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繼續推廣日式奇譚:《Mei魅:日本怪談誌02》

(點圖可入讀冊生活,點書名連結可入博客來,歡迎購書!)

  或許是因為閱讀的是完整一本書,《Mei魅:日本怪談誌02》比較沒有創刊號那種最有看頭的部分都在試讀稿看完的雞肋味(不得不說,補完試讀稿沒有收錄的小說漫畫後,創刊號我是拖到讀第二期時才終於閱畢的)。整體來說,無論是小說跟漫畫或專欄都更為偏愛,讀起來意外迅速,下收個別心得:

  《Mei魅》第二期最有魅力的,無疑是嚕嚕米特輯啦!怎麼說呢,會忍不住羨慕起日本人呢,能夠那樣講究而細緻地把國外的作品以不失親切趣味,卻又不會過度偏重趣味性而喪失深度的方式,加以陳述簡介。可以充分看得到編輯群的用心認真。

  嚕嚕米的小說我印象是國中還是國小有看過,雖然印象已經變得非常稀薄了,但閱讀此專欄,確實回想起那樣純真童趣中,蘊藏的奇妙深度。很喜歡早期的經典兒童文學就是因為這樣,看似很簡單,但那簡單中帶著大氣,帶著智慧,帶著包容,誠如Mei編輯部森下訓子的訪談所言:「朵貝的作品,有一半建立在讀者的創造力之上。它們能夠喚醒讀者心中沉睡的深層心理與原初風景。正因為如此,每一個讀者都擁有只屬於自己的嚕嚕米和朵貝。」(P45)


  雜誌中引介給大家的朵貝短篇〈安美莉娜〉也是很獨特的作品,收錄了作家相對不為人知的非系列作短篇,若純文學般的曖昧解讀空間,也令人激賞。可以看得出編輯群不打算過度解讀,卻又提示般強調朵貝在創造可愛角色之餘,出色的文學寫作能力。不曉得國內有沒有翻譯朵貝的其他小說呢(機率很低吧,苦笑)。

  怪談小說部分,加門七海〈憤怒女〉比起上集來得有趣多了,我很喜歡最後才揭露的男女情思。國田那明明就不信神怪存在,卻又偏執地想要揪出其錯處的扭曲心態,也抓得很有意思。辻村深月的三篇短篇中,以〈闇嬰〉最為出色,短小精悍,令人猛然心驚,鋪陳時為人父母的疲憊感也寫得很能令人同感。東直子〈慶賀之家〉我覺得轉折過於迅速,前半部與後半部簡直像不同的小說被移植在一塊,雖然靠著筆力勉強延續下去,但......假如多些鋪陳就好了。

  山白朝子〈無頭雞夜行〉怎麼說呢,我還是比較喜歡乙一早期的作品,這篇不是不好,但餘韻就有些弱,結尾猛然爆出的冬子秘密也彷彿沒有點燃引信,理當震撼卻只是喔一聲過去,太可惜了。如果能把獵奇妖異感渲染出來就好了。不知為何,我還是覺得乙一的筆力變得更為通暢穩健同時,某種直覺性般的,能將整個故事的脊椎挺立的詩性卻也日漸稀薄,唉呀。

  怪談漫畫部分,漆原美智改編小野不由美《鬼談百景》的〈最喜歡的遊戲〉,不錯!夠毛!我喜歡。波津彬子〈Somebody Calls〉,畫風跟故事相益得彰,將貴族般的優雅姿態與淡然表現地清淡又餘韻十足。伊藤三巳華 〈三巳華的遠野物語〉,可愛的畫風將得知《遠野物語》令人煞風景的真相時的「欸欸欸」心情,表現得真逗趣。

  近藤洋子〈涙池〉的那隻手,怎麼說呢,讓我想到漢聲中國童話中,偽裝成升天梯子中,詐欺人們的巨蛇舌頭啊,那篇插畫一直是我童年的夢魘,所以明明這一篇理當感傷的,我卻自顧自岔去個人小頻道去。

  今日町子〈小心夾手〉是若繪本般的小白日夢。下元智繪 怪奇黄表紙〈豐後之國某人之妻,遺體塗漆〉:我喜歡這種獵奇感!口味夠重!GJ!對此期漫畫,個人表示愉悅、滿足。

  真實怪談則本來就是我比較沒有太大共鳴的部分(還是更喜歡小說漫畫)。幸好工藤美代子〈巷尾詭譚〉,碰觸到日常中的怪人這主題,讀起來尚且有些共鳴。藤野可織〈我就是看不見鬼〉還意外跟《風起》(是的那個《風起》)有關係,興味增加。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性,也大幅降低。

  那怪談隨筆呢?立原透耶在〈通往夢的旅程〉對明惠上人的大肆描繪,真的是叫人興起對這位人物的好奇心呢,她究竟能不能成功將他化為創作題材?只能說句,加油好嗎。而宮家美樹 〈大和 闇之祭典 春日大社〉,畢竟是去過的神社,幾筆描述便召喚起三四年前的回憶,嗚啊,好想再去奈良喔。

  最後,對怪談甜點專門店,還是得說一句:「弄得那麼可愛,一點都沒有恐怖氣氛了啦。」

  不知道是這期整體內容更合我胃口還是怎樣,評價比上次好。也期待這系列雜誌能繼續穩穩當當出版啊。雖然看起來就是一副小眾臉被腰斬也不意外--喂!幹嘛唱衰啊!

推廣日式奇譚中:《Mei魅:日本怪談誌 創刊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