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Yuri!!! On ice




  心得是摘自以下兩則噗浪。書寫當下,也間接記錄下思緒與立場的轉變。倘若另外為文,固然完整,卻也少掉了初看、複習、從他人觀點認同與被說服的歷程,故僅僅只是把心得部分截出。噗浪內另外搜集了許多筆記及分析文。

出自:

一到十一集:

  坦白說,連我這個事先知道走向會往同志情侶發展的人,看前三集都覺得一些誘惑、色氣畫面有些超過了,我想一周一周跟進度的人,心情想必是更微妙的吧。但撇開這個問題,我很喜歡第四集開始兩人展現的親密感,確認自己被選擇後,勇利跟維克多的相處越來越有默契,後來根本就是相熟戀人的毫不羞赧互動。超愛幫綁鞋帶的一幕,勇利靠在圍欄的坦然神情,與維克多的眼神相對,真的跟起初的誠惶誠恐有很大的差異。

  然後第十集的爆點(勇利的尬舞)出現時,我會特別注意兩人對舞的最後兩張,因為那時他們已經有很強的親密感了(做出一致動作並且眼神交流、互相碰觸手臂及臉頰)。所以這時回頭去看前幾集貌似誘惑的互動就有種......,維克多一定在納悶當初那麼OK為什麼現在對方躲成這樣w

  另外,這部特別吸引我的是鋪排很細膩又非常經得起審視吧。勇利起初對自己的評價真的很低,能參加國際滑冰總會花式滑冰大獎賽總決賽其實已經很頂尖了啊!看到後面勇利跟維克多那麼努力挺進的決賽,結果在第一集時勇利就已經闖入了,總覺得各種心情複雜。我當初還以為他是在地區分站時失利,才會把自己看得很低很低,後來用wiki複習內容發現是總決賽時有些錯愕。


  且很有趣的是,多數參賽選手對勇利的態度也是誤導中兼具合理性,尤里的嗆聲貌似貶低,其實也是對這個發音與自己相似的成人組前輩的不滿。真的看不上眼,才不會特地去踹廁所門。勇利起初被冷落,在地區分站時,旁人還跟維克多說教練遊戲要玩到何時,可那些玩笑者都看得出來是花滑的老前輩,勇利作為一個大器晚成,去年初次闖入總決賽卻慘敗的傢伙,不被這些資歷豐厚的人看重,也很正常。(相反的,年紀較低或年紀相仿的選手,對待勇利的態度就很尊重平等)

  我覺得這種時而被看輕、時而被尊重(甚至崇拜憧憬)的高低起伏非常有意思,勇利對那些老前輩來說,就是一個短暫乍現、又快速衰落的新秀(當時總決賽落敗後就一蹶不振,直到維克多出現),這種人來來去去太多了,不太會一一記得。像克里斯這種生性熱情的人仍會混熟,性格高傲者就不放在眼裡(如JJ的無視)。再加上勇利起初因為連日本代表種子選手的位置都失去了,完全是走下坡狀態,維克多做為教練的資歷過分厲害,在對比下以為他很弱,後來才慢慢發現他其實地位也算高的。

  然後勇利的中性氣質、性傾向也鋪陳地很有意思,像是已經有分析文說明的,他對於把自己想像成女體以追求性感魅力毫不難堪,乃至順其自然。(劇情發展地貌似合情合理,但男性要把自己想像成女性,應該多少有障礙吧!)還有透過音樂的編曲者(對勇利有好感的女性)在他難過時試圖擁抱他卻被拒絕了,雖然當下是說討厭自己的內心被侵入,但其實肉體上的反彈,也多少表露出性傾向。

  我也很喜歡在〈胜生勇利:童贞色气恐怖主义·语言思维孤独及情欲孤独〉第二篇分析文中,對勇利的孤獨處境的分析,真的,雖然有優渥的支持環境,但父母親是不了解的親情支持、芭蕾老師是功利性、童年玩伴也沒辦法深切碰觸到自己在藝術突破的處境,會被歸類微妙其實也不是太過過分的。(但不可否認,他應該就是熱戀期大爆發所以又把他們看得太模糊了啦XD)

  同一首的曲子,在不同演繹下心境越發圓熟自信也很有趣。坦白說這部我的心得出乎意料少,可能是因為很多想提的旁人都提過且聊得更深入吧。再加上因為被私噗爆雷了,心態上比較確定的狀態下,也就少了被衝擊被震撼的可能。(頂多是覺得這部的同志情侶好多喔,克里斯的情人也是男的吧?尤里也疑似被預定了)

  應該說一口氣看下來,少了過多懸念(很多都被爆雷或自己手賤先去看了)比較欣賞的是整體的節奏,非常順暢,趣味搞笑跟惆悵抒懷在切換拿捏上十分精準,讓人一集一集看下去(前三集還因為肢體互動太超過而在心態上有些卡,到第四集後就非常順了)舞蹈跟選手的心境結合地頗為優異,不會有一些動畫在演繹上覺得旁白過多壓過音樂、動作的問題。再加上人物的心境變化是確實又完整地變化著,能一集一集很踏實地感受到勇利的成長,又不會嫌太過快速或原地踏步,步速抓得很準,快一分則人工斧鑿,慢一分則顯拖沓。隱藏在互動變化下的可能發展,也讓人聯想翩翩XDD

  很多選手的心境也都是透過旁支為主角的處境做對比或補充,最明顯的是妹控那組,支持點如果只有一個真的很恐怖。不過要說的話,我會覺得現在的勇利已經過了那個維克多是唯一支點的容易被動搖階段,而是更有餘力地去思考兩人的未來,與自己的期盼。

  目前為止維克多為什麼會去找勇利的確切原因仍沒有很明確道出(雖然有第十集的翻轉作契機爆料),但可以看得出來生涯轉換的焦躁確實存在於他的思考之中(無論明示暗示都很足了)。第十一集內,那個神情到底是不是已經卸下選手的競逐心態,變成教練或者觀眾的欣賞呢?勇利在最末說的話語,到底會不會是希望未來兩人能在冰場上一同競爭呢?雖然我認為是十之八九啦,但刻意斷在這種不確定的點上,真的很難耐。



2.
是說勇利的本身性向是不是純粹的同性戀有待商榷啦(畢竟也對優子有所憧憬過),所以上面所說的,因為性向之顧推開女性的安慰,也可能只是單純對自己沒有意思的人的抗拒。

然後我很喜歡第七集的無論如何你都要相信我,讓我想到《十二國記》內,陽子曾對景麒說的話,非常類似。

另外,這部讓我覺得很有共鳴的是在於兩人的戀情受到彼此人生規劃的牽連,無論是自己的打算,又或者自己猜測對方的打算,以及自己希望對方能有的打算,雖然有著不願完全坦承或亂猜測的成分,但正是因為很難啟齒或很難溝通,所以才會揪心。可以看得出來兩人都是很認真去看待這份感情,也很審慎思考彼此的路要怎麼走下去,短暫的交往跟長期伴侶的區別,也成為勇利的焦慮所在。

自己的存在會不會變成阻礙,乃至影響到對方做正確的決定,雖然這個正確的決定稍嫌從他個人角度論定,但也反應出他的焦躁,他沒有完全的信心,自己能給予教練維克多選手維克多同等的價值,或者說,當一年的教練就罷,但這一年的關鍵性(維克多也是屆於引退之際)也成為他的心頭負擔。一年就罷,但兩年,或者兩年以上,維克多回到冰場的可能性就被他自己完全壟斷了,對這樣的犧牲,他能真的回報嗎?這也成為他一再提到最後的壓力來源。

而勇利的最後一年比賽,到底是指自己做為選手的最後一年,還是被維克多指導的最後一年,感覺也沒有說死是那一種。

特別是當維克多對於引退也沒有講定,起初(在編舞)時,也能感覺到他的不定。而做為粉絲兼愛人,勇利沒有勇氣能逼迫對方只當我的教練(畢竟他自己的活躍時間也不長了,以選手來說,23歲已經算高齡了)也對對方在時限內返回冰場有所盼望。所以十一集的觀賽神情,才會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吧。

怎麼說呢,這種因為現實(選手的年限)而不想耽誤對方的心情,真的很深刻啊。自己很喜歡對方,也明白對方的心意,但不確定自己的存在是否有足夠的價值去補償這份耽誤,畢竟時間是不等人的,而對選手,對一個人的人生規劃,兩人的戀情真的能做到與這份耽誤對等的價值嗎?自己在甜蜜期過了,情感開始要轉成長期規劃後,會焦躁會害怕乃至覺得自己替對方獨斷決定好了,我都能理解。(甚至說,到底獨不獨斷也是個問題,這決定到底也還牽涉到勇利的人生規劃)

不只是同志情侶,異性戀也會碰到這種問題啊。感情發展跟人生規劃打架,其實真的是很常見的事情。也看過有些人一直逃避而拖延下去,但Yuri!!! on ice的最大特色是一直不斷透過維克多的退役與否,不斷提醒這點。

所以在最後關頭,這問題大爆發其實是早就預料的事情,不只是勇利自己犯賤搞自卑、不信任維克多那麼簡單而已。坦白說,撇開一開始遮掩掉這部其實是同志情侶(但話題性也因此帶上來了)(也如同此篇文章所言的,達到潛移默化的效果),這部在感情發展的寫實性高得細膩啊。

另外,回應上面那篇文章的內容。Yuri的主題雖然是,主角的名字勇利,以及他所困擾的課題信心,固然跟很多運動競技漫畫有相似之處(都強調著努力與突破,情感與夥伴的重要性)但在呈現的方式與氛圍完全不同。甚至說,同樣是推到極限,Yuri更強調著精神性與藝術孤獨,讓這部變得非常文藝取向。

是說,Yuri最美好最不寫實的是旁人對戀情的溫柔包容吧。故鄉的爸媽都完全沒意見嗎XDD


3.
是說從上一噗的雜誌訪談『不管是哭是笑這都是最後一次的大獎賽系列』各種資訊都透露這真的就是勇利最後一季了--得知勇利應該是真的打算以這一季作為自己在選手生涯的終點,感覺好複雜啊,的確,如果奪金後急流勇退未免也太可惜了,但某一方面,他是真的意識到自己的極限,而決定就此放手?從一些動畫旁白我可以做得更好,又覺得不盡如此吧?但是最後一次又出現很多次。呃啊。弄不清楚到底是那一個。

  不過我也承認勇利做為選手的成長可能性真的有限,動畫不時提醒我們他的不穩定性,他本人的自卑及大器晚成,多少也暗示了他不是能無限發展的選手(相對Yurio)他也明白這大概是他的巔峰期,再繼續撐下去也不見得會漂亮到那裏去,在這裡放手,無論是作為選手本身,或者對教練來說,也許都是好事。畢竟維克多能給予的(技術或對愛的領悟)也差不多快發展完成了。急流勇退也不失為一個美好的下台鞠躬,但這也太......

  是說我一直很狐疑勇利在動畫第一集的引退傳言,初次看的時候,因為他整個心緒超苦悶,不太會意識到。可現在分析起來,當時候,勇利可是作為一個初次打入總決賽的參賽者,如果是日本也有厲害的年輕選手大家期望世代交替就罷,但從第五集的資訊量看起來,又不是這樣子(短曲分數來說,其他日本選手跟勇利都有很明顯的分數差)。難道是基於年齡之故嗎?畢竟那時勇利23歲,大學快畢業,也該是在繼續選手生涯還是回歸一般社會新鮮人之間做選擇。第一集也有姊姊詢問他現在大學畢業打算要做什麼,想要溜冰的話,她也願意支持。我猜想傳言大概是基於生涯規劃吧?畢竟二十三歲對選手生涯來說也算是老大不小了,勇利以選手來說又不算特別一帆風順者,要繼續不是不行,但似乎也不被期待會有驚人的發展,會猜測他在巔峰期過後就快速收手,這傳言想起來怪異倒也有幾分道理?(說服自己中)

  維克多的引退傳言倒是一直能理解,年紀真的偏大,雖然狀態一直很好,但比起過不了年齡關卡走下坡,有粉絲期望他愛惜羽毛漂亮引退也是很正常?當然也不排除有一批認為他一直占據焦點的黑粉吧?不過本人真的考慮要收山後大家又慌起來了?這種矛盾心態倒是很寫實。

  話說回來,勇利倒也沒有那種期望能永遠比賽下去的拼搏氣勢,毫無遺憾地以顛峰狀態完成最後一個賽季後退役,就他沒有過分競爭與求勝欲的心態來說,也是很合理啦。(顯示為已經接受了退役決定)

  勇利的求勝心態我覺得一直很有趣,不是那種積極想贏想把別人比下去的心態(但也不是不想贏),也不是在藝術上完成就夠了的孤寂心境,也不是維克多那種要讓眾人驚奇的回饋。怎麼說呢,我覺得有種融合前三者又非前三者的溫吞感,他很感謝周圍的人,想回應他們,也有努力後想得到回報的心情,也有想要做得更好的企圖,也有想把自身的體悟融入表演的藝術渴望,但這些都不是單一突出的元素,而是構成他堅持下去的理由。

  這一部在描寫選手怎麼堅持下去的心情,真的很漂亮很寫實,不是每個人分配好各種單一理由然後做為代表樣本演下去,而是非常立體地把支撐他們的是什麼,他們又是如何去思索花滑,自己更在意更惦記的是什麼,表現出來。所以明明性格不一,卻不會有種為了類型而類型的片面感。

  這也是我一直很喜歡其他選手出場的原因,不是為了湊數或者充各種類型代表而出場,在功用上(襯托對比或代替道出主角心境)以及在立體刻劃上都兼顧得宜。就算是只出現一點點的小角色(像李承吉)也都非常完整,這部利用最小戲分帶出最大印象的能耐真的很驚人。

4.
  〈勇利跟维克托之间的重大误解〉這一比較文章的歧異點,在於心態解讀差異吧,第一篇認定是因為不確定維克多是否想跟自己永遠在一起,在患得患失下,先分手以放他走,第二篇認定是相信兩人仍有未來的狀態下,先放棄自己的夢想以成就對方的夢。怎麼說呢,我本來也是支持前者,但又覺得後者也說得通,畢竟分離兩地,乃至選手教練關係終結也不是真的分手啊。

  話說回來,兩人最大的差異應該在於,勇利認為維克多做為教練到他身邊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第九集比賽時的旁白,那句維克多在不在身邊,反正疲憊程度都是一樣的就算滿明顯的想法),但維克多卻思考自己還能帶給勇利什麼。一個已經認定自己極限,打算退役;一個打算一起奮鬥下去,創造新的可能。最大的分歧點其實是這吧。


第十集:
 1.
    我一直不知該不該慶幸趕在第十一集前跳入這坑,好像沒有嘗到一集一集追的樂趣,沒有感受到這官方真的很敢,心臟少掉被一周一周折磨的趣味,但又深深慶幸,好歹我也只是心臟暫且不安定一周而已XD

  這一集我覺得前半部明顯節奏沒有第十一集漂亮,但想想曲目長度也是,六首短曲能把一集塞得剛剛好,自由滑要全畫出來就不行了。且也盡量透過各選手的心境跟主角做銜接,襯托地很棒。唯一可惜的Otebak,他的表演切得非常碎,某一方面也是最奧秘難解,卻又跟主角心境襯托地最一致的,現在就是上場之時實現你的夢想吧竭盡全力去做,其實不都在呼應維克多或勇利的保守妥協?

  這是我的巔峰期,這是我最後一次,也最好的一次比賽--勇利的急流勇退想法不是不能理解,漂漂亮亮、做到極限後完滿下台,總比走下坡、過氣後才離開來得漂亮。尤其他又佔用了另一名競技者的時間,而該名競技者更是他從小崇拜、一路追隨的對象,這種猶豫妥協是可以理解的。但他的最後一次是真的有憑藉的最後一次嗎?從他表演時的我可以更好,也多少看得出他的成長意識,可這種成長念頭,對於繼續下去的貪婪,卻因為承擔著他人的時間而硬是壓抑了。

        如果說Otebak的表演稍嫌點得不夠明確,Yurio的表演則是完全地嗆回去,少在那邊打破了維克多的分數就自以為滿足地下場了,你的分數我兩三下就超越過去,硬生生戳破他的苟且、自我滿足。坦白說,我本來覺得Yurio得勝實在太奇蹟了,但如果是作為對一個畫地自限者的挑釁,就情節理路來說,完全可以接受。

  但心態上比較不能接受的,是維克多的返回吧。

  勇利我之所以能接受,是因為他的成長潛能沒有完整開展,之前各次比賽都有失誤或未完滿之處,他一再提的最後一次感覺都是幫自己(及維克多)預留底線,有種打安全預防針的感覺。所以,固然停留在創造奇蹟後就落幕也很OK,但被他人的表演打動,繼續挑戰下去也可以。特別是前面還透過JJ的表演,帶出了沒有什麼故事比永不完結的故事更有魅力的,更是加強這個繼續下去的意象。

  但維克多呢?感覺非常微妙。我自己是傾向認為當第十一集時,Yurio打破歷史分數,以及雅多克在Yurio表演上看到維克多影子時,就已經有傳承意味了。再加上觀看各個選手時,那微笑欣賞的態度,讓我一直覺得是已經從競爭意識退下來,更別提在勇利短曲表演時,穿插的維克多回憶新的強大只能靠自己創造,這曾是我一貫的想法,不正是從選手轉渡到教練的跑道更換嗎?

  當然Yuri這部動畫最具趣味的點在於這些台詞、表情都不能單一解讀,第十一集時大家都在崩潰,覺得勇利誤讀維克多的表情,因本來的耽誤愧疚而認知是他想回冰場競技,並把接下來我還能給勇利什麼呢?視為他做為教練的心態確定。結果看到十二集時,我硬生生感受到某種被官方打臉的刺痛。(嗚)

  我沒有感覺到維克多很積極想去較勁的心情啊!當他表明返回競技真的各種微妙。大家透過表演點燃的不放棄火實在太旺,不只是勇利,連維克多都被煽動了嗎?總覺得維克多的心境轉換好不流暢。

  跟勇利那種先留下底線、壓抑想繼續的欲望、最後被其他競技者的較量弄到餘灰復燃、教練再誘導式地強迫一起再努力吧、決意再拉長一年,整個過程貌似曲折,仍有理路相比。維克多的心思真的被藏得太細了,更別提他幾個表情都好曖昧,像是被勇利高興地問你要回去了時的表情,真的很難說是很渴望回歸。

  當然勇利也沒有到很渴望,但因為他的本性就是會先幫自己預留退路,不是那種熱血拚命、欲望外顯的類型,想想他的不引退宣言還是再和我繼續一年吧,就很符合角色性格。但維克多,真的好神祕啊。

  雖然維克多的設定本來就有休息一年、找回初心,但在傳承接棒放得如此漂亮時,這種返回卻沒有瀟灑感了。且教練跟選手同時都當,也太貪心了吧。(話說回來,如果編劇繼續強調他的出人意表,把這種貪婪當成解釋這決定的詮釋,我說不定能釋懷)(但就是時間太短,前面又要玩真相揭露翻轉,維克多的心思才會顯得如此曖昧難定)

  前期還有透過編下一季的舞蹈曲目看得出來他對舞台還是難以割捨,但隨著他越來越享受及喜愛當教練的感覺,甚至主動思考自己還能帶給選手什麼,以及那個曾經以為念頭,真的會覺得就已經是決定退下來,以教育培訓作為讓全世界驚喜的人生新道路啦。所以當他表明打算回歸時,真的各種不順暢。好歹也放多點伏筆吧。

  可能我還是討厭那種永不放棄走向吧,本來還很欣賞這部在處理急流勇退的細膩,結果現在誰都不退(苦笑)。勇利不引退OK,維克多不引退就有種不是所有人不退役就是完滿大結局啊的疙瘩(但我還是覺得其實拉長個五分鐘,多塞些詮釋我說不定就能釋懷了)(容易被說服的人)

  拜託塞給我好的維克多心態變化分析文,我要找出能夠好好說服我的詮釋(眼神死)

        (呃,已經不只一個人認為維克多是為了滿足勇利而回歸的欸,雖然我對於返回+繼續教練這選項不盡滿意,但為了愛而改變意志又太過了。)(顯示後來已經在噗浪討論中慢慢被結得說服)


2.
  然後雖然Yurio的心態是往好的方向跑啦,但維克多趕在人家上場前跑去放一個爆炸性消息真的很.......,這個行動有滿多解讀是往求救去想,希望得知勇利可能會引退的Yurio表演出得以挽留勇利的演出,但你們教練學生的事,幹嘛要去轟另一對教練學生去幫你啊(眼神死)。Yurio小天使力大爆發,不能掩蓋維克多衝擊宣言可能帶來的恐怖結果啊。還有另一種說法是討安慰抱抱,但......,如果維克多是確定要引退,那一抱還有接棒傳承的用意。但偏偏又是我要回來了喔,整個就是各種意義凌亂。搭配上Oteback的表演旁白,解讀空間真的好微妙啊。

3.
  撇開立場不同好了,這也是我非常欣賞Yuri的原因,充分把勇利視角的不可靠發揮到極致--無論是勇利的判斷有誤沒誤,或者他不敢多要的預留立場,嘴巴不要行動誠實(送對戒還硬說式紀念品)的矛盾心態。還有維克多的嬉鬧毒舌下的深不可測。以及,充分利用感情發展的不可測性引領討論風潮,能讓觀眾的解讀判斷差異成那樣子又緊追不放(瞧瞧第十一集的分手暴動XD)真的好厲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