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2017/04/02北美館 微光闇影展



很難說想不想去第二次,但的確是印象深刻,幽微入骨。以下分列各小展心得:

李佳祐隱形時光在黑暗中:
尚有些混沌若鬼影,刻意曝光後留下的模糊影子,換個時空場景被呈現,怕就是鬼片中的你看看這裡是不是有什麼?幸好在黑暗中的佈置挽救了評價,穿過布幕,在幽黑中行走,牆面間縫隙承接著上方燈光流瀉下的微弱光亮,將空間切成若有似無的方格,因為太暗了,腳步不由得放緩,其他遊客只剩下形影,卻有股我不是一個人的安心感,而前方的畫作/照片也因而變得神聖若目的起來。

我很喜歡那種因黑暗感官變得隔閡又敏銳的奇特感,那有些若很晚很晚出捷運站時,走在街道上的感覺。但都會的夜晚即便過了晚上十二點,仍舊還是部分明亮部分暗沉的,跟在黑暗中刻意塑造的人工抽離、有規則的暗仍有差異。



金成財寂靜的槍聲:
為什麼黑白照擁有某種凍結感呢?彷彿格外凝重、肅穆,我很喜歡這種把紀實又添上幾分莊重感的質感,有個矮小獵人,若是平時就若路邊尋常的老人,可光是拿著獵槍(只是拿著,不是舉著)就有種氣場,很厲害。另,我喜歡死去獵物透過照片傳來的死亡氣息,因為是黑白,血色不顯,可那潑濺的液體、歪曲的獸首,那種不尋常卻直接傳了過來。

邱國峻/神遊之境;侯怡婷歷史刺繡人:
沒有那麼喜歡直接把中國圖騰雲彩貼附在照片上的手法,知道用意但有些粗糙。相比之下,我更喜歡侯怡婷的歷史刺繡人,把日治時期女學生學習插花、刺繡、體育課的場景,部分用彩色刺繡予以提亮,而繡上的花朵、衣服、古箏,某一部分彷彿更彰顯了這些女學生與教師在集體規訓、威權規範下的失色、平板,我不確定這是否有藝術家所要呈現的,但的確給我一種奇妙的壓抑感。啊,但還是「神遊之境」有幅不錯的啦,我喜歡三座神明笑呵呵站立於屋頂之上,而怪手架在屋簷上,屋簷磚瓦脫落。指控性夠強烈。

洪政任憂鬱場域:
指控性很強,但看了很不舒服,其實我有在思考這些展是否在挑戰某些攝影的界線,畢竟這種手法近乎再創作了吧?刻意剪貼、搓揉皺摺、雙重黏貼營造出動態感,那些舉著祖先照片的抗議者的臉蛋,被奇妙地定格在似猙獰似笑的詭譎時刻,真的很不舒服。另,有一幅名為自由行的作品,出現了被關在家用防紋帳篷內的熊貓玩偶,帳篷跟玩偶被放在庭院處,整個存在感特別惹眼。

劉振祥:
我喜歡刻意泡水後的黴菌銹蝕感,那些人影彷彿在流動侵蝕之感,同時兼具了定格與被沖蝕而去的雙重時空之感。另外,還有一批照片被處理地格外霧茫而深邃,像是百歲阿公那張,那被刻意放大的臉,猛然間還以為跟山樹疊影營造魔幻之感,但偏偏是最沒有做明顯處理的感覺。而泡在水中的中年男子,以及被撫觸的嬰兒,則奇異地擁有著說不上來的死亡氛圍。大略是男子浮出水面的臉龐身軀,很難說是放鬆吧,也大略是嬰兒的雙腳,奇怪地被以影子替代了。整個技法跟先前幾位相比不算特別明顯,沒有那種張牙舞爪撲來的侵略感,卻格外深沉。

李元佳無題:
沒太大感覺,有種驚悚到若鬼片的feel

陳以軒若有手指:
同樣無感,僅是對各照片間的串聯感興趣。

李國民觀心經:
裝置性很強烈,但聽了作者自道卻感覺沒抓到重點,可能是我沒聽到正確的片段吧(影片好長啊)

張雍胎記:
沒有太大感覺,另,我不確定放在各小方形展區的玻璃方塊狀展品是不是他的作品欸?那種要湊近玻璃方塊,才能透過折射來折射去的相片端個詳情的設計很有趣,但就是這手法有趣,照片本身的感觸不多。

陳彥呈看海的日子:
也是喜歡裝置手法勝過內容的展區,我很喜歡走入圓形房間時,從上方垂釣下來的燈泡,帶來一股秘密祭壇般的神聖感。圓形房間與出入口,俯瞰若鑰匙形,而圓形房間又由右到左,逆時間排列了一個個小方格洞口,洞口初看是一片五彩雷射的色卡呢喃著文青文字,一開始細看還以為後方的黑色圖卡僅是背景,細看才知道是四色黑印刷的照片,有些實在濃黑到看不出模樣,有些還能看出是背影是建物是港口。整個設計非常出眾。但我還是想問,到看海Day10還是09時,文字寫道已經半年了卻又還只是第十個還是第九個看海的日子,讓我一整個時間感風中凌亂啊!

林柏樑:
老實說有種紀錄採訪凌駕照片本身的感覺,照片是不錯啦,有呈現出深邃感,但所有照片都搭配著紀錄訪談就真的比重被壓過了。

沈昭良玉蘭:
讓我真的感覺到系列的重要性,從產地、仲介、出單、販售的系列紀實,要說的話,照片本身的技法或藝術性不見得有先前一些其他作者作品強烈出色,就算是精心設計的照片,震撼感仍沒有那樣直抵心裡深處,但一張張照片堆疊出一確實存在且不容忽視的產業線。這樣的重量就夠了。

潘小俠艋舺-醉巡:
在獵奇跟紀實間拉出平衡,黑幫角頭那個氣勢好強,刺青帶來的窺奇與情色也不會過度。

張乾琦Side Chain
該說是不愧對警告標語嗎?一踏入展區,動態影片區雞的叫聲就散發出某些壓迫感,這系列照片是針對高雄精神病療養院龍發堂獨特的將人兩兩鍊在一起,被輔以餵養、維持養雞場的殘酷療法做紀錄。所有治療搭檔的照片,被排列成一圓形迴廊,順著迴廊走一圈,那些等比例人身大的照片,那些病患的眼神並瞪或笑或無機平板,都讓人時而閃躲不忍直視。明明只是兩人一組,身體用鐵鍊拴在一起,彼此間仍維持一到兩步距離,可那吶喊彷彿從體內、從表情、從眼睛中朝自己咆哮過來,像被鬼追趕、抓住一般,一邊看一邊想逃走。

何經泰工殤顯影:
攝影師為什麼都那麼懂放大影響造成的壓迫感啊,沒有想像中那麼駭人,甚至有些傷口要稍微細找才看得出來(比如說手指短了一截)但就是很痛很控訴,而自己一瞬間不知該如何回應。落荒而逃。

侯淑姿Japan-Eye-Love-On
對日本情色產業的控訴,嘛,穿著護士服的戴面具女子,被疑似毛主席(還是誰啊)的政治臉肖像的男子掀裙子,還有穿著水手服的女孩微微上提裙襬,怎麼說呢,控訴是可以感受到,但意外沒有那種猛烈襲來的感覺。大概是太日常了?這等影響帶來的衝擊性還稍嫌不夠強?不過小房間內,疑似牙齒檢查那樣,搓揉擠壓臉蛋的影片(還被分成兩個窗格,一左一右都是用不同角度壓著鼻孔、扯著嘴皮)就讓我瞄了一下就逃走了。

侯鵬暉/自畫像:
喜歡展場設計更勝內涵的作品又一件。長方形房間內,左右側牆面各照片的拼貼感,跟中央被放置成十字架形的安排很有趣,但照片本身倒是沒有太大印象。(記得是身體的各部位,如手臂,如下巴?)
劉振祥、黃子明、許伯鑫、綠色小組/歷史性的暗影:
我不確定這些照片是否是刻意要營造出一種控訴歷年來都有且恆久不變的痛楚感?三個大底片牆,中間垂降而下的五六座電視,圍成環狀,朝外報導著野百合、五輕、反核等等運動。少數被挑選的照片稍微放大(約略是一本書的大小),四五張一組地散落於底片牆之間,可說明都略嫌含糊,彷彿這些運動都在歷史的壓縮下,變得面貌模糊。我看著家長帶著小孩來觀展,小孩好奇地拿起耳機聆聽電視報導,只覺得很隔閡、很詭異。

事實上,我覺得整個展間超不適合小孩子的?但問題是北美館配合兒童節,有著免費參觀活動,我初逛展時還早,等快逛完時小孩開始湧入,一整個氣氛失調、怪異,家長好像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才好,覺得不妙就帶著小孩閃人。(看海的日子那邊是還好啦,還有抱著小孩讓他細看黑卡照片)

二樓的伏流 · 書寫展,感覺相對來說,就很符合我對現代藝術的想法,抽象、含糊,目的性太混沌反而沒辦法撈起個什麼。加上後來發現置物櫃的卡片弄丟了,趕快離去。但我喜歡在發現自己弄丟物品的那個展間,穿過幾個彎曲的走廊後,來到一偌大房間,空間好大、好安靜,牆面以龐大的影像,播放著齒輪旋轉的影像(那是右側,銜接九十度的另一牆面還有另一個影像,但我忘了是什麼)。與那兩個牆面相對處,有一留聲機被放在一臺座上,影像似是從它而來,實質不是,只是角度營造的錯覺。整個大空間彷彿抽離什麼、真空什麼,我覺得美術館就是有這種的效果,在那樣人工營造的神聖感中,於空無一人中,享受著這異樣的感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