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6日 星期六

2015選書:華文文學

(以下點圖入讀冊,點連結入博客來,歡迎多買)
推薦順序如下:
吳明益《單車失竊記

  說來慚愧,大概是因為幾場講座文之故,我被認為是吳明益迷粉,可說實在,吳的作品我一直沒讀全。《睡眠的航線》、《天橋上的魔術師》都是去年才補上,《單車失竊記》若非讀書會,怕也無法在出版年內閱畢。



  從睡眠一路讀過來,可以意識到吳越來越能掌握說書的技巧,也很有意識地去處理偏散文、偏知性的筆法。彼時,我對《複眼人》,只隱約有種說不出來的隔閡,我很喜歡小說的第一部分,島嶼的章節,那若地海,有著穩健又恰到好處的腔調,可到了後面,詩情文字依舊,故事的拉力卻喪失了,更別提那過於隱喻而開放的結局。而今,我已成長到可以明確指出《複眼人》的問題在那(朱宥勳則說得更清楚),而吳明益也試圖去改善任何未臻圓熟的缺陷。《複眼人》其實已經突破《睡眠的航線》情節性過低的問題,《天橋上的魔術師》則是對歷史記憶做預備練習(固然仍有些公式化,若方塊般一個一個短篇堆砌,幸仍堆出了懷舊),而到了《單車失竊記》,可以感覺到這是部講不出明確缺陷的作品。野心龐大,要調度的歷史知識與旁支紛多,雖無高潮迭起的主線,還是靠著強悍的情感網捕捉閱者的專注。吳似乎有意識地把過去會絆住讀者的問題,一一憑藉自身的努力壓下,是能充分意識到寫作者毅力與自我超越的作品。我意外喜歡紅毛猩猩和老師牽手去動物園那段,那是個很小的段落,小到不像地下室潛水、樹木抬升腳踏車至天頂,又或者藏匿於地下的大象一樣,魔幻又壯大奇美,卻非常溫柔而靦腆。而我,正是被小說那不時閃爍的溫柔,搖曳入夢。

朱宥勳:再下去一定會有水源--讀吳明益《單車失竊記》
【書與人】記憶都在這裡了 - 吳明益談《單車失竊記》 專訪◎翟翱新日嵯峨子《臺北城裡妖魔跋扈》


新日嵯峨子《臺北城裡妖魔跋扈

  做為一個在原創場認識臺北地方異聞,爾後更參加過幾次LARP的人來說,閱讀《臺北城裡妖魔跋扈》比起新奇或有趣,不如說更加意識到瀟湘神的筆力進步。言語道斷決定來臺灣的對話,比起設定集時,對話圓熟而具張力。小說亦聰明得緊,看似在第一集懸念高於情節推動意義的兩場文學沙龍,其實正是光明正大地說明小說大設定──日本政府透過收編內地的大妖,以其妖力在台北盆地運作,在強化結界,影響台人同時,亦持續自我禁錮。並透過人物群論辯「此設定在日治時期的文學喻意」,帶領讀者去領略、思考此設定於現代可能存在的多重隱喻。而此隱喻的層次之深之反覆,其實在《秘密讀者》的〈妖怪的後殖民生活〉就已梳理地非常完整:「把『妖怪線』與『文學線』連結起來看,會發現這是一組鏡像結構──『日本妖怪VS台灣神明』和『日派作家VS台派作家』;『(結界破裂的)妖氣VS(被壓抑失去信眾的)神力』和『(陷入困境的)外地文學VS(聲勢衰落的)寫實文學』;『神務局VS妖怪與神明』和『(僅出現於暗示中的)總督府審查機構VS台日兩派作家』。」

  這些延伸出的隱喻,可謂野心乃至使命的展現,不僅招攬了一批喜歡深度閱讀的文青閱眾,原來作為主客群的通俗小說讀者,亦可從中窺見更多閱讀方式。而回到(另一個常被標記的)輕小說定位,《臺北城裡妖魔跋扈》有著日本翻譯小說的輕快節奏、無負擔文字,又不失質感。(雖然幾個常見的公式句用得太頻繁啦XD)幾個人物也許稍嫌塑造不夠立體,可套用到ACG標籤內,也是可以很快對應入位,特別是石敢當與境主公的奸感情,超萌的!且石敢當微妙的潔癖與過不去心態,我想青澀的學運世代多半有所體會。

  認真來說,《臺北城裡妖魔跋扈》不能說完全無缺陷,做為第一集,它出場的人物過多,記憶點又埋得不夠深(大概是因為前身是LARP實境遊戲之故),有些情節也是迴避或趕場混過去(武戲呢?)夠敏銳的讀者,也能察覺到作者在某些章節明顯狀態不夠好(苦笑)。可氣魄與格局,仍舊漂亮地掩蓋了尚待成長的空間。且,瀟湘已經夠自卑了啊,你可以更有信心一點XDD(裝熟拍肩)

臺北地方異聞 
[挑戰] 第三的存在:評《臺北城裡妖魔跋扈》(全文)
[挑戰] 妖怪(般的)小說(節錄)
[作者回應] 再一度新日沙龍:來自虛構的回聲(全文)
Sucknovels: [本土] 臺北城裡妖魔跋扈(表吐槽內推廣)
Lightnovels:[感想] 《臺北城裡妖魔跋扈》讀後感(推薦)
【推薦書單】新日嵯峨子《臺北城裡妖魔跋扈》
閒書筆記4-7 - 臺北城裡妖魔跋扈(偏劣評但批的點很準,不過我倒不覺得若干缺陷影響有那麼強烈就是了)

 

寵物先生《虛擬街頭漂流記

  大略是第一次閱讀時,受謎題詭計所惑吧。再次重閱,才意識到《虛擬街頭漂流記》在情感上竟是如此地超前,走得那麼遠。坦言說,寵物先生的筆力並沒有好到可以把那感情張力撐到最大(但就流暢度而言,已經好過很多大眾文學作者),可單純就那概念上來說,其實已經足以成就一哲學的命題。「科技始終來自人性。」、「科技如何改造人性?」這兩句話之經典,就在於人之不可捉摸,不可理喻卻又如此惹人憐愛吧。是一本執行尚且良好標準,可就預見來說,為上乘之作的推理小說。回顧臺灣推理文壇,我很慶幸,在2009就收穫了這本小說。

盛顏《三京畫本

  盛顏的《三京畫本》為大學時所得,擱置許久未讀。直到去年為了書櫃清倉,拿來確認品項水平,一讀就為之驚豔,欲尋下集,卻發現明日倒了(愕然)(去年好多家出版社都倒了,明日繆思魔酒讀癮嗚嗚)。難道只能往簡體書尋去嗎?我淚眼汪汪。幸好一兩個月後,接獲readmoo的廣告信件,發現即將再版,且後續皆有規畫。才嘆閱讀時機恰恰好啊。

  作為初始的第一本,其實《三京畫本:黑山白水卷、南金東箭卷》的情節有限,大抵是勾勒出幾位主角間的輪廓形象、感情伏線,甚至說,很多時候都在為觀音奴這位女主造山。說起來,觀音奴是個一不小心就寫壞的女角,這種輕靈出塵、純粹無心機,又曼妙絕美的女孩子,稍一不慎就瑪莉蘇化了。幸好盛顏把握地極好,她的身世不單令人難忘,又多了國族認同的意涵,不羈性情與外在文化的矛盾,令讀者可以置放理解共鳴。而濃烈(但在首二卷尚且只是醞釀而非爆發的)愛情,本來就是武俠的看頭,盛顏的文字鋪排,又令癡情與專一的唯美暈醉,以及反面的妒恨危險,扯出一極大極輕盈,又華美地教人目不轉睛的網。待紅塵男女,傻傻踏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