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0日 星期六

2017觀影回顧.選片



排列次序非名次,而是觀看先後順序。

1.《小森食光.夏秋》&《小森食光.冬春》

很恬淡的片子。日本東北四季如畫、農務瑣事優美到近乎不真切,卻又美得令人心神嚮往,不知不覺就心境平和起來。很喜歡開場的念白,本以為會不會清淡過度,卻拿捏地恰到好處,甚至說電影放大了那些隱藏在勞動日常下的情感起伏。然而,該說本來原著對主角的逃遁就未充分點明?又或者橋本愛的演技有限使然?(不過這部片也很難看出所謂的演技好壞)夏秋篇尚且於日常悠淡與人物心境分配得宜,勾勒懸念,到了冬春篇,那轉折就略顯生硬,作為觀眾,我其實很難抓到市子的心結--啊,原來她是在藉著鎮日勞務逃避人生的課題啊--並沒有那樣順遂如水落石出的了悟,更若影像這樣說,我也只能接受的勉強。


可說來詭異,同樣的情節,同樣寡少的線索,在漫畫內卻不覺得被強迫吞下發展,是因為接觸的先後,使我已有預期,加倍留心,又或者電影真的不比漫畫細密妥貼,拍得浮面了?(印象接觸順序好像是漫畫1-電影-漫畫2)真正說來,自己還是更喜歡漫畫,總覺電影仍舊配合影像化而有些不協調,比如橋本愛、松岡茉優的外貌過分精緻白皙,跟其他小森居民彷若不在同個世界,疏離到失真。還有鍋具及廚房器具沒有經年累月使用的骯髒,呃,我不是說真的骯髒喔,那就像洗過很多次的碗,那怕乾淨,就是看得出來使用過,挑這些細節感覺很找碴,畢竟如果不拍得美美的又那裡錯了,可就覺得如果只有現在的80%唯美就好了,那樣的平衡我就能接受,完了,我好像太挑了欸。其實還是喜歡電影,喜歡專屬電影那種無法調速的步調(但如果更慢一些我會更愛),喜歡橋本愛的臉(但冬春篇,她的外貌已然變化,仍舊關注,卻變成另一種不得不注意),喜歡看人吃東西,喜歡東北的絕美風景。

私以為算是去年寫得最好的文之一


2. 《拆彈少年》

少年們初次練習,一個被一個叫進去棚子操練拆炸彈的技巧時,我一度想過自己幹嘛看那麼挑戰心臟的電影啊,明知道是老梗了,我就是忍不住心驚膽顫。電影殘酷而詩意,很喜歡在沙灘上嬉鬧的平和感,以及拉遠的鏡頭,賜予某人死亡時的爆炸真的是美到讓人心碎(很俗濫的形容我知道),加上靜謐悠揚的配樂,是部需要以大螢幕觀看的電影。



3. ACCA十三區監察課》

是的,我也掉入ACCA坑了,記得這部根本是我去年四月的生命泉源,看完立刻再刷一遍,確認諸干線索,並再度體會到某人的變態XDD 會喜歡這部,很大部分跟吉恩這個另類的主角有關,他的表情是如此平緩不顯,可又非面癱,思緒深藏不露,儘管處境如網羅收起,危機四伏,卻仍搔頭以對,悠哉卻又暗地動腦,跟那些聰明到張牙舞爪的鬥智作品相比,那股慵懶獨出一格,令人神往。動畫的步調很有意思,狀似悠緩,其實訊息量超高,步調緊湊,是裹著童話糖衣的政治戲,固然發展順遂到一廂情願了些,可如今看來真的格外感嘆,我也好想要一個如ACCA那樣大家寧可政變,也要努力保住的,作為秩序與公義表徵的行政體系啊!(特別是第十集,預料到再怎樣偏遠、無利害關係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天文區區長借了菸又遞送希冀的情節設計,讓我整個哭爛了)

動畫的製作用心(瞧瞧那些食物)、ED的意涵在知曉後回顧惆悵而溫柔,可畢竟是借力使力,我相信小野夏芽的原著也是佔據滿大功勞的。只是《草鞋武士》一直沒繼續出下去,感覺ACCA錯過了最能賣的時期,除非有出版社的人特別有愛,不然大概只能看漢化吧。(好可惜,小野夏芽的作品我覺得非得看紙本才行)


4. 《敦克爾克大行動》

說來慚愧,我到後來才重新意識到電影最初的時間軸預告,發現三條支線的時差何在。但正是這遲鈍,凸顯了剪輯的厲害(能夠讓狀況外的我看了近2/3仍能理解啊)。自己不算諾曼粉,卻也陸續看了他不少電影,對其印象,是能兼顧大眾期盼同時,依舊維持節制而高格調的質感,不致讓情緒激昂氾濫,俗濫了--Home那段真的再強調一點,就會渲染過度。

此片的安排精巧,許多人都說過了:三條時間軸的交錯、不見真正敵人(德軍)的存在壓迫、小人物敘事、大政治人物的隱身,還有剪裁史料的功夫。(閱讀《敦克爾克大撤退》後,的確也佩服編劇功夫了得,那樣紊亂紛陳的戰役,要修剪成簡潔有力的三條線,又非由領袖立場切入的既有軸線,確實不易)可真正讓我難受的,是死亡的荒謬性的,你見著船隻好不容易啟航了,瞬間被轟炸,本以為就要獲救了,可救命歷程竟被拖延、延宕到彷若永無止盡,而最多的時候,士兵能做的,竟然只是等待,等待排上隊伍,等待船開,等待漲潮,等待,等待,等待。

人命不過是個數字,《敦克爾克大行動》在最終透過邱吉爾演講稿闡明這點,那本來該是激昂人心的鼓舞內容,可朗誦者,那名方從浩劫歸來的士兵,他那抹眼神,表明了他對漂亮話底下真實意義的心知肚明──我們會回去,這話沒了豪邁氣概,而是降溫、冷卻、寒涼。諾曼以最含蓄的方式,最冷漠的控訴,訴說屬於一般士兵的認知。也讓車廂外人們的歡欣鼓舞、變得如此疏離而遙遠,那是有無見過地獄的人的,分野。



5. 《一一》

很喜歡楊德昌的電影,是那種不留痕跡的自然寫實,對於情感的頓挫抓得非常細緻幽微,有屬於日常人碰到戲劇事件的誇張作態,卻也有當情感爆發完畢後,只能持續反覆、餘下不知所措的空白懸宕。胖子的妻子誤以為他瓦斯中毒而死時,從哭號到只能一直重複著相同台詞的反應,便是如此。

NJ(吳念真飾)這人物真實地抓人,他順應著家人與情人的盼望,放棄對於藝文的嚮往,如今做熟了商人角色,卻若穿著不合身又蹩腳的西裝,久了習慣了,也回不去了。面對現實,他也非真的怨,真的恨,畢竟那說到底,終究是自己的選擇,可就是有絲蒼涼迷茫的遺憾。NJ幾乎是我等受到現實箝制的普通人的化身,他的困倦,他對未來的無從把握,對人情世故,乃至家庭妻小的應付吃力,非常能同理,可他又太老實了,沒辦法逃走,沒辦法不負責任地從這些既沒辦法說是愛,卻也不能輕言以恨與負荷帶過的渾沌離去。於是,楊德昌才仁慈地賜予他一場日本行吧,那像是某種救贖,編劇許給他一場幻夢,一場能與舊情人重修舊好,能重新開始的夢,但夢終究只是夢,那旅行太美了,美到兩個人都明白那怕彼此對對方心裡都有愛,也不能如此輕率地拋下現有的一切來過。正因為不可能,所以她先走了,正因為不可能,所以他在發現她走了後,也只能暗暗接受,隨後,飛回家,飛回責任。



6. 《牠》

造成了我三個月睡眠陰影的元兇,嗚嗚我對於恐怖片的後座力就是那麼慘烈,小丑從電影的模樣莫名其妙變成了強尼戴普在《魔鏡夢遊》的形象,然後在我睡覺的時候一直飄在我房間的天花板上。(我知道聽起來很搞笑但我可是受此影響地很慘欸)

言歸正傳,我很喜歡這部改編電影,看過原著後更是對於編劇能把情節骨幹重新梳理成這樣,感到無比敬佩。小說在前段很漂亮,充分可以看出史蒂芬金寫人的功力,可真的拖太長了,最終決戰將童年對決與成年後的回返雙線交錯,弄得我頭暈腦轉、混淆錯亂。反之,電影摘取了必要的元素,俐落又不拖沓,並把那帶著懷舊感的青少年時光描繪地如此動人,青澀中帶著溫吞與親密,特別愛大家協助刷洗血染浴室的那一段,濃縮著三角戀、曖昧試探,清純揪心地讓人不由得想吹起口哨哼歌。



7. 《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

感謝NL揪團,沒想到如此歡樂如此ㄎㄧㄤ,而且把小說濃縮成漫長如年的一夜,這安排真的是太棒了!很多分鏡與表現方式,都充分把動畫電影這個媒介的特質發揮地淋漓盡致,是部看完後立刻想再看一遍的電影。


8. 《日常對話》

平心而論,這部片看得當下不能說非常融入,也不是說什麼回顧起來後座力深遠的作品(我想對某些人來說會很有後座力,但我是還好),但即便如此,仍舊可以感受到厲害之處。彷若剝洋蔥般,明明非懸疑推理片,卻一步步剝入核心,剝入彼此避而不談的傷口,我覺得光是母女在餐桌上對談的那段戲,還有結尾那個「阿嬤說她愛我欸」的童言童語,就充分述說了這部片的價值所在。

當時是在紀州庵看的,映後座談導演把孩子也帶來了,看到她女兒從一開始還乖乖坐著,到最後坐不住了到位子上討拍拍抱著親著,忽然覺得真好,就算有過不能說充分被愛過的童年,但人還是能夠好好去愛著下一代,能夠養成如此坦率討親情疼愛的孩子,真是太好了。



9. 《大佛普拉斯》

很慶幸有去看這部片,很難得看到如此純粹用刻板印象去推進故事,卻推得一點都不陳腐無趣,而是瀰漫寂寥與人性蒼茫星光的片子。今年看的電影不多,看的華語電影更少,卻部部精良,充斥掌握著「電影感」──很明白電影這媒介該怎樣呈現,怎樣兼顧通俗與藝術平衡。又,我也有去看《血觀音》,最後雖然不打算放入選片,但還是說一下評價吧,看完當下雖然跟朋友說沒有想像中燒腦,還好還好,但仔細想想,密度確實是過分高了,情緒幾乎是被演員演技給提起來的,感情上無法銜接順暢,以至於偏向是冷靜分析劇情,而不是被打動。因此沒有放入選片。




10. 《共犯者》

「你......你現在都做到這個地步了,電視台內若還沒有任何反應,只有你這樣喊,那你就是瘋子啊,你一個人就會成為瘋子啊!

紀錄片描述著李明博與朴槿惠兩代政權,如何透過各種政治干預手段,如何一步步,蠶食鯨吞各家公共電視台的異議聲音,摧毀扮演社會良心的媒體公知。紀錄片上映後一個多月,電視台罷工成功,導演崔承浩回歸MBC電視台擔任社長,這個結局比紀錄片那個抗爭者年老體衰,大家抱持著微弱希望、毅力堅持的結局,自然更加光明些。可我也不由得擔憂起,在人員大量被整肅後的現在,華麗回歸的光鮮亮麗下,又有多少重擔與麻煩事得面對呢?


11. 《梵谷:星夜之謎》

同樣是部非得在大螢幕看不可的電影,雖然我懷疑有多少畫師的肝因為這部片而壞掉XDD 整部片說穿就是梵谷之死的解謎之旅,且最終的解答,也並未提出什麼驚世駭俗的新假設,甚至跟傳統認知的解答相差無幾,然而相對於平平板板的話語,藉著解謎,藉著追索,藉著一再探問:你到底在想什麼?是誰殺了你?是什麼逼死了你?是她嗎?是他嗎?深邃感因而被打造,人的複雜性也因此被闡明。


12. 《四重奏》

因為還沒有看完,其實很難給個品評,但這種幽微寫實又充分在細節處展現精密訊息量的作品是.我.的.菜!目前最愛第六集,感覺完全是部微電影,明明是自顧自地期待,自顧自地幻滅,我也很想罵丈夫不願意溝通,說爆掉就爆掉的行徑,但真的演得太好了,一直在壓抑,一直知道其實錯在自己,是自己對妻子過度期盼了,妻子一點錯都沒有,但正因為太過明瞭而痛苦。愛著對方卻無法喜歡她了,而正是這份愛令自己箝制地痛苦神傷,看著看著會覺得整顆心都揪起來了,為什麼愛一個人會是如此困難的事呢?

(雖然第六集是1/1看的啦)(但還是要寫XDD

整部劇溫柔到善良,這些人以個別天分來說,真的都不能算是一流乃至二流的人才,套句劇中名言「有志向的三流,就是四流」,尖銳地刺痛。可真的是這樣嗎?我常常一直在思考頂尖這件事,大概是因為很清楚知道自己不差,但離top有非常大的距離,反正不差我一個,反正這世界上有比我厲害的人,正因為對自己不是抱持著非常大的信心,沒辦法篤定地堅持下去。可有一搭沒一搭的,自己終究還是這樣寫過來了,就算時常迷惘,時常思考自己為什麼要繼續寫下去(無論是寫小說或寫評),但怎麼說呢,拉弦這件事,不是為了抱持著我要成為世界第一才有意義吧。寫作這件事,也不是抱持著我要變成最厲害的人,才有意義吧。雖然我不能算是非常厲害,但即使是這樣的我,寫出的小說,寫出的評論,依舊有著願意閱讀並予以讚賞的人,依舊有著存在的意義,這是我得出的結論。追求著頂尖不是錯,人的目光是必須往持續精進望去,必須要一再鞭策自己的,但如果因為還不夠厲害而否定掉存在意義,那也是錯誤的。就像再厲害的作者,也有人更喜歡他初期青澀笨拙的作品,甚至一再重申那當中有種純粹而直率動人的力量,就算不夠成熟,就算僅僅是二三流,作品仍舊存在著意義,我覺得這是創作最有趣也最好玩的地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