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充分感受到JK羅琳可以再戰十年啊

 


1.
  紐特的肢體語言好強,一開始以為他是碰到麻瓜不太懂得裝若無其事,後來發現他大概是不擅與人類相處,總是縮頸微駝,深怕跟人視線接觸。可一進入皮箱的世界就整個抬頭挺胸,自信坦然起來。整個神態變化抓得非常好。
       
  奇獸飼育師的塑造也非常漂亮,經典的求偶舞就不用說了,他跟雷鳥相處時,唯有在距離較遠時才敢視線相觸,在撫摸蹭頭時,都是側著臉的,跟我印象中,與動物相處的法則非常相近,可以感覺到細膩不含糊之處。(一般在自然界內,視線相對被認為是挑釁行為)

2.
  整條主線也非常有夢想XDD 我曾經歷了一場魔法歷險,卻已不復記得,只留下殘存的些許靈感。雅各這個平凡男子在創業失意後的神秘冒險,讓整條主線有著猶如童話般的可口質地,我們不都嚮往著這樣的經歷嗎?可能是打開衣櫃,通往魔法世界;可能是接到一封來自魔法學校的來信;可能是神奇金幣,能實踐任何古怪夢想。我總覺得羅琳最大的天賦,在於她總能直覺性地捕捉人們殘存的,對魔法的渴望。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一向禁不起太細的探究,然而,穿越月台來到另一個世界,速速前就奔來的方便咒語,家庭小精靈等等,這些其實都是人們對於魔法的嚮往。在現實科技越發方便而神奇的時代,她那絕不算大器大格局,卻符應著人們期待的趣味設定,在我看來是最厲害最難以被超越替代之處。

 

3.
  魁登斯那條線真的很驚喜,本來對這部的深度完全不抱期待(喂)但我一秒就能懂Ezra Matthew Miller的魅力,這種陰沉、畏縮,但其實對愛與接納無比盼望的孩子真的太惹人疼了。看到有影評說賽倫會的存在可有可無,魁登斯只要是單純的受虐兒就好了。完全不是這樣好嗎?若不是被這種極度反女巫、反巫師的組織給收養,魁登斯的矛盾會如此劇烈?既想要聽話、順從,又渴望自己的真實面能被無條件地接納包容。明明得不到任何關愛,甚至被管教地最徹底,卻又努力做好哥哥,寧願被誤解也不想要妹妹受罰。如此乖巧得人疼的孩子啊(哭慘)

  是說這部的燻鯡魚做得真好。每次切到賽倫會線,整個場景就又陰暗又詭異,妹妹以僵硬又面無表情的蒼白臉蛋,唱著那首類鵝媽媽詭異調的兒歌,加上單腳跳的模樣,一整個詛咒感強烈啊。能夠愛著這樣的妹妹,魁登斯果然是好哥哥(大誤)

  後來闇黑怨靈大爆發時,比起肆虐,更感受到一種被深深背叛的痛心感。明明不想要傷害人的,明明比誰更希望被接納的,明明想當個乖孩子的,可是--我沒有想到這故事那麼哀傷,在地鐵站時,紐特能只說個幾句話就被他平息下來恢復人形,這代表他如此脆弱渴愛吧。是說紐特的互動也非常符合一般輔導諮商的要求,身姿類似(都是蹲踞),維持距離,在靠近對方時也先詢問對方是否允許,而不是直接靠過去蠻抱,這部真的在很多地方都很用心。

  (所以說暗巷組也難怪如此有潛能,這種太靠近太掌握就會逃得遠遠的怕疼小朋友魁登斯,面對葛雷夫如此侵略性掌握性的肢體互動,卻逆來順受,其實不很習慣卻又強迫自己忍耐以接受唯一信任並期待自己的人。這種蠻橫與忍讓的模式到底是怎樣啊!)

  只不過紐特跑去拯救魁登斯時,蒂娜那句就交給你了讓我很不諒解。明明魁登斯是她的案子欸,責任怎樣都歸她吧?更別提她先前可是掛心不下,已經解職了還三不五時跑去跟監追蹤後續,怎麼會輕易說出交給你這種責任轉讓卸除的話語呢?明明以關係來說,紐特要跟魁登斯從零開始建立關係,蒂娜還更熟識欸,要取得信任也是她優先吧。當然這句話也可能建立在紐特曾成功分離闇黑怨靈之上。但是這種太過襯托出主角的配角台詞讓我非常不悅,一秒憤慨出戲。
       
  不過這也可能是中文翻譯問題。

  魁登斯死亡後,感覺三人(葛雷夫、蒂娜、紐特)都很悵然難過,反派(其實魁登斯能不能算反派也很微妙啦)被消滅卻如此沉重,真的出乎我一開始的預想。葛雷夫憤怒到自爆一段,我私心盼望不只是可茲利用的工具被消滅而已,而是他真的對這個自己加以掌控欺騙利用的男孩,多少有些情感存在吧。

4.
  真正的大魔王是葛雷夫這點倒是不難猜,這人一臉就是反派臉XD 但我挺喜歡這部的詮釋的,葛林戴華德與其說是反派,不如說他很討厭魔法界基於過往被迫害的歷史而生的保守心態,隱藏自我存在,到甚至是為了保護敵人(麻瓜、莫魔)的地步。雖然手段偏向極端,但假如他的心態成為主流,乃至真正反抗成功,會不會成為革命英雄呢?這種不完全的正義,讓這部片添增點耐人尋味。

5.
  怎麼說呢,我最初對怪獸產地的期待真的很低,是基於懷舊與闔家觀賞而去電影院的(我是打包村民組過去看的)。但這部片真的是很優秀的商業片,有非常簡單,卻萌生無限趣味的小點(那個皮箱換來換去而生的設計真的很強,每次都在期待會不會因弄錯而出槌,但只有蒂娜跟葛雷夫告狀時真的猜對)(怪獸逃脫而生的各類補回戲也是充滿想像力--好久沒用這形容詞了,但茶壺戲真的是除了這詞外不知該用什麼)。有符合公式的感情戲(有噗友說發展地很硬,但我倒是覺得還好。儲思盆那段的吊橋效應有說服到我。兩人的互補性也是)。

  電影有著各種(可以感覺到製作組肝一顆顆爆掉的)精細場景跟特效、激發動物控的怪獸設計(比起玻璃獸,我更想要有媽媽母愛的幻影猿,或者一出場就有著神聖感的雷鳥啊)以及不到非常出彩,但設計地恰到好處的深度。魁登斯線要細探的話,絕對可以更深入更厲害更陰沉,但在這部片內,它只需要這樣子就夠了。足夠的骨架,優異的演員詮釋,讓人自動腦補的片段細節,就足夠了。

  這讓我想到金牌特務有很多人對金牌的階級翻轉跟後設致敬充斥讚賞,但說實在話那也是恰到好處的深度,在商業片跟可供再探討的內涵間取得平衡。是的,魁登斯線的厲害不在於挖掘地多深刻,而是它提供一個能讓讀者自動投射、自動腦補、自己置入無限情感的框架,而好巧不巧地,我吃這套了。

6.
  奎妮對雅各真的一往情深讓我有些訝異。只能腦補說奎妮大概真的碰到不少對她有歪念頭的爛人,雅各這種表裡如一的好人才會深深得她心吧。是說她的台詞中,我最喜歡的是我們還給他們泡熱可可。(是說端進來的是蒂娜這點好萌,那種超級不習慣做這種事的僵硬感好可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