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純kiki《奶酪陷阱》



  《奶酪陷阱》敘述一名刻苦勤學的經營系大三生洪雪,在經歷糟糕透頂的一年之後,萌生二度休學之意,不料本來該得到系上第一名的學長因報告弄丟,全額獎學生讓給了她,她因(他人之)禍得福,繼續就學。而在此時,過往疑似對她不善的學長,竟頻頻示好、開始主動追求起她。


  表面上來說,《奶酪陷阱》就是個平凡女被高富帥追求的故事(雖然這平凡女其實設定地更有想法、更為優秀),然後,透過不斷交錯的倒敘、插敘,我們可以看到洪雪對這名系上人人稱讚的帥哥學長劉正頗有疑心,認為他並非外表看起來的和善之人,所有作為都暗藏心計手段。然因劉正的外表形象一直很好,她的臆測又流於個人猜想,一直不敢隨便訴諸於口。

  而另一方面,洪雪在大二時遇到的種種麻煩,比如說被系花南朱妍假想為情敵,跟蹤狂吳英坤看上,劉正又似乎隱隱有從中作祟、搞鬼。而固然沒有絕對的佐證,但從互動上的小尷尬,以及一次狼狽的散落物品,劉正不僅無視走過,還惡意地踐踏紙張,她更是覺得這學長其實挺討厭自己的,怎麼會現在一改過往愛理不理態度,忽然變得殷勤熱切?

  詭譎的設定、寫實的大學描述,是《奶酪陷阱》的長項。洪雪的特長完全是怪人吸引體質,這點就直接看closeadoor捕鼠器裡的奶酪這篇文不贅述了,我比較想強調的,是漫畫有膽子用劉正當主角的勇氣。


   
  劉正完全不是一般女性可以駕馭的複雜男人,在閱讀途中,我屢次站向男二方,理由之一,就是男二白仁浩至少為人直率,行事理由好懂明白,不如劉正那般心機莫測。劉正從小就生長在富裕的家庭,也很習慣精明能幹又有錢的自己,被旁人相索要求。而父親從小就意識到這名小孩超齡般的精明算計,對他的百般提防,又加強他的自我壓抑與掌握一切的慾望。

  劉正處理事情的方式,往往是走在偏鋒之上的,我們很難說他錯,卻又很難說他對。找個爭議性較小的事情好了,譬如說他在一開始,利用許助教偷刷自己的信用卡一事,脅迫他丟掉自己的報告,以利雪兒順利取得第一名拿到全額獎學金。這件事雖然是出在好心之上,然一方面傷了自認靠實力一路努力上來的洪雪,也讓許助教背負了恥辱,可他又是那樣振振有詞:那時他跟雪兒又不熟,也不可能直接施捨錢給她,這是唯一能找到的最佳方式。

  而獎學金一事,固然還有著男主角協助女主的甜蜜光環,其他事情,又更難咎其辭了,比如吳英坤在羞辱自己時,洪雪因暗暗感到爽快而笑了,他察覺到此事,在吳英坤誤以為洪雪對自己有好感時,也推了一把。當然,他只是說了一兩句話,爾後真正用簡訊煽動吳英坤的,另有其人。可他是真的沒有設想到事情會發展至此嗎?也不見得。

  《奶酪陷阱》內,洪雪幾乎所有過往不幸遭遇,都有著劉正的影子,他不是全部的幕後黑手,卻也多少推動了一些、煽動了一些。而真正說到洪雪當時得罪劉正什麼,其實也是一次竊笑,讓他意識到自己的假面具被拆穿,心生畏懼而已。而兩人正式交往之後,這些過往種種,亦成了隱憂,讀者一方面沉醉於甜蜜現在,卻也如洪雪一般思考著:造成學長轉變的是什麼?他為什麼忽然喜歡我了?而感到不安。

  而更危險的是,漫畫一開始讓我們知道,劉正起初認為洪雪跟他是同一種人(等等,為什麼?)(而這回答,其實是到第三部第四部才見分曉)可讀者都明白,兩人在本質上天差地遠。洪雪固然敏銳,能看穿人際互動上的位階高低,可她在本質上不是個擅長/喜歡利用人心操弄達到自己目地的人,就算迫不得已變精明、懂得保護自己,也感到疲憊。可劉正卻不是,他很清楚知道旁邊的人弱點是什麼,怎樣輕輕一推,就能達到效果,而自己借刀殺人,完全不沾惹塵埃,要推卸責任,也可以一乾二淨──我是多說了什麼,多做了什麼,可真正決定是否行動的,還是他們自己啊!

  就許多方面來說,劉正也沒有錯。畢竟,沒有劉正的假意親熱,光是先前一些誤會衰運,南朱妍早就視洪雪為情敵(只是更助長確信而已);沒有劉正的敷衍肯定,吳英坤還是會一廂情願地相信洪雪喜歡自己。而爭議最大的,對白仁荷白仁浩姊弟的冷酷決裂,又因牽涉到當事人本身容易惹禍得罪人的偏差性格,讀者群整體來說偏向是惋惜(明明曾經如此要好、無隔閡的)及不知該偏袒那方。

  然而,雖然劉正在許多事件到底要負多少責任,是難以說明清楚的。可不能否認的是,這是個連在二次元少女心世界,都有許多讀者覺得好可怕「現實中完全是恐怖情人前奏而退縮的傢伙。然另一方面,作者又把這角色描寫地很立體、有層次,他的異常,就一些方面,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就若洪雪老是因能幹刻苦而默默受氣扛責任,從小就一直被人討好處乖乖讓給別人的劉正,會養成這樣操弄人心的手段,亦是某種自我防衛與保護。而他對洪雪的感情寄託,也符合了一般愛情作品的公式:善良女性作為邪惡男性的溫暖救贖

  洪雪作為他(曾經)的受害者,在一再質問、要求他承認所有罪孽同時,卻也扮演著少數能同理、不盡認可但能盡可能接受這樣自己的拯救之光。就算他在知曉我們不一樣後,洪雪所扮演的,已經不是自己的分身,而是又是正常人,又能接納最真實自我的存在。

  當然,上面的說法仍稍嫌太誇張一些,劉正對洪雪,仍沒到全心託付的地步,他仍有些許的隱瞞,些許的防範(在算計別人時,害怕動作神情洩漏被她發覺),些許的不信任(她真能理解我嗎?還是只會無法理解而生氣)。然而,漫畫家亦描寫洪雪對於劉正刻意跟別人劃出界線時,自己已經無動於衷,漸漸習慣的包容。究竟,兩人之間,會走向全然的坦然與信任,亦或者終究因思考隔閡無以跨越而被迫放手呢?韓劇目前是走向一個因為你不懂愛人,也因此傷了自己最愛的人,終究被迫分離的爛尾啦,但期待漫畫給我們一個比較好的結局。



PS
1.     話說回來,這種異常人格,行事偏離一般人理解,卻自有自的邏輯的主角,感覺近幾年比較受大眾接受,譬如《亞人》的永井圭,等等這也太跳痛了吧XD)

2.     話說,在批改聯絡簿時,學生跟我說到這部的韓劇給她很大的心靈創傷,一瞬間有種不知該不該坦言自己正在追漫畫的猶豫XDDD

3.     是說奶酪雖然被我講得如此詭異,但真的很好看,兼顧少女心與懸疑性,完全是體現了好好把一個角色寫漂亮,故事就會變得好看起來的定律。(當然還是用了很多技巧啦,沒有精巧倒敘及漂亮的時間軸安排,這部也不會如此成功)

4.     上文所述的愛情公式,可參照楊若慈《那些年,我們愛的步步驚心》



2 則留言:

  1. 噢噢 心有戚戚焉,我看了也覺得劉正好可怕,但卻不會討厭他,就是知道真面目會害怕,老實說我從來沒看過這類型的男主角,覺得很有意思,如您所說,因為作者從各個角度切入,角色非常立體,所以多少能明白劉正會變成這樣是跟家庭以及父親有關,但我無法完全放下對他的懷疑,總是會忽然覺得他是不是又有什麼目的性。相較之下,我真的比較喜歡白仁浩。現在劇情似乎往一個比較正向的發展前進,一起繼續期待與關注這個作品~

    回覆刪除
    回覆
    1. 劉正的真面目的確令人畏懼,就算撇開自保跟父親的監控壓抑,他有些手段也太過了、走偏鋒。想到雪兒當時只是那樣子就被他摧殘到人都快被吞噬了,假如他真的有心去陷害,不知又會如何?幸好目前男女主角是互相正面影響,結果應該不算太糟吧(?)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