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日 星期五

【貧窮的移動:淺談青年打工度假及移工】 講者|周于萱(臺灣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理事長) 講座紀錄

【貧窮的移動:淺談青年打工度假及移工】

講者|周于萱(臺灣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理事長)
時間|4/1(五)1930-2100
地點|永楽座(臺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三段283巷21弄6號)

(加入很多個人詮釋觀點,可能跟講者意思或其他聽眾所聽所聞有歧異)

(對了,歡迎買書!點圖可入讀冊,點連結可入博客來購買《窮人的經濟學:如何終結貧窮?》)

  移動,往往除了旅遊、探索的浪漫外,還有來自現實的壓迫與推力。我們常說鬼島鬼島,但這島嶼真的如此糟糕,逼得年輕人外流嗎?在探討台灣青年的勞動力為何向外移動時,必須先追索起台灣本地的工作條件。


  首先:是青年打工權益受損。打工族最常遇到的剝削,是商家沒有給予基本薪資,沒有勞健保,又或者利用其無知,以為加班費就是多一小時算一小時,並不知曉可有以下福利:
「加班時間在2小時以內者,加班費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給1/3以上;加班時間再延長工作時間在2小時以內者,加班費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給2/3以上。」
  這種剝削,不單存在於打工族,有時正職員工,亦會遭遇相同待遇。

  而撇開打工族,單論青年失業率,相對於鄰近的日本在近年來游動於6~9%之間,台灣青年的失業率是12~14.49%,相當驚人。即便是有在工作的青年,也有13.4%是所謂的零存族(沒有存款者),已有100萬(含)以上存款的青年,僅占6%。勞動環境之惡劣,可見一般。

  就在此時,以「國際移動力」為包裝宣傳的「打工度假」順勢而起,和年輕人一拍即合。相對於台灣本地低落的工作條件,紐澳加拿大等國家,一方面語文隔閡較低(誰叫英文是國民教育中的重要科目呢),再來基本時薪真的高很多,像是澳洲,基本時薪換算下來,可達406台幣,還不包括因工會爭取保障臨時工的權益,時薪還有25%不等的加薪。對外還能以「開廣視野、充實語言能力」為由,抬頭挺胸地對旁人宣告目標理想之遠大(欸?),成了非常合情合理的移動理由。

  其中,澳洲一方面時薪以匯率計算後最高,加上限制人數及門檻較低,台灣固定有兩到三萬的年輕人跑過去打工度假,人數之多,僅次於英國,但大家想想,英國的基本人口還是六千萬耶!那代表台灣的年輕人中,選擇去澳洲打工度假的比率其實比英國年輕人高上了非常非常多。

  可是,打工度假本來的用意,促進各國年輕人交流的美意,其實往往被擱棄。本來的「打工」,僅是在補貼生活費,如今卻成了首要重點。講者初到澳洲時,在背包客棧遇到的「洋人」都是在交換旅遊資訊,那個沙灘那個景點一定要去。可一旦到了華人與亞洲人多的住宿處,大家則在聊要不要一起去投履歷,交換工作訊息,態度截然不同。

  而另一方面,打工其實........也沒想像中好找或優渥(嘆氣)。有人來到澳洲,旅費用罄還找不到一份穩定工作職,也有人碰到同族相殺,也就是華人餐廳會以較低的薪水,雇用華人青年。並大聲嗆說:「你不要,沒關係!反正能取代你的多得是。」(聽起來好熟悉好有家鄉味喔。)這些老闆之所以能如此鼻孔噴氣,自命不凡地拿出12元低薪(澳洲基本薪是16)來請人,其實也是看準了他們選擇不多的壓力。畢竟,有些高檔餐廳,他們想找的是洋人模樣的服務生(所謂客群分層嘛)。台灣人到澳洲打工,跑去農林漁牧、美容美髮及餐飲業者,占據最多。但這些人往往不知曉澳洲每半年一年會調一次基本薪,可能賺夠了就移到下個地點邊玩邊打工,連權益受損也不自知。華人之間互相剝削的狀況,也能以85度C在雪梨的分店,積欠台勞薪水新聞而知。

  另外,醫療健保也是個問題,打工族沒有健保,所以很多人會自備成藥過去。甚至有女孩一口氣準備了三大罐止痛藥被海關攔下,以為是偷渡藥品,實際上卻是為了兩年每個月的經痛做預備。今年甚至出現除夕時客死異鄉的二十六歲女子.......

  談完了台灣遊子在異鄉的苦楚,也不能忘卻台灣本地的移工。講者語鋒一轉,一口氣鏢向「外勞」,也就是印尼、菲利賓、泰國、越南等地來台的移工。如果仔細去觀看這些移工的年齡層,會意外地發現他們的相通之處,如果仔細計算這群人數總達六十萬(是的,你沒看錯,六十萬人,印尼238824人、菲利賓123919人、泰國53126人、越南169818人)的各國移工年齡層,約有43~84%不等,是24歲以下到三十五歲之間的年輕人。他們來到台灣,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打工度假,頂多頂多,是當初被釣來時,內心盼望的旅遊性質較低,賺錢傾向更為明確。而他們為何願意來台灣呢?喔,是因為在菲利賓首都,年輕人的基本月薪只有九千披索,而台幣22k,就相當於三萬披索了,三倍以上欸!怎能不來。而他們來到異鄉的悲歌,相信各位在台居民都很清楚了,以為是去工廠,結果變看護,仲介苛扣,雇主藉機找碴,職場性騷擾,語言不通造成的求助無門......

  合觀「台勞」與「外勞」,合觀「青年打工度假」與「東南亞移工」。我們會發現在全球化之下,移動的推力有以下條件:一,薪資過低;二,移動成本大幅降低(感恩廉航、叩謝廉航,對了廉航會不會也有剝削問題呢);三,年輕人自身背負著就學貸款與房貸;四,少子化社會下,部分年輕人提早面對了家庭扶養經濟的壓力。

  而拉力呢?他們要去的國家又提供了什麼?一,官方鼓勵(瞧瞧各大學如此美化打工度假吧);二,海外薪資、匯率誘人;三,年輕人社會性責任較小(沒結婚成家前都可以去闖蕩);四,存錢回國開業、投資;五,網路資訊取得容易。(辦簽證、找住宿地點,沒問題,網路找對關鍵字,前人帶你上天堂!)

  然而,無論本地國外都存在的剝削問題,該如何因應,很簡單,站起來!加入工會!沒有工會?就自己組一個。工會擁有的團結權、協商權、爭議權,是法律賦予的保障。最近一年,台灣內部如桃園機師工會、華潔洗滌、南山人壽、高鐵、大眾銀行、合正科技、豐裕,都有或大或小的抗議,可以視為工會力量起來了!而不單是台灣,美國服務業工會SEIU,也積極針對速食業剝削員工,要求提高薪資發出了Fight for 15運動,不單美國境內有三萬人響應,連海外日本亦然。順帶一提,今年6/15還有一場,歡迎大家關注(宣傳口吻)。

  面對約聘制、時薪制的工作數量日益提高,派遣變多,工作越發欠缺保障,該如何翻轉制度,改善越來越差的勞動條件,講者的態度是很悲哀的(畢竟我們的政府,嘛,好像沒有很積極想留下人才)。更何況,如何減少人力成本,其實是各企業都存在的趨勢(苦笑)(想想未來還會有更多機器或機器人來大批取代)。但,別以為非典型勞動的現象,僅僅存在於年輕人,各大學的清潔工往往是二度就業的婦女,他們亦是遭剝削、工作沒有保障的一群。

  近期,九五聯盟有積極地參與年金改革,渴望能達到多繳少拿的平衡,但往往受到世代對立的抨擊,但這不單只是世代對立如此簡單,而是整體勞動條件的向下沉淪。翻身,很困難,改變,很艱辛,但不去反抗,就什麼都沒有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