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金琸桓《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


(點圖可入博客來購書)

  固然在閱讀之前,對於此書性質感到困惑(後會說明),然而,在一無所知的狀態下閱讀,弄不清那些是真相,那些是虛構的,反而揭發了某種痛苦的真相--我會去相信《謊言》裡面的情節或許是真實世界發生過的:政府會把協助搜尋逝者遺體的民間潛水員之死,推託給現場其他負責指揮管理的資深民間潛水員;我會相信,民間潛水員的無私貢獻,會因不肖媒體的造謠,被認知成發現遺體,獲得獎金的追逐競賞;我會相信,當民間潛水員回到岸上,身心俱疲,公務部門卻會以法律問題,中止其醫療補助,讓已無法繼續從事潛水工作的他們,瞬失支援,前途茫然....... 這本書到底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虛構的?在此時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相信這些醜陋是極其可能存在的。


  然而,去推知何者真實,何者虛構,或者只是這部小說最低的意義,其存在是一種感受性及想像力的補足。為何許多人會相信遺族上街頭抗議是為了錢?為什麼小說裡的旁人會輕易相信潛水員是為了錢而入沉船?那或許是因為大眾欠缺想像力,所以當他們遇到自己所不解的事情時,拿出金錢就瞬間通了,懂了。這些人推著眼鏡,洋洋得意,自認探知事情的幕後真相,其可鄙的優越感,反映的正是其貧弱的感受能力。而小說存在的意義正是這,透過情節、透過觀點、透過一點一滴的細節把痛苦傳遞進來,去解答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做。這是一種代言吐屈,也是一股溝通的能力,藉著文字,搭起一道理解的橋梁--原來事情的真貌是這樣子的,原來他們遭到這種待遇,原來政府行事如此荒謬無章,正是這些,讓人們明白道:難怪他們會受傷。

  我會去試著相信,會去讀小說的人,可能比較溫柔。小說是感受的訓練場,藉著穿梭於別人的人生,藉著體會他人的苦痛,我們比較能夠在面對現實旁人的苦難時,不那麼冷漠一些,柔軟一些。

PS
嗯,基本上從作者的話,隱約可推知寫請願書的民間潛水員是虛構的,也就是背死亡意外的黑鍋一事不存在。但其他事就.......,我總覺得現實會出現的機率高到不行啊!我試著從推薦文--這本書推薦文都放書末,值得讚賞--去推測,但只覺得很混亂。特別是馬欣的文章,隱約把小說跟現實混雜,我一向對她的文沒辦法喜歡,大概就是如此。總之,我姑且先假設民間潛水員面對的種種慘狀,都是作者虛構之筆。但收回醫療補助感覺就是政府會做的事,事後續發補助但未通知當事人,也很像互踢皮球的政府部門會出的無心之過

可以明白一些人會討厭所謂改編自現實的原因了,在資訊有限的狀況,真的無法分辨其中真實虛構,但又覺得拿這點去批評翻譯小說有些怪,畢竟對其本國人來說,應該比較好分辨吧?



又,盧郁佳這兩篇文都好好看,小說雖然有收錄,但不夠完整。不知是被閹割了?還是盧後來自己擴增改寫?但盧還是讓我更困惑了,下篇的開頭:韓國小說《謊言》根據採訪世越號船難民間潛水員,報告了悚然的真相:民間潛水員因救災而死,政府推諉給其他民間潛水員。潛水員犧牲冒險,因救災而病痛纏身失業,反而挨告。一時間,無法判定是純敘述小說內容,又或者在背書小說描述乃真實事件。(我還是好糾結於真實虛構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