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山下知子《空白筆記本》

點擊書名連結,可入博客來購書。

  靈魂交換題材,往往被包裝成輕盈喜劇,或許有些會增加些成長的迷惘思考,但很少若山下知子這般犀利。《空白筆記本》依舊是節奏自成一格,依舊是鋒芒銳利,十七歲的高中女生與三十八歲的汽車技師交換身分,卻遲至一年後再相逢。這時,原來畏縮、駝著背的女學生,已經成為讀者模特兒;原來清貧但日子還過得去的汽車技師,則是變成畏畏縮縮,沒有生存技能的中年男人。面對後者的控訴──你憑什麼可以過得那麼順遂,少女揚起頭,反問道:「這個嘛……不就是因為妳過去的人生過得太空虛嗎?」


  沒有適應新身分的喀喀絆絆,擁有強烈競爭心的少女,像在玩很強的新款遊戲,充分發揮這副體軀具備的潛能,活得比原來的主人更出色、更厲害,以贏家般的餘裕,拉了被困在男人體軀的怯弱靈魂一把。但漸漸地,男人找出自己的生存之道,仍舊笨拙、仍舊沒自信、卻一點點適應了,也被稱讚了。可少女卻意外聆聽到了嫌棄話語,沒關係的──「這副身體,這顆心,都不是『我』,我沒必要受傷。」自我開始相融,什麼是自己?如果我用這身體做愛,可以嗎?如果我開始愛上了「同性」,可以嗎?在否定,在踐踏著,在斥責著「你是個空虛的人」時,那個你,又是誰?是不是也包含了自己?在少女還在掙扎、否認時,男人卻早一步想通了:如果我誰都不是,就必須變成某人才可以。

  「互相奪取,再攙雜在一起的我們,究竟會變成什麼呢?」漫畫在第一集最後,拋出這個詢問。爾後,少女終於哭了,承認自己的寂寞,究竟這故事要如何發展下去?眼淚後的坦承,是建立起牢不可催的羈絆,還是領悟後分道揚鑣,各過各得的瀟灑,又或者你好我也好的惦記與祝福。期待後續。

Unify:看山下知子的空白筆記本哭了起來,他在日波里的清晨之後的作品都更犀利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