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3日 星期六

何春蕤,《豪爽女人:女性主義與性解放》(台北:皇冠,1994)



  1994年的書,如今讀來仍不顯陳舊,這一部分由於社會觀念的改變緩慢,一部分也來自於作者的衝撞能量之大。何春蕤《豪爽女人》的核心概念,來自一個詞彙──賺賠邏輯,「看與被看的身體情慾賺賠邏輯」,作者何春蕤以此提出四個前提:
前提一:不管進行觀看的主體是男是女,值得被看的永遠是女體。
前提二:女體上值得看的只有那三點,其中又以最後一點最難得。
前提三:男人看到女體是賺,如果自己的身體被女人看到也是賺。
前提四:女人的身體被看到是賠,如果自己看到男體也是賠。
  這個邏輯的基本精神在於:男人無論如何都賺,女人無論如何都賠。換句話說,情慾的流動其實被男強女弱、男進女退、男爽女虧的不平等權力關係所滲透,因此只要是情慾有流動,它的運作及效果都會受到兩性的不平等權力關係所左右。(〈第一章:賺與賠──性壓抑的身體情慾邏輯〉,P1617

  何春蕤以賺賠概念延展出從性騷擾、性壓抑、性解放的種種論述,在當年是前衛新奇,在現在也能與近年諸多女性主義活動(好比Free the Nipple)聯繫在一塊,作者用犀利的筆寫下性論述,也不諱言自身所遭遇的若干黑函羞辱(看到那封羞辱信還備註副本抄送教育部長,覺得毛骨悚然(註1))。而她所述說的觀念,要說新奇嗎?倒也不是,對我而言,或者說,對我這一代或多或少在成長過程中,已經零星片段模模糊糊接觸過女性主義、對父權規訓有所疑惑及反駁的人,閱讀《豪爽女人》更若接收一套完整的思考過程。即使我很難百分百認同此書的所有觀念--這個無法認同,暫且無法確認是受到父權遺毒的影響,還是覺得有些邏輯論述過於跳躍所致(註2)──都依舊覺得值得一讀。全書由十個章節所構成,各章約略20頁左右,篇幅不長(第九章除外,但那也偏向由各小節構成),很好吞嚥。本書貌似激進與衝撞體制的誇張建議,背後都有一套相互串聯的觀念。或許因為成書時間較短(八個月),文句略顯未經修飾,整個思想體系也不見得周延細密,可那樣未成精細嚴整的直白闡述,卻更具備活力能量,即使已經是二十五年後的現在,仍可以充分感受到「正在思索、正在對抗」的臨場感。另,此書已絕版,作者開放全文下載於網路上,敬請利用。



1:或許是我也是教育從業人員,這種訴諸組織高層的告狀行為,即使知道其小氣可笑,卻還是怕上面長官會怎樣為難什麼的,心驚膽戰,切身到過於真實啊。(是說本身就是真實的)
2:好比第一章內,提到在那些偷窺行徑,反倒間接培養起男人「膽識」,覺得邏輯怪怪的,即使作者後來有提到她的因果論述──在某一程度上,男性從追逐女體的衝動中,多少訓練起好奇心與觀察力。且男生是被鼓勵追求性的(即使大人譴責歸譴責,但在不違法、不超出道德限度內還是寬容以對),女生則是在這種被窺伺的情境內,演變出被動的、自我保護的退縮位置。但可能是論述不夠完備,從偷窺跳到膽識培養,還是覺得推論過度,無法苟同。

下收筆記及murmur
1.
  最糟的性壓抑後果就是,在賺賠邏輯運作之下,女人不能在婚姻的框架之外和性的話題發生任何牽連。像性騷擾這種單向的、完全沒有交易意圖的情慾活動一旦公諸於世,女人立刻會遭受二度『虧損』,要承受周遭眾人的有形無形責難,不但怪她不好好保護自己,更要怪她選擇公然宣告自己受到了性的『玷汙』。考量這種雙重的懲罰後果,女人很自然地收回反擊的手和控訴的口。

  以此看來,男女不平權之下的性壓抑是剝奪女性自主的權力和能力的重要因素,使得她們在性騷擾的威脅陰影中全力謀求自保而無力發展情慾,甚至視情慾為畏途。男女不平權之下的性壓抑也使得男性汲汲營營於侵略的、佔有的單向情慾暴力活動,把滿足和成就建立在對女性主權的掠奪上。

  荒謬的是,我們的一夫一妻制婚姻居然還要求在情慾經驗和感受上有這麼大差異的兩個人一定要在親密關係中建構幸福家庭的神話,情慾和諧。這實在是天大的笑話。

(〈第二章:性騷擾──性壓抑的貧瘠情慾文化〉,P37

  對異性戀婚姻中,男女雙方的看法真的是無法再認同。
2.
  像《花花公子》、《閣樓》,以及香港和日本出版的以裸體照片為主的各種情慾刊物,它們在提供窺視的滿足之外,還鞏固男性在情慾活動中的自我中心傾向。由於照片凝結的是慾望波動的剎那,呈現的是一個個充滿慾望,完全準備好做愛的女體,男人收到的訊息是:女人的情慾邏輯大概和他自己的差不多,可以一下子就發動進入情況。換句話說,只要說服女人放棄抗拒,女人自動就會情慾充沛,接下來就只是洩慾了。顯然這種情慾材料不但不豐富情慾,反而養成男人懶於發達情慾或營造情慾。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許多男人的最大性幻想總是包含了一個十分渴求且完全進入情況的女體,或者是一個毫無能力抵抗強姦的柔弱女子,這樣他才不用費什麼手腳,可以毫無挫折,毫無困難得恣意追求洩慾。
(〈第四章:快與慢──性壓抑的兩性情慾軌道〉,P61

  此一段落一對比起對言情小說的分析,完全就是悲劇的前奏啊。瞬間想到過去校內研習時,講師提到很多高中大學男生,往往強暴了女友而不自覺,那些男生並不是處心積慮的犯人,只是趁著燈光好氣氛佳順勢而為,將女友的滿臉恐懼及掙扎兩下後不敢亂動,解讀成日本A片內「強上後她自己會興奮起來」的熟悉節奏,疏不知A片是A片,現實是現實,當女友開始疏遠逃跑單方面分手,滿心不解後,才遲來而恐懼地發覺自己做了什麼。(更糟的是,還有人始終想不透為什麼,又回到了女生就是莫名其妙的刻版印象去)

3.
  女人的情慾材料即使呈現少數性愛場面,也是坐落在有前因後果的長篇敘述中。女主角不會莫名其妙的和別人上床,相反的,在這場面之前,她已和性對象認識了一段日子,有過一些漸進式的身體探索,欲推還拒,最後才在一個及其浪漫的情況下做愛。做愛要有交情,有選擇,最好還要有點愛情,有點前景,這些預備動作才能使做愛合理化,才不會使女主角看來像個難以讓女讀者認同的『爛貨』。【……】女人的情慾材料中,女主角的情慾場合多半是在男主角(而且是她心儀的那一個人)發動攻勢,百般愛撫挑逗後才半推半就的屈服。她沒有自己的需要或要求,她的情慾需要男人的激情動作才會『醒來』,然後她才開始有反應。這也就是為什麼翻譯的外國羅曼史在描述女主角的性愛過程時總會說『她的慾望在他的撫摸中甦醒過來』。
  從這幾方面我們很清楚的觀察到女人在她習慣的情慾材料中逐漸養成的情慾模式。她不會在毫無防備的狀況下對不特定的男人產生情慾波動,她需要和這個男人有些暖身的浪漫互動後,情慾才慢慢發動,在情慾波動過程中的她仍需要漸進的加熱,一步一步的活絡起來。
  在這裡我得打破那個在男人獵豔手冊中強調的『技巧迷思』。女人的情慾如果在男人的手中逐步發動,大概不是因為這個男人按到什麼『性穴』或『情慾點』,更重要的原因是這個男人在女人身體上花了時間和工夫,達成了暖身的效果。在挑情的活動上,時間的長短比鎖定某些被視為特別撩撥的身體部位更為重要,它不但推動的女人的情慾,也傳達了男人體貼耐心的形象,安撫了女人在性愛活動中的不安與恐懼。
(〈第四章:快與慢──性壓抑的兩性情慾軌道〉,P6566
  不得不說,此段與我國中看的一些言情小說(偏虐戀)差異滿大,滿多虐戀作品跟強暴真的只有一線之隔,其情慾邏輯反而更接近男性思維,女人一邊受強暴一邊「被開發」(這辭彙每次用每次想翻白眼),自己當時也讀得很矛盾很痛苦就是了(每次讀那類作品我都會擅自想一個女主角把悔過求愛的男人甩開的結局來安慰自己)。且在言小式微的現在,覺得女人的情慾材料更需要新的分析(尤其是BL到底對青少女的情慾影響多大,真的好值得深究喔)(我都不敢確認班上腐女所讀的程度)(抖)

4.
  但是,為什麼一談到性事,我們就習慣的要去問醫生呢?
  有幾層原因。第一,我們在情慾經驗中有太多挫折,太多不爽,太多惶恐,可是我們又常聽說,性是多麼美好多麼神聖的一樁事情。這種矛盾使我們覺得,自己不爽一定是因為我們本身的『裝備』有毛病,既然有『病』就應該找醫生看病。
  這個一般的反應其實反映了我們對性的膚淺理解和假設,我們以為性就是把兩個人的生殖器官放在一起,而且一放就會自動爽了,要是不爽,一定是有病。這種看法忽略了長久以來的性壓抑從未培養過爽的基礎,包圍在羞恥和恐懼和無知惶恐中的生殖器官要如何克服萬難,來和心理上的愉悅搭線呢?而且,照醫學人士自己的看法,性事上的問題百分之八、九十源自心理的問題,那麼,專攻生理和病理的醫學人士又有什麼權威來解決性方面的問題呢?
  第二,知識一向代表權力,【……】我們以為,專家既然能告訴我們身體的『正常』功能,那麼,一定也能告訴我們如何『正確』的(事實上應該是愉悅的)使用器官吧!
(〈第八章:獨特性癖──性解放的教育〉,頁128129

  越來越覺得,像木靈《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後來還改編為影劇)的出現,之難能可貴,能夠切實把性受挫好好陳述的作品,的確可以破除那種「男人只要夠強,女人只要夠配合」就能順利做愛的迷思。但,是時代隔閡嗎?我倒沒什麼感覺到醫生會成為性事代言人的印象呢,反倒是AV男優還有這種感覺。(但這也是某種對性技巧的崇拜迷思就是了)

5.
  人的快感模式和經驗是在一連串的因緣際會中形成的。其中的偶然因素可能包括早期手淫的誤打誤撞、性幻想材料的形成、偶然接觸到的性刺激、對自我身體形象的評估和探索、與他人交往時的偶發情慾狀況等等數不盡、列不完的生活經驗。這些事件和感受都可能左右一個人的快感模式,影響他產生快感時所需要的條件。於是,一個在早期手淫經驗中養成刺激陰核習慣的女人可能會把她的快感帶集中在陰核上,若是不直接碰觸就不爽。另一個習慣以偷窺方式達成性刺激的男人則可能只有在創造一個偷窺的情境或者至少扮演偷窺者的情慾角色時才能勃起。
  事實證明,我們每個人的快感模式有極大的獨特怪癖傾向,因為那是我們個人生命歷程的某種選擇性的沉澱和累積。我們對某些顏色、某些聲響、某些情境、某首歌曲、某個身體部位、某件衣服、某些動作,常常產生莫名的興奮或厭惡。這是過去經驗的烙印,和生理器官正常與否根本扯不上關係。
(〈第八章:獨特性癖──性解放的教育〉,頁131132

  唉,像我常常會覺得如果童年時沒有點入色情影片廣告信,這種明明很厭惡卻會不由自主刺激的矛盾狀況,也許會少一些(同理於虐戀言情,真的是理性上討厭,感性上還是觸發某種浪漫情懷啊)。(幸好後來接觸到的一些東西有把這些早年的刺激洗掉一些啦)

6.
  你說不行,你說你現在的伴侶相處多年,割捨不下。你說你的丈夫雖不令人滿意,但是為了孩子著想,你恐怕還是得壓抑自己。
  我很了解你的處境,不過,事情並不如你想的那麼無害。如果你那個男人是個相識多年,不滿意但無替代對象的人,你或許覺得換人無望,還是將就算了。可是,想一想未來,你得如履薄冰數十年,值得嗎?保得住那份脆弱的歸屬感嗎?你的自我壓抑又會塑造出何種扭曲的心理、扭曲的人生呢?
  你說為了孩子,情願壓抑自己。讓我說一句殘酷的話,你的自我壓抑將是你孩子人生的起點。不快樂不滿意的母親養不出快樂滿意的孩子,你對孩子的全心投入,日後只會成為孩子的情感負擔。更重要的是,你和丈夫之間所展現的兩性關係又將形成什麼模仿的榜樣?孩子對兩性關係的期望又會是什麼?
  兩性不平權體制的維繫不是經由什麼強大外力來支撐;相反的,它倚靠的正是我們沒有被挑戰的日常生活方式,正是我們最習以為常的兩性不平等互動模式。
(〈第九章:心嚮往焉,但是……〉,P143

  這段好犀利,但的確,最近幾年看偷偷說或者很多自我現身說法,很多人都是在成長過程中意識到母親對自己情感的需索及索償(ex:我為了這個家忍了那麼久,所以做子女的你們應該如何如何),即使理性知道這是父母的功課,感性仍因無法達成母親的渴望,感到或拋棄或背叛的痛苦。
  又,此段落可參考Lundy Bancroft《他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他上一秒說愛,下一秒揮拳?親密關係暴力的心理動機、徵兆和自救》,感謝綠的少女筆記

7.
  令我不爽的是,大家總問女人是否守住了她的貞操,而不問她是否發展了膽識和自信,不問她是否經歷了各種成長,不問她是否能自主自發的拓展生命領域。
(〈第九章:心嚮往焉,但是……〉,P144
  哭著贊同(好啦只是假哭啦,但還是……嗚嗚)。

8.
  大部分的女人是不肯單單談戀愛的。她們談的戀愛只是婚姻的前奏曲,因此她們談起戀愛來也比較思想前後,顧慮這個憂慮那個。事實上,我們的社會也不鼓勵女人只談戀愛而不考慮婚姻。【……】在婚姻的市場上,在找伴侶的過程中,女人總是扮演一個依賴的、弱者的角色。雖然在求愛的過程中,她看起來好像很強勢,但是其實她是使用各種各式的手段來試探,看她是不是能對這個兩性關係有所掌握。所以有的時候我們會看到一些女人對男人做出不合理的要求來試探他,她遲到了四十五分鐘,男人臉上不准有怒氣。或者她不高興了,今天突然取消約會,男人也不能發脾氣。事實上,她是試探在她經濟和社會的弱勢之外,能不能夠有一點點情感上的強勢,看她能不能夠把男人繞在小指頭上轉,看她能不能夠有一點控制的能力。作為一個弱勢、依賴的女人,她想要找一個強的、能夠保護她的男人。可是這個男人要是完全強勢,完全無法掌握,這也是滿悲哀的,那就表示她永遠會在男人的勢力涵蓋之下。因此,女人在求愛的過程中愛耍一點小小的招式,若即若離的,欲迎還拒的,常常會製造一些狀況,讓這個男人摸不清楚是什麼狀況。這沒有什麼,她只是在營造一個看起來不那麼依賴的狀況,看起來她好像還有一點點的主控權:是你來求我的嘛,是你來追我的嘛,我還有某一程度的自主權。
  可憐的是,這個主控權,這個自主性,往往只建立在很多女人唯一的一張底牌上,那就是她的身體,所以女人償償也以身體為釣餌:你娶我,我就給你。當然,這張底牌遲早要打出去,這種暫時的主控權也因此遲早會幻滅。
(〈第九章:心嚮往焉,但是……〉,P155156

  雖然狀況不見得一致,但自己在前段感情也有種測試感,但那個測試更若判斷誰更喜歡誰來確保主控位置,而非出自經濟或社會地位的弱勢自卑。我覺得以上這段觀察並非在幫女性說話,或要男性全然體諒,而是指出這種反覆無常的測試所暗藏的不平等情境,而如何化解這個情境,需要的是良好溝通、給予安全感、關係上的平等(正因為不安全害怕位處弱勢,所以才要這種耍脾氣的測驗與安撫)。

9.
  即使有些男人逐漸改變立場,為女性權益而戰,也就是說,他們在理智上意識到父權體制對女性(及男性)的壓抑,也在情感上支持女性要求平等、追求解放的各種努力,但是在情慾的慣常結構上有可能還會固著在踐踏女性的故事模式中,他們有可能要在窺視或強姦的情節中才能達成快感。
  這種最深層最基本的快感模式就像咬指甲、吃手指、以固定的公式來手淫一般,明明你在理智上知道不太適當,應該找尋別的方式,但是那種最初得到快感的模式卻根深柢固的左右你的情慾,因為它太習慣、太容易、太不費力就可以達成快感。要是換個新的公式、新的活動方式,恐怕需要好久好久才能建立同樣的效率。
  因此在觀看現有色情材料時,你可能要特別有一份自覺,要提醒自己這只是可能性之中的一部分,而不要讓它主宰你個人情慾的流動和發展。
(〈第九章:心嚮往焉,但是……〉,P162

  我不太確定自己是在何時知曉「性癖」一詞,但知道後確實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稍稍跟內心那種矛盾和解了。自己是在成長過程中慢慢對性別觀念醒覺,可在之前,已經接觸、累積太多羞辱女性、踐踏女性的情慾材料,一邊不舒服又還是受一些故事腳本刺激、影響,往往出現很多不協調感。但接觸到「性癖」一詞後,知道自己只是對某些事某些情境有反應,但不等於認同這件事,能做出切割真是太好了。

  是說,當初知道BDSM社群與SSCsafe, sane and consensual)後,也有種「原來有這種處理方式」的訝異,能夠維持性癖愛好但仍在安全守則與知情同意下進行,並不是真正的性虐待,而只是一種性行為的模式而已,覺得很感動也很放鬆。(就像是,之前看到有人公開徵求特定性羞辱的P站圖,也有些敬佩,如此赤裸裸表現自己的性癖啊)

10.
  相信只要學會各種技巧就會做愛,就會營造快感的人是完全不懂情慾的人──糟糕!好像我們社會中的大部分男人都是這種人喲。
  在本書的各章我已明白點出,要爽,要愉悅,絕不是什麼個人學會什麼小技巧就能達成。爽和愉悅不是性技巧的關係;是社會文化的問題,是兩性關係的問題。
  而且,我在前面也說過,每個人的快感模式有其獨特性,書上公式型的技巧不可能符合每個人的需求,就算要發展性技巧,也應該是由個人的多樣經驗中積累研究而發展出具有個人風格的多樣玩法。不過如果一個文化要求它的女人們壓抑自我的情慾,教導女人厭惡他人的情慾流動,還允許各種性騷擾和性暴力恐嚇女人,我可看不出來幾個小小的技巧如何消除這些心理包袱。
  【……】
  你想,兩個從未在平等關係中練習互動的人,從未脫離過交易心態的焦慮的人,從未以正面的語言討論情慾感受的人,從未開發自己的身體或無愧無懼地享受情慾的人──我們期望他們躺在一塊兒,點一個蠟燭,穿件性感睡衣,摸摸這兒,親親那兒,然後就爽了,而且這個爽還成為他們自信自得的泉源,這不是痴人說夢嗎?
(〈第九章:心嚮往焉,但是……〉,P187188

  夠酸,但也夠真實。

11.
  一旦我們在同時對抗父權制度和性壓抑的脈絡中思考女人的情慾人權時,我們立刻發現一般人所使用的運動口號──『情慾自主』或『性自主』--其實並不理想。『情慾自主』(『性自主』)是個兩面討好、充滿自由主義式浪漫情懷的口號,可是如果這個名詞只有一個聽起來美好,充滿正義感的模糊情緒作為內容,那麼,它也極可能被我們習以為常的、不知不覺的在父權制度養成的道德及價值觀所滲透,以至於這種『情慾自主』在具體實踐上有可能並不促進情慾的發展和流動,也不挑戰父權體制現有的兩性關係,而只是增強了女人討價還價時的價碼(『我情慾自主,所以我不輕易許人;我維持清純,因此我應該可以和比較好的男人交易』)。
【……】
  由於『情慾自主』這個口號十分溫和正面,所以它很容易被以暗爽為主的思考模式所詮釋。就像坊間出版的一些有關女人和性感的教戰手冊,它們以輕鬆自然的語調提供許多指示或暗示,教導女人如何享受身體和情慾,並且可以號稱『情慾自主』,但是整個的論述仍架設在父權制的情慾道德之上,以至於書中的描述總是說『你和丈夫』可以嘗試什麼新的遊戲,『你和男友』應如何營造氣氛,『處女』應如何預備迎接『新婚的第一夜』等等。這些追求愉悅的指示並不挑戰父權體制,而只不過是在父權體制的情慾軌道為女性提供一些暗爽、小爽的方法而已。還有一些消費式的『情慾自主』廣告影像,雖然描繪了違反父權道德的(例如)外遇、同居等等,但是這些廣告所建議的出路竟然是一些減肥瘦身的計畫或美麗迷人的衣飾。這些『情慾自主』的詮釋在某些程度上鬆動了父權制度內的女性規範,但是代之以資本主義商品的消費和邏輯,對於女性終極解放和兩性權力關係的改造都只是『有限暗爽』,因而也只有曖昧的效果。
(〈結語:女性主義的性解放運動〉,P205206

  瞬間想到「女人迷」網站,從女力自強,到混入一堆心靈雞湯文、農場文、業配文、求偶焦慮文,不禁覺得《豪爽女人》的觀察真的超精確的,至今依舊如此啊。好些以女性主義為號召、跟上趨勢的品牌/網站,最終卻回歸到一個很簡單很安全很萬用的標語:「女人要懂得愛自己」,而把「愛自己」代換為購買商品、犒賞自己、珍寵自己,既被資本主義收編,也回到溫和無害的自我呵護樣貌,甚至加強刻板印象:女人就是愛買。

  即使是表面說著「我不要做好女人,要做壞女人」的書籍或名人,所要傳遞的也不是真正的壞、真正的對抗體制,而是如何使壞、如何不做乖乖牌小綿羊,如何散發魅力吸引男人,壞不過是手段,是翻高價碼、是勾引狐媚、是揀選測試,最終仍回歸婚姻,乖乖「從良」。

  唉,有些沮喪了。


12. 
  最後則是針對此書開宗明義就說,「爽」字往往跟女人劃清界線,「爽」是男人的專用詞,「爽」跟「性」相關這點。提一點心得。本來想說哪有,女生也會用「爽」一詞啊,但反駁完後又越來越認同了,不知為何,男性使用爽字我就會感到下流不舒服,確實這個辭彙由男性說出時,無論所指涉的情境如何,的確有股若有似無的性意味。而女性使用爽字,不知為何就是不適切,還會覺得沒氣質、不文雅,這種不能說是明確約定俗成,可暗藏的文化情境,的確很難察覺卻又確實存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