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某N°《床底下的怪獸》1




  孩子的恐懼,會化為怪獸養分,襲擊自身,而唯一能阻擋的,是他們的玩具──感覺是若繪本般的設定,能發展到如此境地,真的是非常考驗編劇力。但某N°很巧妙地利用世界觀及人設,作細膩的延展:像是安排了怪獸中的異類,模樣如玩具蛇一樣可愛無害,行為蠢笨呆腦,可是又容易沾附葉子怪物。到底該不該對這種傢伙起警戒!玩具守衛狼先生表示:無比困擾中。



     床底下的怪獸是一部拿捏得宜的作品,固然安排了搞笑橋段,畫起戰鬥場景時,整個場面的壓迫感跟氣勢,完全不會有只不過是玩具跟小孩子噩夢對決嘛的愜意自在,可以感覺到玩具是全力以赴保護主人的。該抒情的時候(比如玩具被平板替代──為什麼如此有現代感XD)又有種恭送夥伴的莊嚴義氣,不容輕慢。能夠把如此可愛溫馨富童趣的題材,做出超乎期待的效果,真的只有厲害一字能形容。

  人物設定,又是超出預期的細膩。莎拉的說謊癖、暴力傾向還尚是伏筆,但約邁完全是驚喜啊!從小就喜歡縫補、喜歡布娃娃,卻因為媽媽無心的一句如果他能更有一句男孩氣概一點就好了呢而扭曲自我,媽媽沒有刻意要求,甚至主動跟孩子說媽媽不希望你因為別人的要求而改變自己,孩子卻因孺慕之情而強忍本性,只求成長為她理想的孩子,只求更得母親的愛。就連母親再婚一事,明明內心不喜歡的(雖然知道叔叔是好人),也只見得到母親的微笑。這樣的百般忍耐,卻面臨無情的打擊,一切失落、空洞。短短幾頁漫畫,卻沉重地叫人喘不過氣來。如果說媽媽是更傳統守舊、更用愛壓迫孩子的人就罷了,偏偏她沒有,只是不小心洩漏自己的心聲,一切就自然走岔了,而一切都源自於愛,源自於孩子對母親無可救藥的愛。

  真的,光是約邁的設定,我就覺得床底下的怪獸可以收書支持了,而這不過是個次要主題,能把如此複雜的議題處理地這般舉重若輕、不責難卻又無比哀傷,是何等的心胸與眼界啊。老實說,整部作品的主世界觀尚未明朗,但光是第一集這般亮眼成就,已讓我賦予無比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