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七月與安生》:很渣的男主角?



或許是馬思純在金馬領獎時那句「很渣的男主角」,讓我對《七月與安生》的蘇家明多特別注意一會。相對於互為表裡的七月與安生,一外放張揚,一內斂複雜,蘇家明幾乎淪為工具性的角色,是作為姊妹淘的心結所在,是作為兩人分裂的轉折點。但某方面來說,編劇仍留給他一些可以想像的留白。


電影描繪蘇家明與安生情不自禁的相互吸引,安生本來是想找蘇家明警告警告,別傷了自己好姊妹的心,可彎了嘴角離去的表情,以及家明奔上去的找尋,皆可見火花擦出。但兩人都是節制的、壓抑的,一方知道該讓出,一方知道自己真正的歸屬在那。安生知道是七月先喜歡上家明,家明知道七月是最好的選擇,可這個最好的選擇,某一部分讓我竟然稍稍心疼(?)起這個很渣的男主角。

家明對安生,是受吸引卻不敢愛的,七月是他最好的選擇,乖巧、懂事,與自己學歷相當,父母家庭環境一致,如果沒有安生,他或許能順理成章愛著七月,但安生的存在使他動搖了。他受安生吸引,卻也沒膽子真正放下七月,某一部分,他的渣來自他的軟弱,他的到北京闖一闖,相對於安生的流浪記,其實是安穩而平順多了,有些時候,我會覺得他跟七月很像,兩人都是乖孩子,好寶寶,在本質上嚮往著七月這種無所拘束的人,卻又根本做不到那樣。

可相對於最後仍是做出選擇的七月,家明的軟弱其實更徹底。他在北京出軌後,最終還是回到家鄉,回到「正確的」七月那邊,跟她結婚,交出存摺、鑰匙,用一輩子償還他已流失的信任,如果不是最終七月不要他了,他可能會維持這樣不上不下的感情。他可能是比七月還更深刻地被綁在「安穩的道路上」的人,沒有足夠的意志力,又沒有割捨放下的決斷,他讓自己淪為兩位女孩讓來讓去的物。

作為觀眾,是會心疼七月,心疼安生,但瞧不起家明的,除了回到七月身邊外,他幾乎從未做出決定。但當七月放棄他,要他逃婚,以給自己一個台階下時,他也答應了,這讓人更蔑視他--如果你真的決定要跟這女人一輩子,為什麼當她放手時,你就抽手地如此乾脆呢?你是不是一直等著,等著她放棄你?等著她「不要」你?

如果說,家明願意當壞人,承擔起逃婚的罪名,這種骨氣在七月因流言蜚語逃走,在七月未婚懷孕後,也不值一提了。畢竟本來逃婚對雙方來說的殺傷力,是一樣重的,男的會被罵沒擔當,女的會被質疑是不是有問題,七月選擇這種雙方都不好過的手法,只會讓人心疼她到底傷得多重,在家明願意粉飾太平後,她卻不肯演下去了。

(儘管一開始,是七月遞出了繼續結婚吧的選項)(但考量到家明幾乎是七月願意繼續就繼續,七月不願意再繼續就不繼續,感覺他真的超軟弱無意志了)

怎麼說呢,這人物的無意志非常值得琢磨,他不能太有個性,那會模糊焦點,但真真正正太渣,又顯得兩位女主都愛上他是糊了眼,我覺得電影用很隱微卻又很明示的方式,點出了他為什麼沒辦法放膽求愛的原因。相較於安生為了友誼甘願割捨,小心避嫌;相較於七月忍受了十年多,終於認清自己不想要不純粹的愛,他就是個很軟弱但很真實的男人,如果這部作品更世俗一些,他跟七月就選擇了那樣彼此介懷卻又在一起的庸俗婚姻。但那樣觀眾可能會看不下去,因為太真了。

以下評點各篇影評:


我很喜歡這篇,這點出了七月並不是大家想像中如此乖巧單純的好女孩(包子餡那段真的沒想到寓意如此深刻),忽然好想二刷了。本來覺得七月其實被安生輾壓啊,周冬雨這角色真的佔了先機,故事以她為主述者,從叛逆到溫良到寂寞到幻想美好,讓人心疼。而大家都稱讚的浴室脫衣戲,又因為金馬頒獎的片段重播太多次,其實沒有感覺了,但現在看了「你不覺得這樣很賤嗎?」的解析,又覺得自己沒把這人物的層次看個明白,看個透徹。


這篇也很棒,高級酒店那段真的是把兩人間的相互比拚寫得很活。各自逞能,一個逞的是有安穩工作的有薪階級的能,一個逞的是街頭生存靠撩撥男人面子討生存的能,彼此都瞧不起彼此。當安生灌完酒回到位子上去時,七月張嘴欲言,我本來還太善良地想說她會不會是擔憂起安生這樣縱飲太傷身了,孰料她是看穿了安生在擺顯--你能正正經經請我客,我也能用我的滄桑歷練還你。兩人各有各的面子要顧,有自己的自尊要守,已無法像過往那樣按耐維繫和平。我覺得《七月與安生》這段寫得特別好,那是即使拿掉家明也能成立的成長矛盾,七月一直覺得乖巧的自己被年紀輕輕在外闖蕩的安生看不起,安生一直覺得自己那樣倚賴他人而活的漂泊被有份正經工作的七月看不起,兩人互相欽羨著對方,卻也蔑視對方。

又,電影整個層次非常厲害,加入了《七月與安生》的小說作者到底是誰後,七月的複雜性變得深刻了,到底真實的七月到底有沒有那麼溫厚,又或者是安生所期望的溫柔?從時間線推斷,七月真的有辦法遊歷那麼多地方?我覺得加入了「小說的虛構性」後,讓整部電影的可信與不可信之間,存在著非常多的縫隙,但這些縫隙填滿了安生對七月之死的不甘與盼望,如果你真能那樣活,如果你我之間真的那樣子。


這篇點出了得獎影片的耐人尋味點,我去搜了下一些中國的討論,發現滿多人說這兩人的角色應該相反過來(貌似周冬雨演了不少傻白甜,馬思純以往的角色也沒如此外表溫厚),但從金馬獎得獎時的話語來說,這兩人真的是在頒獎時體現角色與自己合而為一:周冬雨起初得獎時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得知馬思純也得獎時的喜悅外放,以及走上頒獎台時扶馬思純的照顧舉動,活脫脫是安生。馬思純看似單純,可最常被引用的「因為七月跟安生本來就是一個人」就是她的詮釋,而「如果沒有你的話,可能我也不會站在這兒;但是如果沒有我的話,可能你也不會站在這兒」的天然酸,也是那樣溫良中帶著佔有與炫耀的七月。



「就連想要離開原本的生活,也透過唆使男主角逃婚,讓自己可以名正言順的離開家鄉,遠離口舌之爭,就連「拋下一切」,以七月的個性就是得搏點掌聲,甚至是同情。」
慘了,感覺我心中的七月真的回不去了。


啊啊,看了預告片底下的回應,真的沒記錯,有很多台詞正片沒有剪進去啊。

「你為什麼逃婚啊?」、「我們不是說好要交換人生嗎?」、「七月跟你一樣,都喜歡藏」,開場的鋪床單戲,0:42的擁抱,還有最重要的:「我們長大了,就會好了。」「我們都長大了,但卻都沒變好」 這些印象電影中都沒看到。

又,周冬雨的手好美,又修長又漂亮,手指長到我都懷疑是不是畫面有調整過XDD




 [夜魔俠] [七月與安生 - - 我把它當成普通閨密電影是我的錯,它是人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