我才會覺得太假了太討好了,而討厭吧。所以我還寧願最後送信,是她私心一點點黑的展現,某種「可是最後陪在他身邊的是我而不是你」的微小的贏,那樣還稍微有點人味。

  (是說派宮羽送信真的超怪的,明明霓凰早就認她為情敵,梅長蘇也時時避嫌。我只能猜是她甘願,又或者小黑心想去遞信吧。亦或者編劇只是單純想呈現,兩位深愛梅長蘇的女人的哀悼時刻。一個是深愛,對方亦願回應,卻因現實種種,不能陪伴在他身邊;一個則是不被對方愛著,至少不是她所希望的愛,卻至少能陪伴在一旁。)

  認真來說,我還情願看到卑劣陰狠的搶當小三戲碼,也勝過這種「我也沒求什麼只盼你心裡有我一席之位」的,好像連討厭都覺得對方已經如此卑微如此可憐,作為觀眾的我不去同情憐惜就罷,還跑去踹一腳真是太過分的感情設定啊啊啊!

  我應該沒有很過分吧,我只是覺得兩個感情立基的厚度完全不同的角色,卻老是被拿來時時比較,心情很複雜。(畢竟宮羽的癡,感覺太多人為的斧鑿痕跡)是說,就以往的喜好來說,明明我該喜歡柔弱型欸,但劉濤姊姊實在太俊朗帥氣了(我的菜!)我倒也不是不能接受超級無敵犧牲的感情,但那要好好鋪陳,而就《瑯琊榜》戲劇來說,我看不出來鋪陳,也因此無從理解,更無從喜歡接受了。只覺得困擾。
(點圖可入博客來買小說)

PS:
  是說宮羽這角色,不計較癡戀宗主這點,光就過往設定其實是很好的,可是她的感情觀真的......多愛自己一下啊(用力搖晃肩膀)且就作用來說,宮羽其實比較有故事推進的動力(這我承認),霓凰其實到中後段串場的有些硬,幸好多擔綱的是情感戲,也看得出定位。
PSS:
  就《瑯琊榜》開場時,霓凰郡主跟靖王的受寵度差異,且一個還是親兒子,我猜霓凰當時大概也是年紀小,家裡死命盯牢不讓她對逆案一事說任何話。等日後她長大了也深知這件事怎樣都不能亂碰亂提。才有機會跟林家關係那麼好,還可以如此受皇帝提拔喜歡。不然純粹論軍功,這兩位應該是不相上下。當然也可能正是因為親疏有異,更要用恩寵來攏絡?
原始版噗浪心得

留言

  1. 宮羽的癡情在現實中確實存在,因此對我來說她的癡情算真實,難以說服人的是情愫萌發緣由,這部分我真的看不出來,以致於她跟隨跑去獵宮那段十分突兀XD
    她加入江左盟的可能原因,我猜一開始酥胸是為了復仇而準備,對宮羽來說也形同一種保護,長久下來她才喜歡上宗主吧...也因為只能自己猜,但欠缺線索,看到後面我覺得這是戲劇編寫上的硬傷,就不太想深究了(?)
    by 凝鏡(http://phapsodycat.blogspot.tw/)
    ---------------------------------------------
    版主回覆:
    我相信癡情是會存在,但沒有原因,沒有過程,整個就很空虛,反形成扣分。

    是說編劇硬傷也不是第一次了,想想看明明就安排了神似偷換藥的橋段,結果梅長蘇就這樣把藥給真的"被吞"了下去,然後來個以毒克毒的奇蹟。好掉智商啊(掩面)

    回覆刪除
  2. 宮羽的癡情在現實中確實存在,因此對我來說她的癡情算真實,難以說服人的是情愫萌發緣由,這部分我真的看不出來,以致於她跟隨跑去獵宮那段十分突兀XD
    她加入江左盟的可能原因,我猜一開始酥胸是為了復仇而準備,對宮羽來說也形同一種保護,長久下來她才喜歡上宗主吧...也因為只能自己猜,但欠缺線索,看到後面我覺得這是戲劇編寫上的硬傷,就不太想深究了(?)
    by 凝鏡(http://phapsodycat.blogspot.tw/)
    ---------------------------------------------
    版主回覆:
    我相信癡情是會存在,但沒有原因,沒有過程,整個就很空虛,反形成扣分。

    是說編劇硬傷也不是第一次了,想想看明明就安排了神似偷換藥的橋段,結果梅長蘇就這樣把藥給真的"被吞"了下去,然後來個以毒克毒的奇蹟。好掉智商啊(掩面)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