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記1223勞基法修惡大遊行


昨日勞基法修惡大遊行,跟旁人聊起自己早晨六點十幾分出門,晚上約莫六點半、七點才能回家,他們斬釘截鐵地說:「這是過勞吧!」在一瞬間,忽然安心了,自己一直對於到底能不能把通勤時間加進工時,感到不安;對於有些導師可是七點就到校,感到尷尬對不住;對於趕不上接應的公車,就沒辦法準時看顧早自習而自覺汗顏。這屆七年級時,為了讓他們體諒自己不能準時,總一逕誇大早起的時間、耗費交通的時數,等後來發現比較輕鬆的轉車方式,等越發懶惰晚起後,就默默心虛了,非常心虛喔,覺得好像愧對學生的體諒,愧對同事的協助。

「對不起,其實我並沒有那麼通勤疲憊。」這種比較心態,在我知曉某代理老師可是得轉上兩三趟公車,約兩小時的車程,麻煩婆婆白日帶兒子時,認定自己未免也太嬌貴了吧的資格匱乏。但為什麼呢?明明自己是真的很累很累,明明得壓縮睡眠時間才能看點書、追點劇、寫些文,得那樣擠壓、挖取健康換取娛樂,我為什麼還那麼心虛?


這一年也漸漸落了社會議題,鄭性澤無罪時,完全是狀況外,別人高興歡騰,自己才遲來反應,有時覺得情感很假,自己並沒有什麼感觸,都是被別人的文字、別人的感言,給帶上來了,所以有些失真,甚至有些罪過--好像自己太遲鈍無感了。

「人的時間有限,本來就不太可能關注所有的議題。」這道理我懂,可說到底,我也沒有一貫關注的議題,平時有一搭沒一搭看噗浪轉貼、臉書洗刷,馬馬虎虎了解狀況,欠缺脈絡與全觀,就連去遊行,自己好像不是那麼明白事態進展欸?

但還是去了,本來想假日可以去咖啡店吃蛋糕、喝蜂蜜拿鐵、配本書,卻又覺得這樣好布爾喬亞,小資地心虛內疚。勞坂46的表演暨讓我興奮又心累--我很清楚這會成為鎂光燈焦點,卻又憤慨著,好像遊行還得費心搞活動、安排表演,大家才能盡興。(但我也看得很開心,也知道這的確有效,但正因有效而難過)

還有,遊行到一半,因路線被堵住,在忠孝西路與中山北路交叉口動彈不得,就地坐下。那樣的乾耗,表面上,跟自己於一點匆匆趕到民進黨中央黨部前等候遊行出發,是有些類似的。可同樣是無聊,同樣是默默變成跟友人聊天打發時間,遊行開始前,至少還知道是在集結人群,至少是在積蓄著能量,可就地坐下,卻是「跟說好的不一樣」的衝突,所以就這樣?時間到了就解散?可就算聽到「佔領」,卻又無法認同,畢竟當初說好是遊行啊?五點多了,大夥自然解散時,覺得空空蕩蕩的。(又,回頭一看,本來都是人的中山北路,只留下無車無人的馬路,空無地令人心驚)去了微風二樓吃飯,聊著文壇八卦,再度為同溫層滲透至此訝異(為什麼大家都知道苜蓿還有某裝熟人士的八卦啊!)就要各自分別時,友人傳訊來:衝撞行政院了!傻眼之餘,又無法支持行為,守法乖公民仍覺得得遵守申請時限,自覺理虧。

所以,知道衝撞行政院、知道佔領忠孝西路口、知道台北喪屍大遊走,可我卻掛念著跟朋友的約,還是走了。留下其他人回去看看狀況。夜晚,心不在焉聽著聖誕歌曲,倒也非一顆心懸著放不下,而是疲憊而恍神,滑著八卦版,被那些酸言酸語嚇著了,我知道八卦版變了,很仇女很魯蛇橫行,但我沒料到變成這樣子。回家發現阿凱的直播,盯著那個標題:公民覺醒記者台,覺得好怕。

語言是有力量的,當你把「覺青」變成髒話時,久了真的變成髒話了。我正是被這髒話給刺中,給打臉,對,我就是太陽花那年關心時事,可日後漸漸被日常消磨而淡去的人,可是一般人不都是這樣?就算這樣為自己辯護,還是止不住心虛,止不住長輩們痛斥社運熱情不過是年輕狂熱的標籤,止不住萬一怕被他們說中的焦慮,特別是我發現自己好像漸漸習慣了、鈍了。

看著河道上墨冰與助手望的慷慨激昂,情緒卻提不起來。是覺得警方通通抓很過分,但已經沒有太陽花那一年的憤慨,可能是對社運有了基本認識,不會有什麼都不知曉而發現國家可暴力至斯的背叛痛心--三二四為什麼成為很多年輕人精神創傷,就是從未做過那樣的心理準備,對警察、對政府期望破滅使然。但現在是已經傷過的人,再被打也知道「最糟就這樣」,彷彿家暴心死的受害者,心理防衛機制淡化了疼痛,卻也冷漠了。

先抓律師好像很嚴重,是這樣被告知的喔,但卻又不是那麼真切地了解到嚴重性,好像是跟風、好像是人云亦云,但要去瞭解又好費工夫喔。一旦花力氣在嚴肅的事情上,放鬆的時間就沒了,時間是那麼地稀少可貴,周末眼看又要到了尾端。

好想熬夜去補今天沒補到的休息份,好奇怪呢,明明知道明天有五節課,明明知道累積那麼多作文沒改,但我還沒看完小說,還沒跟人聊到天,還沒多補點劇(《四重奏》看了兩集就一直沒補),為什麼眼看就要九點了!連發噗都那麼耗時間是怎樣!

其實還有很多想聊的,但就先這樣吧。我只能安慰自己,至少我仍憂慮著,憂慮自己漸漸習慣抗議者被包圍、抓起、拘禁或丟包一事,甚至覺得想抗議就得付出這種覺悟,我會憂慮自己這種冷漠,會感到害怕,至少我是有感覺的。至少。

https://imgur.com/a/kukjC

墨冰 #街頭普 #1223違法逮捕律師

助手望NiQ #1223抗議勞基法修惡 衝入行政院了

吳濬彥:今夜在台北的人,應該會感到困擾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